<< PREV | PAGE-SELECT | NEXT >>

>> EDIT

[露中/全員有] 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之五)

ok......我更新了
投降了...不再掙扎了....(都快聖誕節了說嗚嗚)

深紅的劇情...應該看過的人都仍需要再複習一下才看得懂吧(其實我也是XDD啊~~時間飛逝)
清湯掛麵的淡淡校園風。

比預想中短的一篇,手感很喪失,請給我一點時間恢復一下TvT







我想過,如果那時我沒有叫醒你,
如果那時你沒有被我叫醒,是不是一切狀況都會不一樣?
你是不是也曾經……
這麼想過?

如果那時,你不曾抬頭看我?




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第五章)




「老闆,那我先下班了喔!」王耀一邊說著,一邊穿上外套、拎起書包。

已經關上大部分燈光的中華餐廳,角落櫃台傳來中年男子的回應:「喔!回家路上小心啊,王耀。」中年男子收拾著帳本,說道:「不好意思讓你忙這麼晚,明天還要上課吧?回家早點休息喔。」

「別這麼說,我才要謝謝老闆願意讓高中生的我打工,還送我宵夜呢。」王耀看了看手中的提袋,裝著熱熱的菜餚。「那我先走了。明天見。」

王耀走出餐廳,面向鬧區大街的人行道立即襲上陣陣冷風,十一月末的第一波寒流似乎快到了。王耀拉好大外套,裡頭是格子花紋的學校制服,將斜揹書包重新背好,他便小跑步朝向不遠的地下鐵入口。

路上的行人稀稀落落,到了地下鐵月台,人數反而增多,每個表情都顯示急於返家。王耀看向月台上的跑馬燈,已經是快凌晨十一點了。

回家得快打電話給小香,王耀一邊等車一邊在心中如此盤算。今天打工太忙都抽不出時間打電話,若現在搭車回到宿舍再打的話……可能他們都睡了。還是找個公共電話呢?

王耀才這麼想之時,電車已經進站,接近深夜時分,電車會越來越難等,他只好上車,準備等會下站時快步跑回家去。









喀喀喀,王耀一次跳上三個階梯,小心不發出太大聲響快速的往上爬,七層樓的舊式公寓沒有電梯,他住的是最高那一層。不隸屬學校的宿舍,但租的幾乎全是同校的學生,這時想必都已經入眠。

終於走到七樓,一層有五個住戶,走廊的燈光似乎快故障,不但昏暗還閃爍不停,兩邊盡頭各有窗戶。王耀此時很慶幸租的是邊間,窗戶透入的光芒讓他順利摸黑到了門口。緊接著他就嚇了一跳,他的房門口旁盤著一個巨大陰影,就彷彿恐怖電影中的場景,蟄伏在老舊公寓裡的巨獸。王耀手中的鑰匙一個不穩掉到地上,剛好敲到那陰影上,彈了開來。

呼吸似乎一瞬間停住,直到鑰匙發出響亮聲音滾落在地面不動,而那陰影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是……這是什麼……箱子?垃圾?」彷彿為了壯膽,王耀自言自語起來,他緩緩低下身子,先尋找地上的鑰匙,最後才將視線移往那巨大的黑影。

那不是個物體,是個活生生的人。嗯……應該是活的。

「……你……喂?你還好嗎?」王耀謹慎地開口,瞇起雙眼努力在黑暗中看清眼前的人,對方蹲坐在地上,背靠著牆壁,臉雖然埋在膝蓋裡,但憑感覺應該是跟他年紀差不多的男孩,身形十分高大,髮色在昏暗的燈光下依然看的出來很淡。

「喂……在這裡睡覺會著涼的喔?」嗯目前的問題好像不是這個。王耀將鑰匙重新握在手中,繼續端詳著面前的人。對方穿著大衣,圍著大圍巾,連沒有被膝蓋、手臂蓋著的側臉都圍住了大半,一動也不動。「喂喂?你還好嗎?」

靜的連呼吸都沒有似的。

應該只是睡著吧?王耀聳了聳肩,站起身,將鑰匙插入房門鑰匙孔,轉動把手開門,屋內當然一片漆黑。王耀前腳踏入房內,他遲疑了一下,又偏頭看向蹲在門口旁的男孩。依舊毫無動靜。

過了幾十秒鐘,王耀嘆了一口氣,再度蹲下身子,這次他伸出手,搖了搖對方的肩膀。「同學?起床起床,在這裡睡覺真的會著涼喔!」王耀提高了音量,反正他知道這層根本只住了兩戶,而另一戶一定還沒回來。

終於,這大塊頭勉強動了動身子。好吧,至少是還活著,王耀鬆了一口氣想,這傢伙在這種冷颼颼的地方也能睡得這麼沉?他傾身靠向那逐漸轉醒的男孩,淡淡的酒香撲向他鼻間。

「………你還好嗎?你喝醉了?」王耀小心翼翼的問,突然有點後悔叫醒他,叫醒一個酒鬼跟一個愛睡鬼是兩件完全不同等級的事情。

而這個懊悔在下一秒就瞬間消失。那少年抬起頭來,迷濛的看向王耀,在昏暗裡依然顯目的紫色眼瞳閃爍出光芒,王耀幾乎覺得自己的身影就倒映在那男孩眼中。王耀睜大了黑眸,一時之間移不開雙雙對視的眼神。

男孩略薄的唇形開啟,「你……叫我?」低響、柔和的聲調富有磁性,同樣令人印象深刻。

「我……嗯……對啊,我在叫你。」王耀有些攪亂了思緒,他盯著那男孩,如雪般白淨的膚色,輪廓深刻的五官,像是俄羅斯人?「你是住哪一間?喝醉了?跑錯樓嗎?你也是學生嗎?怎麼會在這邊睡覺,會著涼喔?」王耀慌亂的一次丟出一堆問題。

「我是伊萬.布拉金斯基。」長得像巨大天使的男孩沒有回答王耀任何一個問題。

「啊……喔,我、我是王耀。」王耀直覺的回答。

「你好,王耀。」即使一臉剛睡醒,伊萬自然地露出笑容。就王耀的標準,這個笑容十足完美,就像聖經福音上的天使,連王耀還是小學生的弟弟都肯定展現不出來。

「你好,伊萬。」王耀忍不住就回話了。「……不,不對,我是要說,這麼晚了,你坐在這邊做什麼?你住哪間啊?」

「我沒有住哪間,」伊萬笑了笑回答,似乎完全不把蹲在地上當一回事。「我在等一位叫法蘭的人,他說他住這裡。」

「啊,法蘭西斯?」王耀道。

「嗯。」

「他住在靠樓梯的那一間。」王耀用手指比了比方向,然後站起身,直接去敲了那房間的門。「法蘭西斯,你在不在?」王耀怕聲音驚動樓下的人,身子挨近門板叫道:「你朋友來找你了喔,法蘭西斯~~」

「他不知道今天我會過來。」伊萬的聲音突然近得像貼在王耀背後,王耀心中猛然打了一個大大驚嘆號,他轉身,臉就差點撞上一個寬闊的胸膛。伊萬就站在王耀背後,可能也是想配合王耀,彎下身逼近他的臉小聲說話:「我沒有跟法蘭說我今天會過來。」

「喔……喔,這樣啊。」王耀退了一步,背部輕靠上了門板。這人的身形果然很高大,站起來足足高出他一個頭,一個莫名其妙的壓迫感讓王耀心跳狂亂,明明對方的笑容是那麼柔和,卻有點難以逼視。王耀壓了壓心神,往旁繞出,走回自己的房間門口,背對著伊萬道:「那你有他的手機嗎?」

「沒有。」

「沒有?」王耀回頭看向伊萬,一臉驚訝。「你……你認識法蘭西斯多久了?怎麼會沒有電話?」

「電話忘了,只記得住址。」伊萬簡潔說完,蠻不在乎地在法蘭西斯門口旁再度蹲坐下來,背靠上牆壁,儼然一副準備進入方才冬眠模式的樣子。「謝謝你告訴我,那我就在這邊等。他總會回來的。」

「嗯…………」王耀手握住門把,遲遲沒有推開門。「你………」幾分鐘後,王耀開口,「你真的是法蘭西斯的朋友嗎?」

本來靠著牆壁的伊萬,臉轉了過來,表情在昏暗之中不很清楚。忽然之間變得無比認真的王耀,似乎下了一個決心般的,他嚥了一口水繼續道:「我知道了………其實你……你是法蘭西斯的紅粉知己喔?! 」

「啊?」伊萬發出自剛才以來從未發出的驚愣聲音,甚至可以說接近愚蠢的聲音。

「沒關係!沒關係你不用說出來,我明白的!」王耀一臉了然於胸、頓悟的表情,朝伊萬走過去。「我知道,法蘭西斯那個人在學校本來就男女通吃,連大學部的學長姊都抵擋不了。這人處處留情,會有人追過來,我一點都不難想像……」

「……嗯,不是,你誤會………」

「沒關係,你不用解釋,我懂我懂。」比伊萬嬌小許多的王耀重新蹲在他面前,將伊萬的驚訝理所當然的轉換成他料中了他的心事。「我不會說出去的,放心放心!」王耀拍了拍伊萬的肩頭,「法蘭西斯通常不到凌晨兩三點是不會回來的,那傢伙夜生活精彩得很。但你放心,大都是玩玩,還沒有讓人留宿過的。你一定是特例。」

「喔,嗯………………噗!」伊萬突然噗嗤一笑,從小小顫抖的笑逐漸變成爽朗的大笑,如美術館雕像般的五官化為柔和的線條,看到他的笑容,變成王耀愣在當場。這個笑容遠比方才完美的笑容真實得多……溫暖得多。

「呃……怎麼了嗎?啊,你要小聲點……」王耀趕緊說道。

「哈哈哈哈哈!好……огорченно,我忘了……哈哈。」伊萬手肘抵在膝蓋上,手撐在臉頰旁,好不容易將笑容壓下。他掛著淺淺笑靨,淡白蓬鬆的短髮散在耳際,與王耀的黑髮黑瞳形成明顯對比。「你是中國人?王耀。」伊萬的紫眸射向王耀。

「嗯……?」

「你的黑色眼睛很美,黑髮很美,若鬆綁散在肩膀上一定更美。」伊萬看著垂在王耀肩膀上的一束短短黑髮,聲音在走廊上回響。

「呃……謝謝……」突然的轉折讓王耀措手不及,舊式公寓的舊式走廊好像變成另一個空間。

「謝謝你告訴我,王耀,」伊萬的話鋒突地一轉道:「打擾你休息了。」說完狀似又要靠回牆壁。

王耀呆在原地,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會遲疑住,溫度似乎越來越低,這人窩在走廊上還滿不在意。王耀蹲在當場沒有站起來,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的手還放在伊萬手臂上,慌忙放下。「………」才抽回手,王耀就停在那裡,直到伊萬再度看向他,帶著從剛才就沒有改變的微笑。冷風從破舊的窗戶穿入,吹動兩人的頭髮和衣襬。

「伊萬……同學,天氣這麼冷,你要不要到我房間等呢?」王耀才一說完就被自己的話嚇住。

伊萬的眼底也盡是無比吃驚。「可以嗎?」

「啊……嗯,沒關係呀,你是法蘭西斯的閨中密友嘛,那傢伙雖然風流,卻從沒看過他帶朋友回家,一定是不會亂給人住址的。所以你一定他的特別……啊,我是說好朋友。反正你可以在我那邊等,法蘭西斯回來後再過去就行了。」王耀一連串說完。

「………」伊萬停頓了一下,眼底很快就歛去驚訝,「謝謝,那就打擾你了──王耀。」









「王耀,王耀?」

一陣呼喚,勉強將王耀從深深的夢境世界中拉回。頭很痛很昏,迷迷濛濛,眼皮重的撐不開。

「王耀!」

突然叫喚聲像棒子一樣槌到他腦袋,立即讓王耀睜大雙眼,頓時刺眼的光射入他眼底,王耀瞇起眼,暫時無法聚焦看清楚眼前景象,耳朵反而先清醒過來,周圍紛雜的聲音全數灌入他大腦裡。

是在大學上課的教室裡,學生討論和走路的聲音。

「王耀,你睡醒了嗎?」方才的聲音再度響起,充滿知性味道的男中音。王耀揉了揉眼睛,亞瑟就坐在他身旁,一邊收拾著書本一邊看著他。

「啊……亞瑟?」王耀覺得口乾舌燥。

「午安啊,睡得好嗎?」亞瑟似笑非笑的說道,「已經下課了,難得你會在課堂上睡覺,早上的打工這麼忙嗎?」

「……早上……有打工嗎?」王耀盯著桌面瞧,上面放著沒有打開的課本,是杜拉克管理學概論。「……剛剛,是經濟學課?」王耀輕語。

「是啊,你真是睡迷糊了。是你的經濟學系主修課,我跟你同一堂。你果然太累了。」亞瑟收拾好書,站起身。「來吧,今天是星期五了,應該你等下也沒課了吧?到我社團喝杯茶,休息一下?這幾天招生活動你說要來也沒來,雙主修又打工,你忙得來嗎?身體撐得住嗎?」

在亞瑟滔滔不絕的言語中,王耀也收好書包站起身,階梯式的圓形教室裡,學生都走得差不多了。大腦逐漸清醒,方才兩小時的課竟然被他睡得一乾二淨。「你竟然沒有叫醒我?亞瑟?」王耀開玩笑道。

「怎麼沒有,中場休息時間還用鉛筆戳你呢。你睡得太熟還說夢話喔!」亞瑟走在王耀面前,先行踏出教室。

「夢話?」王耀心臟狂跳了一拍,立即跟上亞瑟,兩人有默契地往社團大樓走去。「我……我說了什麼嗎?」

「你說了……」亞瑟露出壞壞的笑容,綠色眼眸有如森林精靈般的閃耀,「想知道嗎?」

「………不想知道。」

「誒,怎麼這麼快就變臉了?」

「沒有啊。我一定沒說夢話,你故意套我話。」王耀道。

「呵呵。」亞瑟輕笑幾聲,金色短髮飄動,「今天泡一壺好茶給你嚐嚐,還有下午茶點心。」他很快轉移話題。

「喔。」王耀邊走邊看著走廊旁的花圃。今天……是不是還沒澆花?他竟然想不起來。不……不應該再去想。

「王耀。」

「啊,嗯?」王耀再度看向亞瑟,才發現他已經走過了亞瑟的社團門口,趕緊掉頭回來。

「你今天真的很魂不守舍喔?」亞瑟打開掛著「英國茶文化研究社」名牌的門,頭也不回的道。「是因為,你剛才夢到誰了?」

「呃……」王耀停在門口。

亞瑟回頭,一向拘謹的表情有著淡然的笑。「我套到你的話了?」

「你……沒……」王耀一時找不到詞,亞瑟面對著王耀,一副看好戲等著他回話的樣子,王耀馬上移開視線,剛好穿過敞開的社團大門,看見裡頭站了一個萬分孰悉的背影。瘦長健碩的身形。

「小香?」王耀話語立即一轉,「你怎麼在這?」

「大哥。」小香應聲回頭,身上還穿著格子花紋的高中制服,手中提著一個大水壺。「我來這裡泡茶。」語調一點起伏也沒有。

「小香最近常來我這邊啊,王耀你不知道?」亞瑟走入頗寬敞的社團教室,一排窗戶將室內照的明亮,微風陣陣,窗外就是綠蔭盎然的小花園。「小香說他想學泡茶。來,坐下來吧,王耀,隨便坐。」

以亞瑟為社長的英國茶文化研究社,擺設也十分符合那氣氛,一張圓形的大木桌和木質椅子,牆上有風景畫和典雅可愛的裝飾,除了主要的茶櫃和書櫃等家具,也零散放了椅子和長桌在角落,以備人數過多之需。雖然只是大學社團,但王耀心底明白,亞瑟應該自掏腰包投資了不少在這些擺飾和茶具上。

小香所處的教室角落,是專門用來煮水和準備點心之處,有一個古色古香的小小洗手台。

「小香,下午沒課嗎?」王耀將背包放在位子上,就近在亞瑟旁邊坐下,剛好背對門口,向著窗外。

「周五下午都是社團時間,今天我的跆拳道老師臨時有事,改為自由活動。」小香說道,將水壺放在電磁爐上,打開開關後就走到一旁的木櫃上取出茶壺茶杯組,以及裝茶葉的小鐵盒,上面印有精美的花樣。

「你大哥每天都過得太忙碌,連今天是星期五都忘記了。」亞瑟說著,將皮質背包放好便起身走向小香,接手小香拿出的茶葉鐵盒,開始倒茶葉在茶壺中。小香在一旁看著亞瑟的手法。亞瑟續道:「我說,王耀,你這幾天是有去自己的社團嗎?該不會也忘了?」

「………啊,應該有去。」王耀回答。小香眼角瞄了一眼過來,敏銳的王耀立即對上小香視線,「香,灣灣她………」

「噢!亞瑟我來啦~~」法蘭西斯的悠閒語調忽然從門口傳來,人也接著走了進來,一身質地良好的襯衫加牛仔長褲,上衣拉出來,金色捲髮綁成一束,整人散發一派從容的氣質。

相對起來,王耀只穿著便於活動的休閒運動服,亞瑟則總愛穿戴整齊像個學者。而事實上,亞瑟和法蘭西斯也確實出身名門。

「法蘭,你來的真剛好,下午茶時間到了。」亞瑟頭也不抬的說,一邊指導小香準備茶點。水似乎快燒開了。

「當然啦,你每周五的下午茶時間是我最期待的時刻。」法蘭西斯逕自在王耀身邊的空位坐下。「唷,見到你啦,王耀。臉色似乎不太好。」

「有嗎。」王耀挪了挪位子,身後立即又傳來另一個孰悉的吵鬧聲音。

「嗨,hero我來囉!亞瑟,下午茶好了沒啊。」阿爾人還沒到,聲音就先傳到,下一刻,他就精神抖擻的衝進社團教室,一屁股就坐在王耀的另一側空位。「嗨,王耀,總算見到你了,還要跟你討論學生會的事情。」

「喔……」王耀被法蘭西斯和阿爾架在中間,突然很想起身走人。此時法蘭西斯很自然的,有意無意的將手肘靠在王耀的椅背上方,壓住了椅子。

阿爾也很有默契的靠過來,續道:「各位,我邀請了一位意想不到的人來喝茶喔!為了預祝我們學生會選舉大獲全勝,這人絕對是必須的!當然,主角還是本hero囉哈哈。」

「只有你自己想要競選吧。」亞瑟吐槽道,等著即將煮開的熱水好倒入準備好的茶壺中。

「沒辦法,誰叫馬修不來參加,只好多找一個人,要五位小組成員才能夠參選啊!」阿爾回道。

「……那個,我剛剛就到了……」一個很微弱的聲音在大圓桌一處響起,但似乎沒人注意。

只有小香看過來,「馬修學長剛才就到了喔,亞瑟學長。」

沒人有特別反應。

「亞瑟,茶好了沒啊?」法蘭西斯毫不關注阿爾的話題,只看著王耀,「你臉色真的不好耶,王耀?熬夜了嗎?」

「沒有……」王耀細語,手緊抓著背包帶子已經恨不得離開現場,「法蘭你壓到我的椅…………」

「我來了。」

沉沉穩穩的聲音自王耀背後響起,低響、柔和富有磁性,令人印象深刻的聲音。王耀身子一震,阿爾已經站起身來,「嗨,正在等你啦,伊萬.布拉金斯基。」

嗚──水壺的水燒開了。







TBC...







看看之前的更新時間,
我真是幾百年沒有更新長篇文章了哈哈哈哈哈~~~~~~~
唉......大笑完畢是整個失落。

再度寫下來,就更想要完成這篇了。畢竟深紅的架構很符合我心中的歷史向露中。

於是,FIGHT!手感繼續尋找中。




無料カウンター


| [露中/香灣/全員] 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 | 00:01 | comments:11 | trackbacks:0 | TOP↑

COMMENT

30号了,来打卡。

| aries | 2010/11/30 09:51 | URI |

>aries
好....好緊張喔
已經超過12點了嗚嗚
所以現在是12/1(啊抱頭)

但我會用這份緊張當作動力衝的......再等我一下><3q

| reiya | 2010/12/01 00:14 | URI |

哦也!!!加油加油!!!
居然真的更新了我感动的泪流满面
开始是两个人的相遇吗?真像都市浪漫爱情故事一般,感觉好亲切XDDD
不过想到之后两个人搞了一发就分开的后续……TVT了

不论是学院题材还是同居设定,都……好……赞……!!!
鼻血而死



以及,没有放过你哦!继续催坑

| aries | 2010/12/17 15:59 | URI |

讚哪!!!!!!!!!!!!!!

真想看阿爾和小耀親密一下來氣死露熊!!!
不虐他我不甘心呀((太太住手XDD

| 璃亞夏 | 2010/12/17 23:07 | URI |

>aries
不只搞一發才分開....這樣有沒有感覺比較好點(羞)
其實我很喜歡回憶的部分,寫起來很有FU,
一起窮苦一起快樂 我很愛這兩位這樣的互動。
大概那邊占掉我許多油墨。

不過總是覺得我把深紅文寫很清淡,會覺得自己是不是抓不到TONE調,
可能我真是重口味習慣了哈哈XDDD


>璃亞夏
看到你了好開心(抱一下)

阿爾與小耀親密氣死露熊嘛.....科科你會看到的(不只親密一下下.....)
幾百年前就想開虐露熊,至少讓我過年之前成真吧TVT阿們。
(農曆年還是國曆年...誒,小地方就別在意了XDD)



| reiya | 2010/12/18 23:05 | URI |

成功攻陷王老板的高墙过来看更新><
更的是深红~!(欢呼)最喜欢这篇了,都市+学院+一点点虐的设定真是正中我萌点
不过历史向架构的话,最后会是HE吧(星星眼)
很期待你心目中的露中哟,我觉得湾家人心里对历史上露中的理解一定和我们这边有不一样的地方
停在了关键地方。。期待下文喔~加油!

| 晋玄 | 2010/12/19 22:36 | URI |

>晋玄
成功更新深紅,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XDDD
是HE,呵呵。(我自己只能接受HE...)
我覺得灣家對露中的想像似乎是更羅曼蒂克一點,
畢竟在歷史這一塊耀家是親身體驗,描述起來超級刻苦銘心吧。

看到你發下毒誓,年節更文!我我我....努力效仿你的精神^_^

| reiya | 2010/12/20 22:41 | URI |

原来湾家这边是罗曼蒂克吗><感觉好有趣啊~
耀家人写露中历史向的话……往往会被各种因素和顾虑所绊住呢,虽然我们这一代也几乎对那时候的事没啥体验的,只不过因为从小听家里老一代人讲所以会有很多固有观念在写作的时候代入进去~不过历史上这两只究竟当年是怎么回事至今对大部分耀家人来说也是一个谜呢= =话说露中两家的电视台最近合办一个跨国寻亲的节目了哟~主要都是在当年这两只吵架闹离婚的时候被拆散的……所以说露中你们终于决心好好解决家庭内部问题了对吧XDDDD

毒誓什么的……其实……发着发着就习惯了XD(喂

| 晋玄 | 2010/12/25 14:06 | URI |

不止亲密一下下???哎呀期待死了
虐露熊,虐露熊,虐露熊!!!

以及LS说的那个《等着我》,的确非常……三次元各种虐。看到真正的中国和俄罗斯的爱人,家人分离50年仍怀着新年死前见一眼对方什么的,简直不知道要作何感想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 aries | 2010/12/27 02:17 | URI |

>晋玄
家庭內部問題.....XDDD看到這句笑翻!
好有梗喔哈哈。


>aries
真的!虐露熊好重要.....因為一直沒達到^Q^

你們說的這節目再次讓我深刻感受到,這對夫妻的羈絆真深...說來非常難得(淚

| reiya | 2010/12/27 20:54 | URI |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 | 2014/12/03 01:33 | URI |















非公開留言:

TRACKBACK URI

http://reiyalin.blog131.fc2.com/tb.php/70-17518ef7

TRACKBACK

<< PREV | PAGE-SELECT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