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 | PAGE-SELECT | NEXT >>

>> EDIT

APH露中文:12hr日常的一天 (part1)

首次嘗試的歡樂惡搞文

1CP:
露中主
打醬油CP:法英(?),米英(大概),露米(應該有),米耀(唔大概)....幾乎隱性少量但還是請慎入啊!(喂)
其他登場:亞細亞/斯拉夫一家

設定:
1.現代半架空
2.W大樓的成員們歡樂的一天

其實REIYA偶幾乎沒寫過歡樂文,生性單板不會吐槽哈哈XD
總之沒問題就點入囉~~~











12hr日常的一天




AM 8:00



鬧鐘聲響了又響。

白淨明亮的室內灑滿陽光,清一白色調的地中海風格家具隨興擺飾著,又顯得落落大方。

鬧鐘響了很久……

同樣白色為基調的大床上,蓬鬆的蠶絲被動了動,王耀一手伸出按下鬧鐘的開關。

「嗯……」

他縮在被窩裡將鬧鐘拿到眼前,惺忪地看了看……

「啊!!……伊萬!」王耀一邊喊起一邊翻身下床,「快起床,八點了!」他瞄了一眼枕頭邊的另一人,便衝進臥房旁的浴室開始梳洗。


十分鐘後。

「伊萬?」快速梳洗完畢,開始更衣的王耀走回床邊,床上一團鼓起的布團一動也不動。

「呼……」王耀深吸一口氣,一手就掀起蠶絲被,躍上床──

「大懶熊!起床了啦!」

將縮在床上的伊萬一腳踢下床。




白色的桌面上,中央放著插有向日葵的透明小花瓶,兩側則放著烤好的吐司、煎蛋以及水果沙拉。王耀悠閒地喝了一口熱咖啡。

「我說,耀……」坐在對面的伊萬慵懶開口,一副沒胃口地翻攪著盤中的煎蛋和沙拉。

「嗯?」王耀應聲,專心品嘗口中的咖啡。

「不是要遲到了嗎?可以這麼悠閒地喝咖啡吃早餐嗎?」

「當然,吃飯皇帝大。」放下咖啡杯,王耀慢慢地吃起沙拉中的水果。

「喔,這倒無所謂啦。我想再問一個問題……」伊萬索性不吃了,他將糖罐打開,在冒著熱氣的黑咖啡中加了一匙糖,再一匙糖,攪拌了一下後,他盯著黑咖啡……又加了一匙,最後才加了鮮奶。

「我的頭很痛,剛剛是你將我踢下床的嗎?」

「怎麼會,你睡傻了。頭痛的原因是你糖吃太多了吧,肥熊。」王耀嘴角揚起美麗的弧度。










AM 9:15


「記得鎖門。」

王耀在門口走廊旁的落地鏡前拉好筆挺的西裝,接著穿上充滿中國風情、有精美刺繡的深藍長外套,將烏黑長髮束好甩到身後,柳眉下的黑眸與紅潤得恰到好處的嘴唇透出滿意的笑。嗯,一切OK,時間剛剛好。

他身邊的伊萬正不知忙著找什麼。

「車鑰匙在這,還有你的皮夾忘在我這了,拿去。」王耀說著便將車鑰匙塞到伊萬手中,順手將皮夾置入他的上衣內袋中,然後舉手解開伊萬的領帶,俐落地重新打起來,一邊道:「不要再忘了皮夾,每次都威脅托里斯他們幫你付錢,很可憐耶。我也很會困擾的。」

「你還不是常替阿爾他們埋單。」嘴邊明明有笑意,口氣卻低低沉沉。伊萬低頭剛好下巴抵上王耀的頭頂,磨蹭了一下。

「那不一樣,他們可是要還錢的好不好!」王耀打好了領帶,拍了拍伊萬的帥氣風衣,裡面是以舒適為主的襯衫,頂多加了個領帶讓他看起來正式一點,但仍是難掩慵懶隨興的氣質。淺金色的頭髮蓬鬆柔順地貼著白皙臉頰,搭配紫色眼瞳剛好。

「時間來不及了,那我先從後門走囉。」王耀說著,朝大門口的反方向邁步,才走一步,伊萬伸手握住他的胳臂。

「今天一起走吧。」伊萬露出天使的微笑。

「就說不行了。不是說好要低調行事嗎?」王耀抽動了一下被握住的手,沒抽開。「你自己也承認,要盡量『不刺激』其他國家,別讓他們看到我們老是同時進出。」

「偶而一下沒關係嘛。你看阿爾不是也常與你同進出嗎?」

「……那是在會議上吧。可不是在你家。」王耀再次拉動手臂,還是沒放。

「你們當然不是在我家進出啊。」伊萬笑咪咪地說完,將王耀拉扯過來,王耀一下子就被拉過去,力道之大讓他向前倒,但伊萬隨即就攬住他的肩膀,一邊半強迫地往正門走去。


嗶嗶!車的遙控器響了兩聲,伊萬打開了他的Marussia B2,替王耀開啟副駕駛車門。

「…………」王耀默默坐了進去。待伊萬坐進駕駛座,車發動後………

「伊萬。」王耀靜靜開口。

「嗯,什麼事呢?小耀。」伊萬一臉沒事地笑道。

「從說要低調以來,我沒有一次成功從你家後門離開過。」

車安靜地馳出了車庫。









AM 11:20



「噢!Bonjour!亞瑟,會議開完了是嗎?」

法蘭西斯在W大樓其中一層的走廊上,叫住了前方的金髮男子。

「法蘭?搞什麼,你現在才來嗎?」

亞瑟沒好氣地回頭,側身停下腳步。法蘭西斯身穿白襯衫,敞開的衣服內搭深藍色T恤,牛仔褲將修長的腿型襯托得更出色,他走過來,與散發著知性味、一身筆挺西裝的亞瑟成了大對比。

「而且你又穿成這樣!至少把襯衫放進褲子裡,下午可是定期的W會議耶!」亞瑟手指用力戳著法蘭西斯的胸膛。

「哈哈早上又沒我的事情,等下午再加條領帶不就好啦。話說你那邊開得如何?沒想到滿快的嘛。」

「喔喔,是啊……」

亞瑟的臉浮現黑影,眼神往他身後飄了一下,法蘭西斯順著亞瑟的眼神,這才注意到亞瑟的前方走廊上,正站著一個飄逸的黑髮人影。

「噢噢……這不就是小耀?Bonjour!ça va? 早安呀。」

法蘭西斯發出誇張的法式招呼,對王耀揮了揮手,原本離他們有十多步之遙的王耀走了回來。

「早上好,法蘭西斯。」王耀微笑。

「今早你們的會議開得如何啊?記得就是你們上司的會面嘛?」

王耀還沒開口,亞瑟便忙道:「就那樣啊,法蘭……要不要去喝杯早茶?」他臉上的黑影沒消退還越來越深。

「喝什麼茶,寶貝,現在應該去優雅地用個中餐喝杯紅酒。我知道W大樓裡有個非常隱密的好酒館喔。」

法蘭西斯露出紳士般的笑容,往王耀的肩膀伸去。「難得機會,小耀我們一起去用餐連絡連絡感情吧。」

王耀不動聲色的抬起手指擰住法蘭西斯要摟住他肩膀的手背,笑容可掬地道:「謝謝你的邀請,法蘭西斯,但我等等已經跟弟弟妹妹約好一起用餐。真可惜,下次有機會再約吧。」

「啊啊,小耀最近越來越有強勢的美,拒絕的神韻也迷死人了呢。」法蘭西斯縮回手,依舊優雅地笑。

你這傢伙再說什麼蠢話啊!──亞瑟一臉這種表情。

「法蘭西斯真是愛說笑,這哪是拒絕,這是下次再聚的邀約呀。」王耀依然微笑著。「那麼我先行離開了,跟我家人約定的時間要到了。先走,下午見。」

王耀風一般地轉身大踏步前進,亞瑟在後頭叫住他。

「那個……王耀,關於剛剛的會議……」

「嗯?」王耀停下腳步,略轉過頭。

「就是我們何時可以再……」

「啊,是這樣的,」王耀看著亞瑟,完美的官方笑容。「就正如我上司的意思,『下次有機會再繼續談』,噢,亞瑟,這不是拒絕,是邀約。」說完,他點一點頭又轉身,才剛踏出一步……

「啊對了,小耀!」

王耀再次回頭。法蘭西斯手摸摸絡腮鬍,用他獨有的性感聲音道: 「我忘了告訴你們,下午的會議改到三點,還有得換到另一間會議室囉。因為啊,聽說剛才在那間開會的人將投影燈及窗戶……嗯可能還有十幾張桌椅給砸爛了耶……」

「剛才在那間開會的人……」亞瑟看著法蘭西斯,想了一想,臉色的黑影已經完全籠罩。「是……那抗進藥吃太多的白癡阿爾,以及布拉金斯基?」

「對啊,下午的會議他們也會出席耶~~~~」

哈哈哈哈哈────只有法蘭西斯充滿磁性的笑聲在走廊上迴盪。









PM 12:40



「煩死了!灣再也受不了了!」

一個稚氣可愛的聲音用無比大的音量怒吼著,響徹W大樓某中華街樓層的港式飲茶餐廳裡。

正值用餐尖峰時間,每個用餐的人,連打飯送菜的大嬸都停下來盯著靠窗邊的雅座。一身粉紅色中國裙裝,有點捲翹的黑色長髮上別著梅花花飾,可愛的臉頰因怒氣通紅,手將筷子直直往桌面刺下。

「大哥你幹嘛一直妨礙我!灣已經長大了,早就自己一個人住了,大哥卻一直一直派人來煩我!每天早中晚都叫人來敲門!送報送牛奶,柴米油鹽醬醋茶,還要叫起床叫吃飯、午睡散步讀書洗澡,每個小時都查勤!連伊媚兒和包裹都要看,朋友還得經過你檢查…………啊啊夠啦!灣再也受不了了!今天我要宣戰!」

小灣沙地將手中搖搖欲墜的筷子用力指向坐在她正前方,氣定神閒的黑髮男子。
王耀悠閒地喝了一口熱茶,然後一手端著茶杯,另一手舉起──刷刷刷三聲,便接下小灣飛擲過來的筷子;第三聲是那雙筷子在王耀手中被碾碎的聲音。

王耀將茶杯放下,輕得一點聲響都沒發出。坐在他的旁邊的小香,以及坐在小灣兩邊的任勇洙和本田菊,皆有默契的安靜無聲,然而在桌面下,三人都依然很有默契地不是踢著灣的腳,就是用手拉裙袖。

「小灣。」王耀的聲音徐緩傳出,笑容有如寒冬中照射的暖陽,背後好似散發光芒。「已經長大的人不會老是將自己名字掛嘴邊,整天說個不停,也不會老喊著自己可以離家來表示成長,更不會總是花枝招展地到處勾引男人。」

「勾勾勾勾勾───引?!」小灣氣得結巴起來,鼓起腮幫子道:「什、什麼嘛!都是大哥不斷破壞人家戀情,也不准人家交朋友!以前都不管灣的死活,現在才一直管東管西!灣……我才不要跟霸道無理封建專制迂腐食古不化的大哥住!」

餐廳鴉雀無聲,連動筷子的聲響都無。

王耀微笑地手指觸著茶杯邊緣,茶沿啪地裂出一道裂縫。小香眼角瞄了一眼,頓時盯緊著小灣,可惜得了後天性面癱症的臉部肌肉,表情除了面癱還是面癱,只有眼神可以露出一點叫灣閉嘴的訊息,腳下踢了又踢。

「啊,食古不化的起源可是我喔!」任勇洙以為說了很高明的圓場話。

「唉啊啊,這割包真好吃,連『阿爾佛雷德』先生都稱讚這是『台灣漢堡』。」割包的確很好吃,可惜本田菊說的時機完全不對。

「大哥,喝杯茶。」小香面不改色地提起茶壺往王耀的茶杯倒……

「小灣,」王耀將茶杯遞到唇邊,輕緩開口:「適度的任性是可愛,超過就該打屁股了呢。」喝了一口茶,王耀抬眼看向小灣,慈眉善目,聲音不慍不火。「今天──立即給我回家。哥哥不想炸了妳住處和妳說的那些好朋友。」

「嗚!」小灣雙手一甩老抓著她兩邊袖子的本田菊和任勇洙的手,碰地一聲擊在桌面,餐盤蒸籠都震動了一下。
她怒視著充滿和諧笑容的王耀。

「灣………才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大哥才是最任性最任性的人!明明自己還不都是待在俄/羅/斯先生的家裡!」

最後一句話有如當頭劈下的雷聲,回音是那麼震撼、那麼響亮、那麼餘音繞樑於……這整層中華街。 若說剛剛周圍客人的心情是看熱鬧,現在就是逃命。一瞬間餐廳淨空,只剩下窗邊雅座的這五個人。四週是如此安靜……除王耀和小灣外的另三人,都有自己已石化住的錯覺。

布滿裂痕的茶杯竟然沒破,施力真是剛剛好。

王耀喝完茶,將茶杯重新放下,一輕觸桌面,茶杯化為碎片。小香不禁在心中讚嘆,大哥近年的修養果真有變好,化為碎片的只是茶杯,不是這層樓。

王耀笑盈盈地:「妳的門禁變成下午五點了,小灣。大哥會為了妳待在家中,每天等妳回來吃晚餐,遲到一秒鐘,挑水砍柴燒飯洗碗放熱水鋪床的工作就變成妳的囉。」

「咦咦咦咦咦──?!………………嗚哇!大哥是暴君!」小灣終於哇地大哭跑走。以為會衝向門口,結果卻是點餐櫃台,她用力打櫃台。「我要加點!」

櫃台裡爬出躲在裡面避難的服務員,全身發著抖道:「請……請問要點什麼?」

「我要……桂花炒魚翅、蠔皇叉燒包、杏仁凍豆花、豉汁炆鳳爪、蛋黃千層糕、海鮮焗白菜、鮮蝦腐皮卷、蘿蔔糕、灌湯包、芝麻球、龜苓膏……啊啊反正菜單上的全都來一份!對了,還有珍珠奶茶超大杯一杯!」小灣說完深吸一口氣……「以上全部再包一份外帶!帳就記到代碼86代號C/H/N全名王耀身上!」

坐在位子的四個人一點都不意外小灣的反應。用別人的電話訂披薩已經是小灣復仇的最高層級。










PM 2:30



W大樓某樓層的星霸客。

「王先生,這是另一桌客人請的葵花茶。」吧台前的服務生畢恭畢敬地將冒著熱氣的茶杯組,遞到同坐在吧台前看書報的王耀面前。

「嗯?我沒有加點……啊,你說請客?」專注在報紙中的王耀抬起頭來,服務生正將泡好的花茶倒入杯中,將那一壺茶放在雕花的燭台上保溫。

「是的,就是那桌客人。」

順著服務生手指的方向,王耀看向他身後七點鐘方向,那是咖啡廳裡較隱蔽的角落,一個可以坐五六人的沙發雅座。
在故意弄得有點昏暗的位置上,那雙紫色眼眸還是閃亮懾人;紫眸的主人伊萬.布拉金斯基就坐在那雅座中央,與他有些神似的姐姐和妹妹則各坐在他兩旁,彷彿是被簇擁著的王者。長髮可人的妹妹娜塔莎一整個靠在伊萬身上,姐姐烏克萊娜有點恍神地喝著茶。周圍則坐著托里斯、愛德華和萊維斯,雖然三人忙著聊天,但看起來似乎不是很願意待在那。

唔啊,斯拉夫一家,以及他們的下僕……喔不,朋友們。
王耀正想掉回頭假裝沒看見──

「嗨,小耀。」

伊萬的聲音很天然,表情也是。但靠在他身上的娜塔莎就沒這麼溫和了,眼神就像一道殺人光線射向王耀。

「……下午好,各位。」

王耀不知不覺展露公式化的笑容,他點一下頭便重回報紙,心中計量著該是起身離開的時候……明明這麼多咖啡廳和茶館,怎麼這麼剛好會遇到。

一個大手臂從他身後悄然無息繞過來。

「耀,」伊萬的氣息吐在王耀耳邊,他用只有兩人才聽得到的音量道:「怎麼不見你過來呢?」

「……你這隻大狗熊,顯然很不懂什麼叫做低調喔。」王耀咬牙輕聲道。他一手將伊萬圈住他頸項的手拉起,用周圍都聽得見的音量道:「有什麼事嗎?布拉金斯基先生。」

「呵呵,小耀,怎麼一個人在這麼喝茶啊。」伊萬神色自若地坐上王耀旁的位子。王耀迅速睨了他一眼。

「還不是拜某人所賜,得消磨延後的會議時間。」

「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為了誰受傷。」

「我不知道。」王耀很快回答,頓了一下立即又補上一句:「也不想知道。」

「小耀好冷血啊,也沒有來探問人家。」

「大男人不要用這麼噁心的口氣啦!」王耀闔上手中報紙,作勢要站起來。伊萬傾身一手搭在他高腳椅背上,看似要阻止他站起。

「但你有去探望阿爾弗雷德,小耀。」依然是天真的笑容。

「…………」停在要站起的姿勢,王耀回眸盯著伊萬。

五秒鐘後。

「你把阿爾打到昏迷耶。」這似乎是王耀唯一可以想到的理由。

「他昏迷的原因是亞瑟帶司康餅去醫護室探問他。」

「……是嗎?」

「是啊。」

「喔。啊……會議時間也差不多了。」王耀呵呵一笑,準備從伊萬身邊繞過。

「說得也是,咱們走吧。小耀。」伊萬也莞爾一笑,右手勾住王耀手臂。

「你這頭肥熊,是真不懂低調嗎?放手啦。」王耀邊笑邊用唇形如此說道,手拉動著,意料中沒抽開。

「小耀都對阿爾好溫柔啊,人家也受傷了耶。」伊萬完全不減音量。

「你哪裡有傷啊!不是看起來好好的嗎?男人還這麼婆婆媽媽的。」王耀也不減音量了。

神奇的是,咖啡廳的客人、連服務生都一臉沒聽見似的,低頭很忙碌地喝茶吃餅看報紙。

「王先生對伊萬哥哥好凶啊。」

一個有點幽怨的少女聲音傳出。娜塔莎從伊萬背後探出頭,她勾著伊萬的左手臂,看著另一邊的王耀。

「伊萬哥哥都已經受傷了,王先生都沒有去看哥哥。」

傷是在哪啊?妳倒是指給我看啊!──這些話一點都沒展露在王耀燦爛的笑容上。

「娜塔莎,妳先跟托里斯回家去吧。哥哥要去開會了。」伊萬當作沒聽到般,一整個無邪的表情。

「但是哥哥好久沒回老家了耶,都待在市區的公寓,娜塔莎知道因為哥哥要讓王先生住在你家裡,只好待在小~~小的公寓裡,但你看他都不關心哥哥,都沒感謝哥哥的用心。娜塔莎已經陪伴哥哥好幾百年了──你不要以為你可以一直霸占哥哥,你只不過借住在哥哥家裡,充其量是哥哥眾多枕邊人的其中一位。」

……我們的行動可真是低調不是嗎伊萬你這個大豬頭。話說……阿爾洛夫斯卡亞小姐,我還在這裡耶?妳剛剛後面那串話是在對我說吧?那視線至少該轉過來一下吧。──王耀的笑容依舊很完美。

「……托里斯。」

伊萬的紫眸很冷靜地掃過王耀的表情,就著被娜塔莎抓住手的姿勢,轉頭對坐在位子上的褐髮青年說道:「你先帶娜塔莎回去吧。」

「嗯啊……好。」托里斯立即起身走了過來。

「不要!哥哥今天要跟娜塔莎回家。」

「聽話,娜塔莎,哥哥不是說等一下要開會嗎?」

「娜塔莎可以等哥哥開完。」

「我今天不回老家去。」

「哥哥又要跟王耀回公寓去喔?!那個人有什麼好的。娜塔莎不是比他好抱多了嗎?」

嗯,乾脆連敬稱都省略了啊,很好抱的娜塔莎小姐。──王耀舉步想往門口走去,但伊萬抓住他胳臂的手還是沒放,一邊還若無其事地對娜塔莎對話。

「……娜塔莎,妳還不懂大人的事,別胡說了。快先回去吧,哥哥本周會回去一趟。」幾乎是半哄的語氣,伊萬終於露出少見的為難表情。他傾身偏頭親吻一下娜塔莎的臉龐。「聽話,不然我也不會回去了。」

一絲小小的火焰冒出來。連王耀也不清楚火從何處來。

「別擔心。娜塔莎小姐,妳的伊萬哥哥今天一定會跟妳回家的。」

王耀突然打破沉默,笑容是令人讚嘆的美。「是吧,托里斯?」

「呃?!」這關我什麼事?──托里斯一臉躺下來也中槍的表情。

「伊萬,我今天要回家一趟,弟妹等著我回去做晚餐呢。之後一大段時間也得待在家裡喔。」

王耀續道。左手狀似親密地觸上伊萬握住他胳臂的手臂,隔著衣服摸上穴道,只輕按了一下……伊萬立即縮手──看樣子是會痛──而且很痛,不過伊萬一點吭聲也無,連表情都還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那你們先聊吧,伊萬,我先去會議室。」他大跨步走向門口,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一樣轉過來。「對了,娜塔莎小姐,剛剛妳說反了,」王耀的黑眸彎彎帶笑。「應該說,你哥哥是我的枕邊人。只是想提醒一下,我房間外排隊的人可多著呢。」










PM 3:50



「那麼接下來這個提案就進行表決……咳咳……」

阿爾弗列德.F.瓊斯,據他自稱,他是這時代的英雄,背負偉大的使命。簡約帥氣的毛邊皮衣,金髮籃眼,五官俊俏充滿人緣,身材健碩──以上都是他自己認為。

總之現在,他邊說話邊咳了又咳,似乎是綁著繃帶的額頭傷口所帶來的疼痛所致。他看起來是受了頗嚴重的傷,但依舊堅持站在主持台上──還站得滿穩的。

這裡是W大樓某大會議室裡。大大的圓桌只零零星星圍坐著幾個人,阿爾背後是大大的白板,正對的前方是一排大窗戶。窗外是蔚藍的天空,明亮的陽光將室內照的毫無死角。

從阿爾逆時針方向算,分別是──
法蘭西斯.博納富瓦,目無焦聚的看著桌面文件,邊喝著咖啡。
亞瑟.科克蘭,眼神很明顯地在說著:我不耐煩。
伊萬.布拉金斯基,看不出是發呆還是在思考人生大道理。
王耀,埋頭在筆電上忙碌地打著鍵盤。

偌大的會議室只有五個人,一講話都會產生回音,喀答喀答的鍵盤聲不間斷。

「那麼……咳,就展開,咳……表決……咳……」

「我說,阿爾你的咳嗽聽得人很煩耶,而且回音還讓咳嗽聲變兩倍!」亞瑟不耐煩地用手指敲著桌面,粗粗的眉頭都皺在一起,「你怎麼不乾脆坐下來,給別人主持啦。」

「我完全沒問題!(咳)」阿爾弗雷德壓住咳嗽聲,頂著充滿衝勁的表情道:「這可是Hero我超級重要的提案喔!(咳咳)所以一定要由我來處理(咳咳咳咳)!」

「就說你這咳嗽很煩,弄得無法思考還表什麼決啊!」亞瑟直接一拍桌面。

「呵呵,亞瑟的意思就是,你這樣子真令人擔心,快點坐下休息讓別人幫忙。」法蘭西斯一邊喝咖啡一邊搭腔道。

「法蘭你這蠢蛋不要亂曲解別人的話!還有你這時間喝什麼咖啡啊,你是咖啡因中毒嗎?」亞瑟氣極敗壞地道。

「這是我的下午咖啡時間。」

不過阿爾似乎沒將他們的對話聽進去,「亞瑟……原來你……」他頂著無邪的表情盯著亞瑟看。

「啊……法蘭都是亂說的!你這白癡不要自作多情………」

「亞瑟……其實……」

「幹、幹嘛?」

「其實我的咳嗽不是因為傷口。我只是中午吃了你帶來的司康餅,在胃痛而已。」

「…………你怎麼不快去死一死?阿爾弗雷德。而且胃痛應該是呻吟吧?咳嗽個啥鬼啊?……不對!你竟然說我的司康餅害你胃痛?!」亞瑟後知後覺的怒道。

「哈哈哈,亞瑟你臉紅的樣子好可愛啊。」完全不將亞瑟的怒氣放在眼裡,阿爾那天使般的笑容好像在發光。

「當然啊,我家的小亞瑟就這點最可愛了。」法蘭西斯依舊邊喝咖啡邊插嘴。

「亞瑟你放心,我是Hero嘛,這點小傷不算什麼啦!」

「你們是聽不懂人話喔?都給我閉嘴!」亞瑟叱道,大轉身對悠閒地在旁邊發呆的伊萬喝道:「布拉金斯基!都是你,早上幹嘛把阿爾打個半死?應該打到死才對吧!」

「耶……?」伊萬好像直到剛剛都在打瞌睡似的。

「我是說你和阿爾弗雷德在早上的打鬥啦!你不要老在會議上睡覺!」

「喔~~你說早上的……」伊萬頂著孩子般的笑臉。「唔,我也這麼覺得,要是我動手就會做個徹底。但早上是……」

「喂喂!你閉嘴!布拉金斯基……………」慌忙打斷伊萬的話,阿爾一邊往他跑去。

乓!砰──

就在阿爾離開原地的一瞬間,響起一道清脆的玻璃破碎聲,緊接是什麼東西撞擊到硬物的沉悶聲。

「耶……什、什麼?……」

阿爾剛好跑到伊萬身旁,他回頭看著自己方才跑來的位置,背後的白板中間微微冒著煙。
亞瑟最先從震驚中恢復,他走近白板,白板上冒煙的地方是一個小孔,仔細看深處卡著一個彈頭,他黑著臉轉頭,看向會議室另一頭,一大排落地窗。
連法蘭西斯都起身,他走到窗邊,其實也不必細看,因為玻璃上已經有一孔十分清楚的小洞,沿著洞口裂成不規則的形狀。

「看樣子是子彈從外射穿了防彈玻璃,直嵌入對面的白板裡囉。」法蘭西斯用優雅的動作下結論,說完順便再撥一下頭髮。

「這根本不用你說,看就知道了吧!」亞瑟道:「重點是這裡是六十一樓耶,周圍都沒這麼高的建築物,子彈要從哪裡來?!」

阿爾終於從震驚中恢復,他雙手擰起伊萬的圍巾,臉整個逼近他。「布拉金斯基,你來陰的喔!」

「嗯,你在說什麼?」伊萬的口吻很輕鬆,表情也是。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研究出『無限霹靂超光速最白爛極細微導彈』!剛剛那子彈是從莫/斯/科射過來的對吧!你故意標的好白板位置!」

「呵呵阿爾,先不論你幻想中的『無限霹靂超光速最白爛極細微導彈』是從哪來的,你也很清楚自己老愛擋在白板前呢。」伊萬笑得太天真,連一個水管悄悄伸起、穿過阿爾抓住他圍巾的雙手間,都只像是個小小的玩笑。

「我家的『唯我獨尊所向無敵進化型超級粗加農導彈』,沒故意標的白板,我標的是你上衣那看來很礙眼的星星。」說完,水管用力一抽,就將阿爾整個翻轉,阿爾一開始大驚但也立即在翻轉途中重新調好姿勢站穩地面,沒有跌個狗吃屎。

「哈哈沒中!你總算露出你的真面目啦!布拉金斯基。」

「我一直都沒隱藏過啊。」

「你就算想隱藏也沒用啦!反正你也射不中哈哈!」

才語畢,伊萬手中的水管就猛然往前刺出,直擊阿爾的胸口。阿爾立即往後退並一手抓住水管,欲將伊萬拉過來,伊萬也順勢往阿爾方向大跨步,反轉被抓住的水管,再大力向上方提起,阿爾像是沒想到伊萬迅速的反應,他隨即一手被拉起來,他馬上放開水管,原本已經上舉的水管,一失去束縛,伊萬立即便大力揮下──

阿爾向侧翻滾,即時閃過,水管開關那頭直接擊入地面,裂了一個凹洞。

「喂!快住手!你們兩個!」慌亂中混雜著亞瑟的喊聲,搭配逐漸亂奏加速的敲擊鍵盤聲。
阿爾站起身退離伊萬,兩人都沒再動作,相互對峙。

十秒鐘的靜止過後──

「哼哼~~怎麼樣,你每次都對不準~~布拉金斯基。」阿爾一臉不受方才火速攻擊的影響。

「這麼想讓我對準是吧,阿爾弗雷德?那你乖乖在下面躺好。」伊萬微笑道。

「光說狠話可沒用喔,布拉金斯基,可別逞強啊,乖乖讓本Hero壓倒才是!」阿爾重新站好,擺好架勢。

「呵呵是要接續早上是吧──」伊萬晃動著水管玩。

「哇啊啊!就跟你說早上的事閉嘴!」阿爾說著突然衝向伊萬,手中多了一把不知打哪來的棒狀電擊槍。伊萬也以同樣快速的動作橫掃水管,向阿爾的腰邊精準甩去──

「哇哇!你們是玩真的啊~~~~」亞瑟抓狂地道。

「哥哥以為他們一直都是玩真的說~~」法蘭西斯已悄悄退到角落繼續喝咖啡。

就見那電擊槍和水管即將碰撞在一起時,刷──一陣風從中間迅速掃過,兩把兇器當下高高飛起……碰碰碰!發出三個落地聲音。水管、電擊槍,以及……
眾人往地上看去……
是一個發著可憐的故障聲,一台新型小筆電。

「各位。」

一個很輕很柔很沉穩的聲音傳出,但眾人幾乎是冒起冷汗往聲音方向看去。
王耀仍端坐在位子上,盈盈笑著望向阿爾、伊萬等人。

「各位,」王耀再次開口,一句一句清晰緩慢。「各位該不會忘記我為什麼在做會議書記的工作吧?嗯~~我想我是在紀錄會議而不是一場蠢劇吧?喔這麼一說……明明是輪到路德威希負責的才對,為什麼像路德威希這樣的全勤乖孩子,怎麼會沒出席我們終於、好不容易開成的W會議呢?提到這點,似乎除了我們五人,其他人都沒出席耶。各位你們可都還記得原因?」

「呃…王耀我可有勸過他們……」、「哥哥我可是有乖乖在旁,不煽風點火。」亞瑟和法蘭西斯立即選邊站了。

「這這……路德他有跟Hero我請假啦……」阿爾哈哈乾笑著。「其他人……決定跟路德一起請假……」

「是麼?」王耀清揚一笑,「我以為是你們早上的打情罵俏,嚇跑了他們呢~~」美麗的黑眸若無其事地瞄了一眼站在原地不動的伊萬。

「原來那是打情罵俏嗎……」亞瑟兀自在一旁自行腦補,喃喃自語著,臉上黑影再度佈滿。窩在他旁邊的法蘭西斯一臉「你連這也相信」的表情。

王耀不等回答,續道:「不過……這也不是你們倆第一個誹聞了,應該不可能就這麼嚇倒他們是嘛?啊,對了,我不小心將筆電丟出去了,就在阿爾你的腳邊,看來是壞了呢……怎麼辦?」

「啊喔!」阿爾好像被敲了一記頭,立即展開燦爛的笑顏道:「壞了就買一個嘛,這完全沒問題!」

「報公帳買嗎?多不好意思。」王耀向阿爾投以和善的眼神──至少看起來很和善。

「噢噢!no promble!」阿爾立即回答。「這不算什麼,本Hero可才不像布拉金斯基那寒酸傢伙,話說本Hero怎麼可能跟他打情罵俏!王耀,這一定要講清楚啊~~」

阿爾作勢要走向王耀……

「呵呵,阿爾你不是在早上……」伊萬冷冷靜靜地開口。

「哇哇哇閉嘴!布拉金斯基,你以為用這個就威脅得了本Hero嗎!你這個永遠對不準的傢伙!」

「是麼?看來你真的想在下面想很久了喔,阿爾,可惜我的床位已經滿了。」伊萬的笑容令人如沐春光。

「哈哈哈,就說少逞強啦!」阿爾的笑容也充滿自信魅力。「本Hero可是勉強答應讓你當下面,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就快被踢下床……」

──暫歇的戰火瞬間又引爆。伊萬兩步併三步,一下就閃身到阿爾面前。

「呵呵,擠不上床的人就乖乖滾出去,也許我還能抽空幫你──」伊萬單手伸出,袖口竟滑出水管來,他一手握住,直接往阿爾頭劈下……

「你是哆啦e夢啊?!哪裡都能變出水管──」阿爾舉手擋在頭頂,另一手也揮拳擊向因為攻擊而產生空隙的伊萬,想藉此逼退他,但伊萬絲毫沒有退避,阿爾的手看似有撞上伊萬的胸口,下一秒伊萬的攻擊也不偏不倚地撞擊上去!

唔!糟了!阿爾下意識閉起眼……


「…………」

…………沒有意料中的疼痛?

阿爾睜開眼,發現王耀的黑髮就近在眼前,接著他眼角看到亞瑟鐵青的臉,和法蘭西斯驚訝的表情,最後他重回眼前的黑髮,王耀就擋在他正前方,直接承受伊萬火爆的攻勢。

王耀舉手用捲起來的文件擋下了以破軍之勢揮下的水管。一個文件紙捲起的紙卷,卻在水管的撞擊下毫無凹陷。伊萬愣了一愣,表情顯然不是因為如同石棒般的紙卷,而是王耀的行動。
伊萬想也不想便加重力道,王耀眉頭皺一下,馬上使力揮動文件格開水管,文件也跟著飛掉的水管一樣散落,輕飄飄地完全不像方才的堅固。

緊接著王耀別開目光,轉身將阿爾壓到身後的白板上,整個人貼了上去……

「呃呃!王耀?」 阿爾也有點驚愣,但他隨即道:「哇,我是不介意你再靠近我啦……沒想到你會幫我擋掉伊萬的攻擊啊,我以為…………」

「當然,」王耀立即打斷阿爾的話,笑著:「我怎麼可能讓你受傷呢?瓊斯先生,這會讓我很困擾,你對我來說可是無比重要的。」

「叫瓊斯先生太見外了,叫我阿爾就好啊。」阿爾一臉勝利的看向王耀身後的伊萬,他依然是一如往常的表情,阿爾立刻道:「布拉金斯基,你被踢下床後…………呃?!」

一個白蔥玉手壓上阿爾的喉嚨,雖然從遠處看去像是小心捧住……王耀艷麗的笑容發出陣陣寒氣,他臉湊近阿爾,雖然從遠處看去像是親蜜貼合上去……

他用阿爾才聽得到的細微聲音道:「你再說下去,我可是會更加更加困擾的,阿爾弗雷德,你知道──這會議已經拖多久了?我今晚可是要趕回去替弟妹煮晚餐,好好照顧一下呢。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背著我勾搭我小妹?這真的是讓我非常非常困擾,再這樣下去,小灣的門禁時間就得改成中午十二點了,我也得去處理掉她那些好朋友,你說──這樣好嗎?」

「十、十二點?王耀,你會不會管教小灣太、太太嚴格了?」被壓住喉嚨的阿爾,聲音有點顫抖。

「沒辦法,做兄長的總會特別關愛妹妹的。」王耀吹氣在阿爾的下巴處。「就像亞瑟關愛你一樣呀。」

「喔喔……這舉例好像不太對……小灣也長大了,總得讓她自行磨練才行不是嗎?王耀,即、即使出門獨立還是可、可、可以關心啊~~」阿爾似乎有個錯覺,感覺壓在脖子上的手勁好像加強了。
「呵呵,就不勞你多費心了,阿爾弗雷德,舍妹還小,我雖還沒你強大,要養她仍是綽綽有餘,不需她拋頭露面。」

「王耀你的思想沒、沒想到還滿傳統的嘛、哈哈……」

「中國人總是很含蓄的呢。」王耀一笑,兩人的臉靠得好近。「所以接近未婚女子,家中兄長都得先砍了那不肖之徒手腳喔。我說啊,阿爾弗雷德,等下還有我們兩人的會議,你時間這樣一拖,著實令人困擾不已,那會議可不如W會議,事關乎我小妹的幸福,拖不得的。」

「那──沒問題!這場會議一結束我就開車送你回家」

阿爾突然恢復音量──而且還加大了幾十分貝對王耀道:「就可以在車上好好談我們之間重要的事了不是麼?王耀。」

對阿爾天不怕地不怕的舉動,王耀先愣了愣,然後他感覺阿爾一手更大膽地貼上王耀壓住他喉嚨的手,接著握住王耀笑了,他抽出手,退離阿爾一步,轉身眼神掃過依舊鐵青著臉的亞瑟,似乎在看熱鬧般的法蘭西斯,最後是伊萬只直視著王耀,眼底看不出情緒,唇邊是猜不透的淺笑。

王耀很快視線重回阿爾身上,抿唇揚起嘴角。

「那就麻煩你了,瓊斯先生。」他也用正常的音量回覆道。







TBC..




無料カウンター

| [露中/香灣/全員] 12hr日常的一天 | 22:52 | comments:2 | trackbacks:0 | TOP↑

COMMENT

其实重看了一遍我还是很疑惑啊,早上的会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 ARIES | 2010/11/24 06:06 | URI |

>ARIES
咳早上會議發生的就是...惡友組不對外公開的事情....
如果可能..哪天想到就補完(一整個逃避解釋XDDD)

| Reiya | 2010/11/25 19:20 | URI |















非公開留言:

TRACKBACK URI

http://reiyalin.blog131.fc2.com/tb.php/6-f9a3629b

TRACKBACK

<< PREV | PAGE-SELECT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