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 | PAGE-SELECT | NEXT >>

>> EDIT

[露中腦補] 鋼琴師與他的怪盜情人(第三--四章)

重新改章節名
其他不變




放到第四章
接下來會稍久一點再更新本文
還沒寫完.....

我好喜歡怪盜nini的設定喔
鋼琴家伊萬也好有點XDDD








(第三章)


「伊萬.布拉金斯基,12月30日生,由奶奶一手帶大,五歲便幾乎能完美彈完大黃蜂的飛行──不夠完美的原因是因為手指還不夠長。六歲時便創作出交響樂,並感動了俄國小公主而聲名大噪,從此在樂壇活躍……」

(這種資料跟之前不都一樣,妳查不到更多了嗎?)王耀在手機裡輸入文字。

(沒有,他的經歷就這麼單純。)灣灣的話從手機螢幕上出現,自從槍擊事件後,為了安全起見,王耀決定聯絡要更「靜悄悄」。

螢幕上繼續出現灣灣的訊息:(之後呢,他獲取了很多獎項,作詞譜曲演奏……此外俄國小公主……)

(行了,後面就省了。這些都是表面資料,伊萬.布拉金斯基肯定沒那麼單純。)王耀坐在馬桶上,按著鍵盤:(會被槍追著跑的音樂家可不是每天都有,況且他還真的每天都被攻擊!妳調查到暗殺的蛛絲馬跡了嗎?)

(暗殺的情報這麼少,就跟新聞報導的一樣多,所幸哥哥你還活著,三天沒連絡,我以為你也被殺了。)

(多謝妳的關心啊。委託人也重新調查了?)

(我倒覺得委託人比伊萬.布拉金斯基更可疑喔。現在已經連絡不上委託人了,對方也沒再連絡,之前給的資料,阿香去調查了都是人頭戶。)

(被擺了一道。)雖這麼寫,王耀臉上卻沒有很沮喪。(反正先拿了三分之一的訂金。)

(哥哥你總有一天會死在錢手上。)

(還沒死在錢手上,也要被這任性傢伙折騰到死了。槍擊之後的三天每天都有新花樣,從最低俗的挖土陷阱到莫名其妙的手榴彈都有,偏偏這死小孩都不聽勸到處跑,我可是怪盜,又不是捍衛戰警,光保護他那些錢都不夠了!)

(那哥哥的意思是要收手?不論是委託人還是目標還是視目標為目標的人,都是一團謎,我也覺得既然委託人不見了……)

(不,我要完成它。)從文字看不出王耀的情緒。

(哇…真沒想到哥哥也會想幫助目標楸出敵人耶。)

(我哪個字這麼寫了?我只要完成我的委託,速速離去,他的敵人甚麼的又不在我的任務內。)王耀快速的輸入文字:(妳繼續調查,計畫執行時間一確定,我會通知妳。)

(哥哥你真的可以取走他的才華……?)

(妳以為我是誰?)

(是是,怪盜NINI。不過比起取走才華的方式或委託人等等謎團,我更好奇哥哥你24小時都得跟在伊萬.布拉金斯基身邊,那洗澡睡覺時你們……)

嗶──螢幕關閉,王耀自動切斷了通訊。


(進廣告♫)


「王耀先生。」托里斯叫住正走在長廊上的王耀。「您竟然能獨自一人啊?」

「嗯,因為伊萬先生在練琴。避免吵到他,我就先出來了。」幹嘛每個人都認為24小時就代表非得黏在一起啊?

「也是,日子也快近了。來,這是伊萬先生的本周行程表。」托里斯遞給王耀一張紙,邊說:「再五天就是俄國小公主的慶生舞會,伊萬先生受邀演出。」

「喔……這是確定時間?」

「是確定的。請放心,這次伊萬先生絕對不會臨時拒絕。這場演奏對他意義非凡。」

「為什麼?」王耀問。

「他會演奏全新風格的作品。王耀先生您第一天來時就一針見血的說了,伊萬先生的琴聲沒有悲痛的感情。這是事實。不僅如此,伊萬先生還非常不擅長愛情的表現,他琴技高超,譜曲創作一流,但全是激昂曲調。很多想中傷他的人都針對他這項弱點下手。此外……」

「此外?」

「伊萬先生的那架白色鋼琴……嗯,他只用那架鋼琴演奏……」

「意思是,他從來沒用過別的鋼琴演奏?」這倒是非常稀奇。

「嗯。是啊。那架鋼琴歷史悠久,是伊萬先生的奶奶留下的。於是,很多人都認為他稱不上專業的鋼琴家。這次的演出,伊萬先生會譜出以愛情為主的曲子,獻給公主,大家都等著看他能不能突破這個魔咒囉。只要他能克服這點,到時他愛用同一架鋼琴都無所謂了。」

「嗯。」王耀不以為意,「但這不足以構成會有人拿槍追殺他。」

「呵呵。是啊。」托里斯笑了一笑。「這點我們也正在調查。怪盜NINI是最大的嫌疑。」

王耀發現那是乾笑。「是嗎?這幾天的攻擊也絕不是惡作劇或只想廢掉他手腕而已。」

「嗯沒錯,這幾天真是多虧王耀先生的幫助………阿,我得先離開了。」托里斯匆匆忙忙的道別。留下王耀意味深長的目送他離去。


(進廣告♪)


當王耀走回練琴室時,伊萬已經停止了演奏,人坐在白色的三角鋼琴前,盯著樂譜看。從側面看過去,他的表情異常嚴峻,不似平常的從容。

王耀愣了一下,隨即無言的關上門,伊萬這才看過來,帶著一貫的笑臉。

「小耀你上洗手間可真久呢。」

「我不想吵您練琴,在門外待著。」

「你沒有待在門外。我的聽力很好喔。」伊萬依舊微笑,紫色眼睛卻很逼人。

王耀反而也收起了笑容。「喔,聽力有多好?」

「可以清楚聽到小耀的心跳聲。」

「呵。」王耀真的笑了出來,不過不是吐槽般的笑。他走到伊萬身旁,看到那鋼琴上的樂譜,後半部分都是空白。

「你在寫五天後的演奏會曲子?」

「你聽托里斯說了?對,說甚麼要獻給小公主……」伊萬的口氣聽起來顯然不是很高興。

「既然是以愛情為主,至少要假裝高興一點,有愛一點才譜的出來吧。」王耀想也不想的道,隨即發現自己很大嘴巴。

「這也是托里斯說的?」伊萬挑了挑眉,一邊撫摸著琴鍵,似乎在找尋下手的地方。

王耀沒有回答,眼神不自覺觀察這架鋼琴,的確是很具有歷史的高級貨。雖然年代久遠,但保養如新,帶著濃濃古典氣息與木頭香氣。

這時,王耀看見鋼琴上方側邊有刻上一排小小的字。是俄文。

「獻給摯愛的,伊萬.布拉金斯基。」

突然,伊萬如此說道。他察覺王耀的視線,說:「這是我奶奶在我很小時送給我的。」

「嗯……」不知怎的,這樣的對話令王耀有點不自在。

「當時,她覺得我的脾氣很不好,練鋼琴應該可以改善。」

(所以你現在的狀況是有改善過喔?)──王耀努力把嘴巴閉緊。

「還有其他的原因……」伊萬說到一半便停止,忽然問:「小耀,你覺得怪盜NINI真的會取走我的音樂才華嗎?」

「……您希望他取走嗎?好逃避後半頁的空白?」王耀一說完立即在心中狂罵自己笨。

「感覺小耀不認為這幾天的攻擊者是怪盜NINI呢。」

「………嗯,我不認為。」王耀靜靜回答,迎上伊萬探索的目光。

「他是怪盜,不是劊子手。要取走您的才華,不見得要砍了您的手。只要讓您填不出那後半空白就行了。」

再一次,王耀覺得自己又多嘴了。奇怪,他向來很會控制自己的。這時伊萬也笑出來了。

來了這麼多天,王耀是第一次聽到他這麼開懷的笑。雖然伊萬總是面帶笑容,但眼神通常沒有笑意,也不像這次會如此放聲而笑。

「哈哈……小耀,你真的很特別,聽你的心跳聲是非常有趣的事情。」伊萬的話似真似假的,王耀決定不去理會其中真偽的比例。

就聽伊萬續道:「我想聽聽小耀你叫我的名字。」

「伊萬先生?」

「去到先生兩字。」

「…………」王耀盯著伊萬看,想了一下就開口:「伊萬。」

鋼琴聲突然響起,伊萬雙手壓下琴鍵,便如流水般不斷溢出了優美琴聲。他沒有看譜,譜上反正是空白。就王耀對音樂的認識,至少這首曲子他沒聽過。

難以形容的溫柔曲調,就像躺在摯愛的人的懷裡被輕呵撫摸。王耀覺得身子好像顫動起來產生了共鳴,鋼琴和這間房間都像在融化,只剩下他和伊萬,以及這動人心弦的旋律包圍他們……

這些音符好像活了起來,一個一個擊入了王耀的腦海,立即他怪盜的敏銳感官敲醒他這症狀不尋常,王耀突然抓住伊萬的手腕,琴聲也隨之停止。不過,卻是停止在完整的一個音符之後,因為伊萬也彈完畢了。

異樣的空間感在最後一個音符落下後恢復正常,但躁動的情緒依舊躁動,等王耀發現自己抓著伊萬的手腕時,伊萬早已經帶著淺淺微笑凝視著他良久。

「小耀,」伊萬徐緩說道,「的確,要有悲痛的體驗才能彈出悲傷,知道愛的感受才能譜出愛的曲子。」伊萬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卻令王耀有點寒顫。伊萬道:「我完成後半頁了,小耀,多虧了你的幫忙。」

瞬間,王耀紅了臉頰,他鬆開抓住伊萬的手,後退了一步,又一步。接著便轉身朝門口衝去……

「我……我先去一下洗手間!」王耀展現怪盜的輕功,飛也似的離開練琴室。

(灣灣!計畫確定就在五天後實行,在俄國小公主的慶生晚宴上。)

──之後,王耀在洗手間火速發出了這個指令。





(第四章)


夜深人靜,一個人影在黑暗的房間中悉悉窣窣著,隨即亮起一個小小的燈光,也小小照亮那人影的臉……

王耀端整的五官在微光中有點嚇人,他用食指上的戒指所發出的小而亮的光芒,專注看著手中的東西。一疊畫的龍飛鳳舞的樂譜手稿。

看似跟一般樂譜沒兩樣,不過就是用俄文標上了一些注記,那些五線譜上的小豆苗潦草的畫著滿滿好幾張。

王耀一邊用戒指光緩緩逐頁仔細的掃描過去,就在翻到最後一張時,突然一個熱熱的氣息噴到他臉上。

「小耀。」柔膩的聲音接著響起。

哇!王耀張大口無聲的喊叫,手中的樂譜差點掉下去。伊萬正貼在他背後,差幾釐米就要貼上他,基本上伊萬的大臉是已經貼上他的黑髮了,嘴唇剛好呵氣在他耳邊。

他是何時出現的?王耀火速壓下驚訝,重要的是,自己怎麼會無法發覺他出現。

「伊萬……………先生。」頓了一下忙補上後兩字。王耀轉身退離一步,面對伊萬。

「小耀,怎麼這麼早起?才四點天都還沒亮呢。還是還沒睡?」伊萬笑臉盈盈。

「我已經睡過起床了,我向來很早起。伊萬先生也是,今天怎麼這麼早起?」王耀也掛滿笑意。

「今天就是演湊會了,我向來都會很早起。」

「喔,是為了練習嗎?那就不打擾您了。」王耀說完就準備越過伊萬身邊。

「小耀手上拿的是我的樂譜嗎?」

「嗯,」王耀偏頭再度看向伊萬,沒有絲毫停頓,非常自然的道:「是阿,我看它散落一地才撿起來整理整理,來,給你。」王耀將樂譜塞入伊萬手中。

「耶~~我怎麼記得昨天我好像收好了。」伊萬盯著王耀的紫色眼睛真是閃亮。

「您一定是忘記了,您昨晚不是喝了很多伏特加嗎?您肯定不記得了吧?因為還是我拖著您上床的,您完全醉倒了。」王耀的聲音平穩得再不能平穩了。

「呵呵,那我肯定真是喝醉了,」伊萬突然將樂譜丟在地上,雙手壓上王耀的肩膀,笑容滿面的說:「不然我怎麼可能會放過你將我拖到床上的好機會呢~~」

啪,眨眼之間,王耀就拍開伊萬的手,瞬間跳遠離了他好幾十步。

糟糕,不小心身體作出反應,王耀心中叫急,臉上依舊不起波瀾。

兩人遠遠對看了幾十秒。

「小耀,真是好身手。」伊萬先開口。

「當然,因為我是保鑣嘛。身手當然要好。」

「但小耀你的速度快得好像可以飛起來,就像──」伊萬笑著,「就像怪盜NINI一樣。」

「謝謝您的誇獎。雖然我確實很想跟他一樣快,但怪盜NINI的身手可是更快更矯捷,至今無人可以追到他。我還不到那個氣候。」──嗯哼。

「那這次他可能就要滑鐵盧了呢。」

「怎說?」

「因為這麼久了他都沒有成功奪走我的才華阿。」伊萬的口氣好像無關痛癢,「怪盜NINI的預告信從來沒隔這麼久還沒行動。」

「是阿,真怪。伊萬先生,您就別操這個心了,一切有我在。您就快點練習吧。我就不吵您了。」是啊,別擔心,這麼想被奪走就稱你的意。

看到王耀轉身走向門口,伊萬說道:「小耀不在旁邊聽嗎?你應該要24小時待在我身旁的吧。」

「我就在門外邊,一樣可以保護您。」

「小耀~~」

「什麼啦!………呃,我是說,什麼事,伊萬先生?」王耀停在門邊,回頭看去。

「我需要你在旁邊,我才有辦法練習嘛。」

伊萬一臉即將被丟棄的小狗的表情。「小耀不是這幾天每天都在我旁邊看我練習嗎?」

你還真敢再提阿!王耀心中不斷OS,就是因為陪聽了好幾天都快要崩潰了!

「我說,伊萬先生,正式上場時,我可無法陪在您旁邊耶。難道是要我幫忙翻譜嗎?」

「小耀可以嗎?」伊萬認真的問。

當然不可以阿!你這隻大狗熊!

以上句子當然沒說出口,王耀一臉抱歉的道:「我對樂理一竅不通,完全無法勝任。」

「怎麼會呢?」伊萬誇張的睜大眼睛,「小耀剛剛這麼認真的在研究我新寫的樂譜,而且每天陪我一起練習,我還以為小耀很陶醉其中呢。」

「你是在說啥白癡……唔,您再說什麼阿,呃,我當然很陶醉您的琴聲啦。伊萬先生您……」

王耀稍微思考一下,決定拋出棋子,「您的鋼琴聲的確有很不一樣的東西在,似乎可以改變周圍的空間一般。」

「怎麼說?」換伊萬興趣盎然的丟出疑問。

「就像某種頻率,可以改變腦波。」王耀微笑,但黑眸無比認真。

「是有這種論調,音樂可以改變磁場,但若能改變人的腦波,我就是外星人了不是嗎?」伊萬哈哈笑著。

「哈哈,我還以為這是您被追殺的原因呢。」王耀也同樣誇張回笑。

「或許吧,這應該也是怪盜NINI想奪走我才華的原因囉。」

「大概吧,奪走之後好來翻賺個好幾百倍……」王耀立即收回尾音。

兩人再度陷入沉默。

「那麼小耀,」伊萬徐徐開口,笑容如陽光般,「小耀你也被我的愛之曲改變腦波了嗎?」

「……是的,」王耀打開門,腳踏出去,「變得很愛那架鋼琴。伊萬先生,您可以練習了。」

門碰的一聲關起來。





TBC



無料カウンター

| [露中腦補] 鋼琴師與他的怪盜情人 | 01:04 | comments:2 | trackbacks:0 | TOP↑

COMMENT

No title

前排占座=v=~~

还在外地。。。等回家吃这块肉。。。嗯。。先养肥了。。。



另外既然写了中那就赶紧把下补上口胡ORZ。。。。。。不要稍久一点什么的啊啊啊啊TVT

| 七 | 2010/08/07 14:35 | URI |

No title

>七
嘻嘻嘻嘻,這就來點肉了XDD
.............and還是未完(羞)

| Reiya | 2010/08/08 21:22 | URI |















非公開留言:

TRACKBACK URI

http://reiyalin.blog131.fc2.com/tb.php/52-993c2b57

TRACKBACK

<< PREV | PAGE-SELECT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