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 | PAGE-SELECT | NEXT >>

>> EDIT

[露中/全員有]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之三)

給舊讀者:這是從之二舊文中重新整理出來
新看的各位就別在意以上話了^^

本次CP可能注意:香灣菊

還有...我們的伊萬兄終於是要上場了>W<(你這男主角也蹲太多話了)








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之三)




灣灣一腳踹了踹倒在地上的男子,身上只裹著一條大海灘巾,黑色微捲的長髮披散在肩膀。她的四周圍滿了人,俏臉卻一點羞澀神情也沒有,細嫩的裸足踩在男子背上,又連踢了好幾下。

「這幾個大變態!竟然破壞本姑娘的打工,要靜靜待兩個小時才有錢耶!」灣灣一邊踢一邊罵:「我還差10分鐘就滿兩小時收工了,說你們怎麼賠我啦!」

除了被灣灣不斷踢著的男子,不遠處也躺了三個,旁邊還有一個正要倒下,衣領被另一個瘦高精碩的黑髮少年揪著。小香擰緊那鼻青臉腫的男子衣領,面無表情。「嗚嗚,我們只不過多看她幾眼嘛……」那被修理得很慘的男子求饒著,明明比小香高壯,卻無法掙脫束縛。

「才沒有只看幾眼呢!那眼神根本是種強暴吧!還一直講有的沒的,下流死啦!」周圍聚集看熱鬧的學生紛紛點頭附和灣灣的話,小香一看立即補上最後一拳,將那男子很狼狽的打趴在地,剛好倒在他的同伴身旁。

「喔!打得好。」任勇洙哈哈笑著,他的屁股正坐在這群騷擾客的身上,比小香還高壯的身材壓得底下的人無法動彈。另一邊則是本田菊,他也一腳壓著另一個高大的男子,筆挺的站著。

兩人都是灣灣和小香自小一起長大的鄰居,一直以來都是同學,灣灣跟勇洙同年級,都是高中二年級,本田菊高三,小香則是高一。三個男孩都身穿黑塔利亞學院的高中部制服,格子長褲加白襯衫,領帶則因為打架已經解開,他們聯手將一群比他們都大的男子打趴在地,這景象說來也不是第一次了。

這裡是黑塔利亞學院大學校區的藝能大樓,藝術鑑賞社團正在其中一間大教室舉辦招生活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人物素描,高年級學生將示範現場裸體素描,一方面展現社團實力,一方面也可以聚焦吸引人氣。結果……的確大爆滿,也讓一些無聊男子藉機溜進來大鬧。

現在被打得七零八落的五個男子,已經是第三批了。前兩批都被社團人員趕出去,終於第三批,也是最聲勢浩大、最下流的一批,不但眼神猥褻,還準備出手,連社員都要招架不住,最後……原本扮演維納斯誕生的優雅姿勢的灣灣,就直接一腳踹過去,跳下舞台展現火山爆發的腳力。身邊的好友小列羞赧的趕緊為她披上衣服,小越則忙拉著大圍巾想遮住灣灣的春光。

由於前兩次的騷動,賽席爾已經偷偷通知了小香,小香此時一到,看到衣衫不整的灣灣和圍著他的男子,二話不說直接就毆了下去,中間掛彩了兩個想幫忙的社員,到後來還是稍晚到達的本田菊和任勇洙阻止了這對暴力姊弟的「行凶」。不過他們也毫不客氣的多打了那些男子幾拳,好一洩青梅竹馬被眼神強暴的委屈。

恐怖的弟弟加上兩位親友……顯然這血淋淋的事件,會讓灣灣的行情更加跌爆冷門。

「討厭,男人都是大變態,我辛苦了兩小時,忍受不踹死這些豬頭的衝動,結果還是功虧一簣!」灣灣生氣的道。

「好啦,灣灣……快穿上衣服……」小列紅著臉,想將灣灣拉到旁邊的置物櫃,其他人則開始驅除人群,以免灣灣的養眼鏡頭服務更多人。

「我當然不會因為這樣就不付打工錢啊,灣灣,妳的法蘭學長是這麼薄情的人嗎?」法蘭西斯的聲音突然傳入。

「學長!」、「社長!」一些人此起彼落的喊著,法蘭西斯走入寬大的教室,嘖嘖稱奇的看著倒在地上的戰績,然後回頭說:「灣灣,打工費當然還是要算啦,而且給妳兩倍喔。」

「太好了!謝謝法蘭學長。」灣灣開心的道,一邊套回制服,身邊的朋友忙用大圍巾遮著她,幫助她穿衣。

「是你邀灣灣當裸體模特兒的嗎?」小香突然逼近法蘭西斯,口氣跟平常比起來冷淡許多。

「唷,護花使者弟弟要說話了嗎?」法蘭西斯吹了一個口哨,不將小香的森冷眼神放在眼底。

「小香!你幹嘛像在質問法蘭學長啊?」灣灣已經穿好衣服,開始套襪子、鞋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現在很需要錢。而且法蘭學長原本是找賽席爾,是我硬要求接下來的。」

「大哥知道會剝了妳的皮。」

「他又不知道裸體模特兒的事情。只有今天一天而已。」

「喔,我是不知道,現在知道了。」王耀靜靜的道,人不知何時已經站在驅散的差不多的教室門口。

看到王耀出現,現場立即陷入寂靜,王耀先看了看橫七豎八倒在地上的男子,大都昏厥過去,本田菊和任勇洙則分別壓制、盯著他們,這兩人對王耀擺手,表示也是現在才知情。王耀接著看向悠閒自在的法蘭西斯,賽席爾以及小列、小越則緊閉著嘴,裝出一臉無知。最後,王耀視線投向一如往常表情的小香,和灣灣。

「有什麼話說?」王耀對著灣灣道。怒氣燒得很安靜。

「呃………有什麼話喔……」灣灣眨了眨大眼睛,「哥哥又沒說不准打工。」口氣怯懦,眼神卻炯炯有神的直視王耀,「所以我沒有妨礙課業,只用了下課的兩小時打工啊。」

「在別人面前脫光光打工是嗎?」

「沒有脫光光啊。你看,我衣服穿著好好的。」灣灣依舊是閃著無辜的大眼睛,語氣可憐,與方才的暴力女相比簡直就像雙胞胎兩人,旁邊聽的人都忍不住心底為她鼓掌。

然而,王耀只是用那相同的黑色眼睛不慍不火的繼續看著灣灣。幾十秒鐘的沉默,無人打破僵局。

「……………好啦。」灣灣終於換掉可憐兮兮的口吻說道:「我是擔任藝術鑑賞社的活動模特兒,但是沒有脫光啊,我還是有穿泳裝喔。你看,真的有穿比基尼啦。」灣灣解開上衣鈕扣,因為剛才的慌忙,她沒有換掉裡面的泳衣。

「把扣子扣上。」王耀立即道:「一個女孩家隨隨便便就在外人面前脫衣服,成何體統。不管妳穿多少都不行,妳有缺錢到需要脫光賺錢嗎?」

「大哥。」小香看向王耀。

「王耀,這麼說……有點太過火了不是?」法蘭西斯輕聲道,眉頭微蹙,王耀今天的表現真有點怪。「灣灣真的有穿比基尼泳裝啦,我怎麼可能真讓她脫光光呢?」雖然布料少的可憐,至少該遮的都遮得很完美。

「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女孩子原本就該更嚴謹記得。灣灣,週五一下課就回我那裡,週末禁足,哪裡都不准去。」

「我假日有打工耶。」

「妳明年就要高三了,不准再打工。」

灣灣猛然倒抽一口氣,幾秒鐘後,「……哥哥明明自己高中時也在兼差………」她咬住下唇,露出少有的壓抑表情,眼底開始湧出水光,灣灣快速站起身,拎起一旁的書包就往教室外大步走去,消失在長廊。

「灣灣……」朋友們緊追在後。

看到本田菊也默默跟了出去,小香轉身也想走出去,不過走了幾步又返回,轉而幫忙任勇洙將那幾個鬧事的男子拖出去,藝術鑑賞社的其他社員以及校警都已經在走廊上了。

王耀叫住正要走出教室的小香。「香,週末時將灣灣帶去我那裡……」王耀猶疑了一下,才續道:「你看好她。」

「……好。」小香難得顯出沉悶的樣子,轉身走了幾步,他又回頭,「大哥……你還好嗎?」

「……很好啊。」王耀回道。

小香也離開了教室。終於,清空了現場,教室只剩下了王耀和法蘭西斯。透過窗戶,室內灑滿了夕陽餘暉,王耀看了手錶,已經五點了。

「你今天很心浮氣躁,王耀。」法蘭西斯開口。

「有嗎?」王耀仍盯著手錶看。「我的樣子跟平常一樣啊。」

「你表情沒顯現出來,動作倒是很老實,講話還比平常更尖酸冷酷。」

「是嗎?」

「你對於認為正確的事情,向來直言不挑辭,像支冷箭。」法蘭西斯不受王耀的態度影響,正色道:「你遇到什麼事情了嗎?你今天澆花時的神情就很奇怪,與平常不同。」

「是麼?我沒注意到。法蘭西斯,我都不知道你也有心理諮詢的資質。」王耀邊說邊走向教室門口。「你要去亞瑟那邊了吧?順便替我跟他說聲不好意思,我今天就不過去他那邊了。明天有機會再過去,只是明天家政社也有招生活動,我要幫忙下廚,不一定有時間……」

「王耀。」法蘭西斯打住王耀一連串的話,「你妹妹只是想替你減輕一些負擔而已,不是為了什麼物質享受去打工。」

王耀走到門口,回頭。「我知道。」

「王耀。」

「好了,我先走了。」

「王耀………阿爾系上那位轉學生是……」

王耀再度回眸看向法蘭西斯。一陣沉寂。

「不……沒什麼,明天再說吧。再見。」法蘭西斯勾起招牌笑容。

「再見。」

王耀沒有催促法蘭西斯的話,一轉身就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







『你妹妹只是想替你減輕一些負擔而已。』──法蘭西斯這麼說。

他當然知道,他也知道小香亦在私下兼差,為著同樣理由──但這一切只會讓他覺得更加不堪……

再多一點、再多一點,他希望自己能擁有再多的能力,好讓弟妹們安心讀書。比起多年前,日子是有進步,但仍是不夠……每每看到灣灣和小香偷偷去打工,他就會回想到幾年前的自己,穿著高中制服,瞞著學校到處兼差。這樣的景狀,他不希望同樣降臨在他們身上。

──『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很好啊。又有什麼關係?』

莫名的,那熟悉的聲音從腦海中響起,低低沉沉又柔和的聲音,曾經陪他度過辛苦的高中時期、帶給他歡樂的聲音……

──『能遇見小耀真的好幸運哪。』

那聲音總是這麼坦率,跟他完全不同。

──『看到小耀,就會感到很平靜。只要是小耀煮的菜,每天都同一道也很幸福喔!而且,若可以每天都擠同一張床就更好了~~』

王耀笑了出來。好傻氣的話,總是分不出真真假假的揶揄言語。那一次,他的下場當然是被王耀修理了一頓,可是,最後……自己仍是讓他爬上床來了。一擠就是一年……

自己也好傻,到現在還會回想起這些,還會微笑,還會照顧那些花圃…………明明當時已被絕望和背叛的忿恨充塞,直至現在,那柔和徐緩的聲音還是會在他的心裡低響不止。人們常說,時間一但過去,剩下的都會是最美的片斷,好像真是這樣。他的回憶只剩下那個聲音,曾是支撐著他心靈的支柱,最後卻也是摧毀那根支柱的聲音。

嗶──突然,響起電車停車的聲音,人群推擠著王耀,他這才回神察看自己的所在地。擁擠的車廂裡。

別說自己是何時走進車廂的,王耀連他如何從學校走到地鐵站、到月台上車的都不曉得,就在他恍惚之際,電車甚至已經到了他要下車的車站。王耀趕忙邁步想下車,但為時已晚,趕著上車的人潮將他推擠了回去,王耀一個不察就被往後推倒,眼角餘光掃過那密集擠入的人頭,就在他想著大概會被踩扁的時候,一個淺金色的殘影閃過,王耀心底一個大大的震撼,身子則已經被推的往後倒去……

以為自己可能會被踩過,或是被推撞到欄杆或另一頭的車門,結果什麼也沒有。王耀發現自己站得好好的,背貼著牆。他在危急一刻被抓住手臂,那力道將他推上對面車門旁邊的小角落,接著一雙手抵在王耀的頭部兩側,比他高大的身材將他從人群中格擋出來,在擠的水洩不通的車廂裡圍成了一個小小安全的空間。那人是將王耀護在他的身下。

王耀抬頭,看向俯視著他的男子──淺金色到發白的短髮,蓬鬆的垂在耳際,皮膚白皙、身材高大,緊抿著時依然像在微笑的雙唇,吐息之間微微帶著酒香……以及,那雙紫色的眼眸。

伊萬.布拉金斯基凝視著底下的王耀,熟悉的聲音從回憶裡跳出,說道:「你好嗎?王耀。」

電車發動,往下一站馳去。





TBC..



無料カウンター

| [露中/香灣/全員] 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 | 00:19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TOP↑

COMMENT















非公開留言:

TRACKBACK URI

http://reiyalin.blog131.fc2.com/tb.php/51-e8db7fee

TRACKBACK

<< PREV | PAGE-SELECT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