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 | PAGE-SELECT | NEXT >>

>> EDIT

[露中/全員有]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之四)

總之這仍是將之前的內容重新切割出來的(那篇實在有夠長)
這代表著....小女子終於要在八月更本文了TvT
全新更新將從(之五)開始囉
到時寫個前情提要吧(唉)..
當然以上碎碎念新讀者可以不用理我....

本篇就是滿滿的露中啦XDDDDD(終於)










王耀有想過,某一天若再相見,他會怎麼反應?
但很快他便放棄想像。
他又不是在期待這一天;
反正也不會到來。
無論如何,就算真的來了……他也不會讓自己啞口無語,眼神被死死鎖住……




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之四)




擠滿下班下課人潮的尖峰電車裡,不時響起手機聲、竊竊低語和談笑聲。唯獨車門旁邊的小角落安靜無聲。一種難以言述的山雨欲來的死寂。

王耀盯著伊萬瞧,烏黑眼瞳睜得大大的,眼底陸續閃過各種情緒,震驚、不信、緊繃、猶疑、惱怒………以及一絲絲的歡喜,直到最後,留在他那素雅臉上的是平靜,一種淡淡的冷漠。

伊萬饒富興味的觀察王耀的表情,好像在研究什麼新奇物一樣,他反而笑著,紫眼曖曖含光。

「怎麼不說話?」狹小空間裡,伊萬的聲音近在耳梢。王耀暗暗吸一口氣,眼神想轉到一邊去,突然覺得不妥,這樣好似他在示弱或在乎什麼,於是又緊盯著伊萬沒動。背部僵硬的貼在車窗上。

「還是太開心了說不出話來?」伊萬續道,不變的俊朗笑容和吐息縈繞。王耀依然不語,他挪動一下身子,將手邊的大背包提起橫在他和伊萬中間,抱在胸口,這才讓他感到安穩些。

伊萬又笑了,「我又不是猛獸,不會吃了你。」聲量雖小,仍引起擠在附近的人回望。

「你不要再胡說了。」王耀終於壓低聲音開口,「手拿開,這樣很奇怪。」他說著才發現自己的一隻腳正跨在伊萬的雙腳之間,或說伊萬的一隻腳跨在他雙腳之間,哪種說法都一樣,相同的尷尬。

其實王耀真的有想過,某一天若再相見,他會怎麼反應…………立即一拳下去?不,手是廚師的生命,伊萬的皮也太硬。還是動用凶器?現在手中只有背包和書。一腳踢下去?現在的姿勢一不小心吃虧的就變成自己……用引以自豪、被譽為冷箭的尖酸刻薄攻擊他?王耀承認他擔心……開口的話只會洩漏了顫抖。

自己原來這麼不爭氣。王耀冷然瞪視著伊萬,「你退後點。」

「退到哪?這裡這麼窄。」伊萬依舊從容。此時電車晃了一下,是彎道煞車,幾個人朝王耀方向壓來,伊萬立即擋住,冷眼瞪了回去,不是那麼明目張膽的瞪視,但也離那不遠了。高壯的體魄外加紫色雙眼,冷空氣瞬間大力放射。

王耀見狀,想也沒想便伸出一手將伊萬的臉扳回來,「你會嚇到人,幹嘛那麼凶,這麼擠別人也不是故意……」話才說到這,王耀便倏地抽回手,被自己下意識的動作嚇到抿緊唇,伊萬也愣了一愣。

電車持續前行。

「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彷彿為了遮掩什麼,這次王耀主動開口了。

「你不知道嗎?我以為你早就耳聞了。」伊萬靜靜的道。

「嗯……」心底早就隱約知道了,今天所有人都想告訴他的消息。當他看見與灣灣對峙的長髮女孩,王耀早就心底明白,只是不想去深究。「嗯,我知道,你轉進了阿爾的系上,你轉進了醫學院……伊萬。」

聽到王耀的話,伊萬突然笑了一笑,不是虛應的笑,他道:「是,我跟阿爾成為同學,這真是始料未及。」語帶雙關,紫眸閃爍的看著王耀。

就像刺蝟被踩了尾巴,王耀傲然回話:「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嗎?伊萬同學,話說,那你現在為什麼在這裡?我都不知道,你也需要坐電車?司機是等在地鐵站外嗎?」話一說出口,王耀就後悔了,伊萬的笑容明顯僵在嘴邊,看來自己的冷箭還是能戰勝顫抖。

沉默再度降臨。一時間,王耀以為抵在頭邊的大手會勒住他──正如那一次──然而,伊萬一下子就化開了緊繃的表情,他很輕的笑道:「你的犀利一點也沒變呢,王耀。」

「要看人用的,伊萬同學。先恭喜你,你的家族一定很高興你進入了醫學院……成為阿爾的同學。有機會打敗他,光宗耀祖。」快住嘴啊,王耀!

「你也一樣。」伊萬不為所動的笑著,「雙主修經濟學系和觀光學系,你成功的一步步邁向目標……成為廚師,經營餐館。」

「我有在努力。」

「我也是。」

「………這又不是你……」王耀將話硬生生的吞下,沒說出口。終於他轉開了視線,再也無法對視下去了。眼睛好痠,心繃的好緊。

「又不是……我的目標?」伊萬替他接了下去。「──這是我的目標。王耀。」聲音同樣像是硬擠出來。王耀為這句話抬起頭,重新望著伊萬。

電車開始煞車,要進站了。牆上的燈號顯示,本次是開啟王耀靠著的這邊。電車緩緩停下,車門開啟,兩人都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

王耀很快的下車,頭也沒回的往對面月台走去,聽得到身後跟來的腳步聲,不回頭也知道是誰。他加快腳步,想走到最遠的位置去等反方向的電車。

突然,他的手腕被大力握住,王耀側身一甩手,「不要碰我!」他低聲喊道,伊萬緊抓住他,沒有鬆開。

「不要碰我……」王耀又說了一次,這次更加微弱,他狠狠瞪著伊萬。

「你一直幫我照顧……那花圃是嗎?」伊萬凝視著他。

所以今天樹林裡的那人就是你嗎!王耀終於怒道:「不是幫你!」他又扯了扯被抓住的手腕,以為仍會失敗,意外的伊萬放了開來。

「…………Спасибо…」

「呃?」王耀一驚,回視著伊萬,他的表情很淡很靜,幾乎沒看過伊萬有這種表情。

「Спасибо……」伊萬又重覆了一次,異國語言更加烘托出他獨有的低柔口音。「的確不是幫我,向日葵的主人已經不是我了。小耀。」

「……………」王耀覺得自己的身子似乎有點發顫,想開口,嘴唇好像不太聽話,腦海中閃過好多話語,好多畫面,最後映在他腦海的是,那一整片山坡的豔黃花海,以及,落下的吻──

「別………」

沉默了好久,沉默到了電車已經進站,捲起的風吹動兩人的衣襬和頭髮,王耀才悠悠的開口,轟轟作響的電車引擎聲壓過了他的話……

「別這樣叫我,伊萬.布拉金斯基,我們已經結束了。兩年前就結束了。」







街上的行人來來往往。晚餐時分,很多人都手提著便當或食物袋,下班下課的愉悅顯現在許多人臉上。王耀走在那些人之間,臉上的悶悶不樂格外明顯。

一步、兩步、三步,身後的高大男人配合他的腳步節奏,保持著一定距離尾隨在後。「唉………」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嘆氣,王耀硬逼著自己不要回頭,就當作身後是不認識的路人甲乙丙丁,快快回家就好。

從大街道轉進了小巷道,一街之隔就從熱鬧的市區變成安靜的住宅區。王耀所居住的大樓這一帶幾乎都是新建的社區,乾淨新穎又寧靜。幾台車子開過,幾個小孩奔跑過來,王耀已經步入大樓的前面花園。

然而……身後的腳步竟然還是如影隨行。

王耀終於忍不住回頭了,「你要跟到什麼時候?伊……布拉金斯基!」他不悅的說道,停在花園直通到大樓門口的通道上。

「跟?我沒有跟著你啊,王耀。」伊萬一臉天然,「我就住在這附近。」

「啥咪?」王耀的家鄉口音不自覺展露,他盯著伊萬,像在看史前怪獸一樣。「哪有這麼巧的?」

「這有什麼奇怪?這裡離學校才兩站,環境又好啊。」

「…………」都忘了這傢伙是公子哥,家裡有的是錢。王耀一揮袖,決定跑步到大樓,快快甩了他。住附近就算了,自己用不著跟他誇張反應,反正……謹慎點就不一定會遇到!

嗶嗶──王耀快速刷過門卡,大門打開,警衛探出頭看,晚上值班的是另一個較年輕的大叔,同樣和藹親切。「喔!你回來啦,王耀。」

「大叔你好。」王耀急忙忙的打招呼。

就見那警衛大叔頭扭到王耀後面──嗶嗶,又是一陣開門聲。「噢,你也回來啦,伊萬先生!」

呃……………王耀當下完完全全的愣住了。他倏地回頭,不用猜也知道,伊萬還是站在他身後,而且是站在大樓內,手中也拿著門卡。

「你……為什麼在這裡?」這問句他今天到底是講了幾次……王耀感覺自己快要抓狂。

「為什麼?」同樣是那麼天然的表情,伊萬道:「因為我住在這裡啊。」

「到底是為什麼這麼巧啊!」

「王耀你這樣問就奇怪了,這裡離學校才兩站,環境又好,當然選這裡。」同樣的台詞再來一次。

「…………」王耀無言以對,有自己一腳踏入某種名為「圈套」的泥沼感。他立即轉身,不理會警衛大叔在一旁好奇的眼神,逕自跑上樓梯。

「王耀,不搭電梯嗎?八樓耶?」

王耀也不理會身後那用著天然語調問話的人。他當然不想跟他一起搭電梯,除此之外,找機會運動也是他每日的必修課程。

王耀一步跑兩階,氣憤讓他的腎上腺素急增,活力湧現,一下子就要到達八樓……反正沒關係,同一棟就同一棟,就當作住學校宿舍,總之又不一定會遇到……嗯,剛剛伊萬最後一句是什麼……

王耀慢下了腳步,再一個轉彎、再幾階就可以到達八樓,他卻停了下來,一步一步徐緩踱上去……剛剛伊萬的最後一句是……「八樓耶?」

──他怎麼知道是八樓!

王耀心中打了一個大突,此時剛好也踏上了最後一階。他抬頭,視線落入了他的家門,以及那簡直是陰魂不散的高大身影。

伊萬悠哉閑哉的站在那邊,背靠著王耀家的大門,笑瞇瞇地對王耀揮了揮手。「你上來的真快哪,王耀。真是厲害。」

「你……為什麼在這裡?」這問話已經好煩……王耀說的有氣無力。

「當然是因為我在等你啊,」換了一個新台詞,伊萬揚起一貫的笑容,像個純真的孩童。他指了指王耀家隔壁的另一戶大門,說道:「我昨晚搬入這間,所以現在想跟鄰居打聲招呼──真高興我們成為鄰居了,王耀,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

無法拒絕伊萬拉起他的手握住又搖了搖。開學的第一天,他的新生活就天翻地覆。果然太便宜又優質的房子絕對有問題,他的隔壁搬來的不是什麼長髮女孩,也不是變態,而是比變態還糟糕百倍的恐怖份子大頭目。

什麼揪心,哪來的哀愁?再會時他會有什麼反應?原來還是回憶最美?……最好是啦!
現在王耀有的,只是滿腔的熊熊怒火。







TBC..







PS:Спасибо=謝謝





無料カウンター

| [露中/香灣/全員] 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 | 20:02 | comments:2 | trackbacks:0 | TOP↑

COMMENT

這兩篇是否是之前發佈了出來又重新編輯了的?因為我居然是第一個留言的呀-v-
之前都是在噗上追你的腦補,因此基本只看了那幾個短篇和鋼琴師系列,沒想到還有這麼兩個大坑!超級精彩的!!!
唯一系列都是好吃的紅燒肉XDDD,看他們互虐非常過癮,深紅則是小蔥拌豆腐清爽平淡,卻讓人忍不住想要細細品嘗……姑娘我實在太喜歡你這兩個坑了,請一定要持續補完吧!雖然你兩個都停了好久了……而且全部停在要開虐虐伊萬的時候,好不甘心啊咬牙!

加油更新!!!揮小旗子給你鼓勁XDDDDDDD

| ARIES | 2010/11/23 07:09 | URI |

>ARIES
是啊,這是之前發布過後重新編輯的,因為那篇實在太長了。(沒想到可以將一篇拆成三篇呢!)

謝謝姑娘的鼓勵,好感動好開心,也好緊張喔哈哈哈~~(正在努力找回手感中。)
你不說我都沒發現,我全卡在開虐露熊的地方耶,搞不好這就是露西亞的黑暗威力XDDDD
寫唯一的確很過癮,一整個暢快(夠勁!)深紅就難寫多了,不過我反倒很愛這篇設定的兩人,或許是因為更貼近我們日常生活。怪盜文就.....我一直都放在心裡。(咳)

每篇都是我親愛的孩子,也希望不要坑了啊咬手帕!!姑娘的鼓勵,真的真的加足了我的POWER^Q^/

| reiya | 2010/11/23 22:53 | URI |















非公開留言:

TRACKBACK URI

http://reiyalin.blog131.fc2.com/tb.php/42-c6294960

TRACKBACK

<< PREV | PAGE-SELECT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