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 | PAGE-SELECT | NEXT >>

>> EDIT

[露中/全員有]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之二)

..........終於更文了(抖)

本次說明:
1.隨著劇情推展,人物和支線都陸續出現,但主線是露中請別懷疑><
2.文漫長注意,CP可能:露中米

請指教享用//////















按掉了六點響起的鬧鐘,王耀早已經穿戴好了衣服,準備出門。他關好大門,沒有按電梯,直接往樓梯口過去,經過同樣在八樓的另兩戶門口時,他不經意望了一眼,昨晚似乎有聽到砰砰聲響,猜想其中一戶該是搬進來了。

會是上回房東說的長髮美女?念頭一閃而過,王耀快步拾梯而下,到達一樓,與管理員室的警衛點點頭。

「早啊,小夥子!今天也起的很早啊!趕著上市場嗎?」警衛大伯透過窗台對王耀笑道。

「去市場的話這時間就晚了呢,今天是上早班。」王耀用門卡刷開玻璃大門的中控鎖,「學校第一天開學,有很多要忙的。今天會晚點回來。」

管理員向他揮揮手,王耀走出大樓,朝地鐵站走去。




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之二)




搬入新居後,轉眼間已經過了一個月,王耀原本很擔心這麼便宜又優質的公寓是不是真的有詐,例如房租只優惠一個月,還是哪裡有缺陷或是會因為什麼原因被趕出去,甚至,隔壁真的搬來一個大變態。

但是一個月過去了,他每天奔波於打工的餐廳和學校圖書館之間,除了忙碌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風平浪靜。暑假期間弟妹們也常常來外宿,現在他們已經於一週前開學,返回學校宿舍。而大學比較晚開學,今天才輪到黑塔利亞學院大學部的開學日,正式展開王耀的大二生涯。

說是全新開始,與之前一點也沒改變,一早先去學校的中華餐廳打工,兼職了兩年,王耀已經從服務生升到廚師助手,雖是助手,大部分已經由他掌廚,王耀的手藝極受歡迎。早上若有課程,就會先去上課,不然王耀通常都是打工到中餐時間完畢,下午才開始上課讀書。雙主修的王耀,每天的生活都十分忙碌。

不過今天是開學第一天,課程比較輕鬆,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事情,照理說是這樣啦……

「王耀、王耀!」一個響亮活潑的男子聲音喊著。

王耀穿著白色廚師服,站在餐廳的廚房門口,「別這麼大聲,我聽到了,怎麼了嗎?」他有點無奈的笑了笑,看著曾是高中同學,現在則是同個大學不同學系的阿爾弗雷德.F.瓊斯。

「餐廳這麼多人,哪聽得到你的聲音。」阿爾走過來,金色短髮閃亮,鏡框後的清澈藍眼也同樣炯炯有神,他一身帥氣隨性的打扮,充分展現他的活耀個性。剛好與他的雙胞胎兄弟馬修成完全對比。

阿爾身後跟著同樣曾是王耀的高中同學,現在也是不同學系的亞瑟.科克蘭。同樣的金髮,翠綠色眼珠與阿爾比起來沉穩許多,是個文質彬彬的青年。王耀每回看到他就會覺得聞到一股甜甜茶香。

「嗨,亞瑟。」王耀扯出一個笑。「一個月不見了。」

「午安,王耀,你今天中午忙完後下午的課多嗎?」亞瑟輕笑問著。「有空就來我的社團坐坐,今天有許多招生活動,來湊湊人氣吧?」

「嗯,應該可以抽空過去。」王耀應著。

「話說,王耀,上次電話中說的……」阿爾插進來說道,一邊將手邊點好的菜單交給王耀;點餐通常都是在櫃台,不過這群孰識的朋友,大都會直接跳到王耀這邊。「上次我們談的,你會答應吧。」好像是問句,阿爾的口氣卻是肯定。

「喔……」王耀故作迷糊的看著手中的菜單,「今天只要兩盤炒飯就好嗎?那一樣幫你偷偷加點好料囉。」

「這次不加也沒關係,你會答應吧?」阿爾繼續問。

「要不要加羹湯?你不是說中華羹湯很特別……今天可是我熬煮的呢。」

「喔喔!你熬煮的肯定更加美味,那就來一……」阿爾邊說邊望著身邊的亞瑟,亞瑟也點點頭,「來兩碗……那你會答應對吧?王耀?」阿爾很快又重回話題。

王耀小小嘆一口氣,「已經在電話中講過了,阿爾。我不能參加,時間不夠,我也應付不了。」

「不會啦,只要掛名就好啦,學生會不會這麼斤斤計較的,」阿爾不放鬆的說,「只要我當選會長後,你要來不來都沒關係,只要掛名是成員之一就好。」

「這樣有什麼意義?別濫竽充數了……」王耀已經想走回廚房。

「對了,王耀,」亞瑟突然插話道:「你知道嗎?阿爾系上轉來…………」

「叫王耀的人在哪裡?」突然,一個比阿爾方才更加響亮的少女聲音壓過吵雜的餐廳傳來,略帶嬌美,但更多的是潑辣。頓時,餐廳中用餐的學生安靜下來,對聲音來源進行注目禮。

噢……今天是吹什麼風?每個人都要在學校餐廳這樣叫他嗎?王耀真想快快鑽回安穩的廚房。他視線轉到聲音來源,餐廳的其中一個出入口站著一個長髮少女。

少女身著長即膝蓋的格子裙,那是黑塔利亞學院附屬高中的女生制服,寬大的兩側肩頭吊帶接連著高腰裙,白領子下是整齊打好的短領帶。少女服裝整齊嚴謹,面容姣好,嬌美中帶著強悍,氣質充分顯示身世不錯。但勾住王耀目光的,是少女那一頭長及腰部的長髮,金到發白的髮色,以及遠遠看仍是很清楚的紫色眼睛。

好個令人熟悉的髮色和眼眸啊………王耀已經轉身準備走入廚房。

「嗨,王耀人就在這裡喔。」阿爾很誇張的舉起手向那少女揮手並吆喝著。

「喂………阿爾!」亞瑟在阿爾身後阻止他,王耀投過來的眼神簡直想殺人,但也來不及了,那女孩一看到阿爾的揮手就直衝過來,然後──揪住阿爾的衣領。

「你就是王耀?」女孩漂亮的臉蛋湊上來,好像想吃掉阿爾,「奇怪?我怎麼聽傳聞你是黑髮黑眼睛?你是特意去變裝嗎?」

「呃……不用特意變裝吧?」阿爾感到莫名奇妙,手指廚房方向,「王耀人在那裡啦。」少女順著方向看去,亞瑟直覺的擋在廚房門口,王耀已經沒入廚房裡。

「原來是你?你才是王耀?」少女又衝到亞瑟面前,「金頭髮綠眼睛?你以為這麼變裝,我就找不到你了嗎?」

亞瑟幾乎要笑出聲了,這女孩雖然一臉凶悍但糊塗得緊。「我當然不是王耀,他是黑髮黑眼睛沒錯,人在廚房裡面忙,妳要找他,等他下班吧。」

「不行,他會逃走。」女孩執抝的說。

逃去哪啊?亞瑟和阿爾面面相看,不禁莞爾。這次換阿爾要開口……

「喂!妳這女人!娜塔莎.阿爾洛什麼卡的,妳果然衝來了!」又是一個不輸給那少女的嬌悍聲音從餐廳門口傳入。綁著大馬尾,穿著學校制服的灣灣,修短的格子裙下是黑色長筒襪和白色布鞋。她走進餐廳,身後是同樣穿著制服的同班同學兼死黨,小越、賽席爾和小列。

「妳這女人真是很奇怪耶,莫名其妙跑來質問別人的哥哥!」灣灣在娜塔莎面前站定,雙手插腰。娜塔莎也正對著灣灣雙手抱胸,身高首先占了優勢。

「我還沒質問到妳那說得天花亂墜有多好有多棒的哥哥,誰知道是不是躲起來了不敢見人?」

「神經病,我哥幹嘛要躲,像妳這樣潑婦罵街的女人,我哥又不是吃飽撐了得見妳?」

「潑、潑、潑婦?妳……妳又羞辱我!」娜塔莎白得像雪一樣的臉頰脹紅起來。

「我只不過陳述事實。哪有人像妳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就來別人班上示威,還跑來對別人哥哥興師問罪一樣,大小姐,妳是頭腦哪裡有問題啊!」灣灣不示弱的抬起胸。

「明明就是妳先跑來我的班上對我下戰帖!」娜塔莎也輸人不輸陣的提高音量,千金小姐的矜持蕩然無存。「妳哥哪有我哥哥帥氣!像妳這樣貧乳、矮不點、塌鼻子、銅鈴眼,頭髮還黑的像打翻的墨水,妳哥還能好到哪裡?」

「妳隨便污衊我就算了,我可以當作妳嫉妒我天生麗質,但妳竟敢汙辱我哥!」灣灣毛起來,「王耀哥哥可是世界上最棒的哥哥,長得又美,身材又好,煮的菜又好吃,又溫柔,頭髮又柔又順,笑起也比妳漂亮多啦!」

呃……灣灣,這可不是誇獎男人的詞吧……?亞瑟和阿爾在一旁哭笑不得。

「妳那是什麼娘娘腔的哥哥啊!我的兄長可是超級有男子氣概,又高又壯,聲音又好聽,頭腦又好,騎馬技術高人一等,他才是世界第一最棒的哥哥!」

「兄長?妳是哪個時代的人哪?明明就是戀兄情結一隻!」灣灣哼一聲。

「妳有什麼立場說我啊!」娜塔莎逼進灣灣,胸部都要頂了上去。

就見兩個女孩越吵越凶,吵架內容越來越幼稚園程度,身邊的人都目瞪口呆。今天的大學餐廳真是熱鬧啊,開學第一天,學生們都以輕鬆自在的心情觀賞這部戲。

「灣灣,別說了啦,大家都在看了……」一頭細柔的黑色直髮,感覺較成穩的小越拉了拉灣灣的衣袖。

「對啊,反正她也沒找到妳哥哥……走吧?」留著清爽的金色短髮,清新可人的小列也小聲的道。

擁有充滿異國情調的小麥色膚色,黑褐色捲髮的賽席爾,倒是一臉不在乎的道:「灣灣,我們就別理這種人,去喝茶吧?而且妳等等不是還得去法蘭學長那裡……」

「但是……她……剛剛到我們班上胡鬧……」灣灣被身後同學一勸說,怒容很快退去。

「妳有朋友當靠山。就要逃了嗎?」娜塔莎突地插嘴。

「逃?我哪有要逃啊!」灣灣的氣燄立即回漲,才要開口,亞瑟已經走過來欲阻止這場該停止的鬧劇,不過另一個聲音更快搶白……

「灣,別鬧了。」王耀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廚房門口,端著放了兩盤炒飯和羹湯的托盤出來,「阿爾,你們的炒飯和湯。」他將托盤遞給阿爾,語氣平淡到不能再平淡了。

「啊……喔。」王耀太理所當然的口氣,使得阿爾愣愣的接下。

「灣灣,今天半天課嗎?」王耀盯著灣灣看,柔和但沉靜。

「啊……是。」灣灣立即回答。

「剛開學也不能鬆懈,快回學校去。」

「是……」灣灣乖巧的回了一句,又皮皮笑起,「但週末我要去哥哥那裡住喔,你答應過可以的。」

「嗯。只要香跟著來。不然妳肯定又是想跟朋友通宵達旦了吧?」王耀用眼神堵住灣灣張開口想反駁的表情,一轉身準備返回廚房。

「等等,慢著,你就是王耀?」娜塔莎喊住王耀。王耀回頭,漆黑的眼眸掃視了一眼娜塔莎。一瞬間,娜塔莎竟然有點了解什麼叫做「會說話的眼睛」,王耀那潭黑眸深不見底。

「什麼事?」待王耀開口時,娜塔莎才發現自己剛剛發了獃。

「呃,就是……聽說……我聽說……聽我哥說……不,是我偷聽說……」娜塔莎語不成句。那雙黑眸看著她發涼,一股輕風吹過的涼,她臉上是黏有什麼喔?那眼神是怎麼回事。

這時,廚房傳來叫喚王耀的聲音,王耀沒有再看娜塔莎,轉而對阿爾他們擺擺手,又走回廚房裡。

「那我先離開了,哥哥。」灣灣說完,就跟著朋友離開了。

「王耀,下午記得來我的社團,再跟你講後續。」亞瑟說道,跟著阿爾去找個空位享用折騰了半天的中餐。

「學生會的事就這麼說定了喔!」阿爾對著廚房喊道,趁亂故意投下決定。

「好好……」王耀已經忙去,那隨口應答像是漫不經心,不過可惜的是,聽在亞瑟、阿爾以及尚離不遠的灣灣耳裡,就像是如雷般的允諾。當然,娜塔莎也自知無趣的快快離去了。







王耀背著裝有學校用書的大背包,一身輕便的衣裝,小跑步在大學校舍的長廊上。餐廳的工作結束後,趕著上完下午兩堂課,卻因為老師的開學慣例演講拖長了時間,王耀看了看手錶,時針指著四點,若要去亞瑟的社團露臉,時間已剩下不多。但他今天都還沒有去過「那裡」,一定得先過去,不然到亞瑟那邊後恐怕不到晚上就無法離開。

王耀奔下樓梯到達一樓,然後轉進一樓的教室長廊,經過一個雙叉口,其中一個小短廊是死路,盡頭是陽台,可以眺望位於山坡上的這棟校舍的遠景,夕陽時分格外美麗。王耀跑向另一個長廊,到達其中一間教室,此時剛好是空著無人使用,他走到窗戶邊,雙手攀住窗框,便輕盈一跳越出了窗台。

王耀腳落在泥土上,窗外是一個幽僻的小樹林,穿越小樹林,就能望見遠遠的海平面風景。平常要到這座小樹林需要繞出校舍外,但從這間教室的窗戶跳出去,剛好就能抵達。王耀都是用這條鮮為人知的捷徑到達這座小樹林……或說沒人會想使用的捷徑,因為很少人會想來這裡。

他走離教室窗戶幾步,在從教室裡看不見的角度停了下來,盯著腳下的花圃看。那裡用石頭整齊的圍了一個長方形不小的花園,十幾株綠油油的枝枒迎風飄逸,高度略到王耀的膝蓋。王耀微微一笑蹲下來凝視那些綠葉,彷彿在看自己的孩子。

……總算,總算讓牠們成長到這個階段了,雖然看似有點營養不良……王耀想著。

如此不善於栽種的自己,失敗了許多次,這一次是他最好的成績。接下來大概再一個月,就能看見花苞了吧?會是黃澄澄的花苞?王耀手指點著那幾片綠葉,幻想著一大片黃色花朵開滿山坡………

下一秒,他立即站起身,猶如阻止自己亂想下去一般的甩了甩頭,轉身去搜尋附近的水閘。

王耀握著水管,灌溉著花圃,順道連附近的樹木也灑一灑水,這幾個簡單動作使他出了神,眼角好像閃過了什麼人影,待王耀發現看去時,那樹林盡頭的人影已經消失。感覺好像……站在那裡很久似的……王耀有點恍惚,自己竟然會覺得那身影很熟悉,遠遠看去……依舊顯得高大的身影……

心中突地一驚,王耀整個清醒了,他再度看向人影消失的角落,那裡並不是死路,可能是在學校裡閒晃的學生,不過那身影……那高大身影,一閃即逝的淺色頭髮……

──不,別想了!王耀。一定是因為中午那女孩的髮色、那女孩的眼眸、那女孩的面容……讓你胡思亂想,別想了別想了,這不可能!──王耀在心中不斷如此告訴自己。

「王耀。」

「啊!」王耀暗叫一聲,那忽然叫喚他的聲音結結實實的嚇了他一大跳。聲音來源是那間教室,一個人正靠在窗台上對著他笑。

金色及肩的微捲頭髮與王耀一樣紮成一束,深墜的寶藍色眼珠有一股慵懶色彩,法蘭西斯.博納富瓦優雅的微笑道:「我嚇到你啦?抱歉抱歉,你澆水的好專注啊,王耀。」法蘭西斯逗趣著,「那聲叫聲也嚇到我了呢,原來你的叫聲是這麼性感呀。」

「胡說什麼。」王耀將水閘關起來,收好水管放置一旁,走回教室窗台下,雙手攀上,眼神又不自覺往剛剛人影出現的方位看去,當然,空無一人。王耀一蹬腳,重新越過窗戶,跳回教室內。

「你為什麼在這裡?等等這間教室有課?」王耀問道,他記得教室外的課表上是空的。

「喔不是,我是經過進來看看。」法蘭西斯靠著窗台,這一番話反而讓王耀看著他。「我知道你幾乎每天都會來這座小樹林啊,王耀。有次我看見你從窗戶跳出,好奇觀察了一下,看你那麼專注的照顧,就不出聲打擾你了。」

「……………喔。」王耀愣了很久才發聲。「那,今天為什麼叫我?有事嗎?」

「噢也不是,只是看你灑水灑這麼久,想提醒你──向日葵會淹死的。」法蘭西斯呵呵笑起,「你發獃了啊?」

「…………沒有啊。」心底懷疑了一下法蘭西斯怎麼知道那是向日葵,明明花苞都還沒長出,王耀停頓住,又開口:「法蘭……你剛剛在這邊看了很久?那有沒有看到……有個人影……」

「嗯?什麼?」

「……不……沒什麼……」王耀抿一抿唇,就走向教室門口。「我要趕去亞瑟那裡,你要去嗎?」他回頭看向法蘭西斯。

「去啊,他今天社團有招生活動嘛,我也是,不過活動進行的差不多……對了,王耀,你知道嗎?阿爾系上……」

「嗯?」王耀停下腳步。

「阿爾系上轉來一個轉學生,竟然能通過錄取率這麼低的醫學院轉學考,了不起,而且就是那位……」法蘭西斯才說到一半,一個男學生就衝過教室外的長廊,在看到法蘭西斯時立即止步站到教室門口。

「社長!總算找到你了!有人來鬧場啦,你趕緊回去吧!」男學生慌張的喊道。

「鬧場?」法蘭西斯立即走過去。「我們的藝術鑑賞活動還有什麼好鬧場的?」

「是現場素描表演出了包,有人調戲我們的模特兒……」

「你們找模特兒來素描?」好大的手筆,一旁的王耀忍不住插口,暗暗佩服藝術鑑賞社的用心。

「對啊!還是裸體素描喔~~嘿嘿。」那男學生顯然忘記有急事在身。「而且那位模特兒超級火辣的,穿制服時還看不出身材有這麼好………」

「喂喂!不是要趕著回去嗎?」法蘭西斯有點慌忙的打斷男學生的話,顯出少有的緊張。「我們快回去解決!模特兒不是被調戲嗎!」法蘭西斯一邊揪住男學生的衣領向外走,一邊道:「王耀,晚點在亞瑟社團那邊見啊。」

「嗯,待會見。」王耀搖搖手。

就看法蘭西斯拖著那男學生走離,片斷話語在長廊的另一端傳來,「社長,我不是要你去救那模特兒啦,是要去救那幾個調戲的色胚,快被那位模特兒打死……而且聽說是模特兒的弟弟也出現了…………更是打的悽慘啦……」

嗯…………?王耀站在教室門口,盯著那漸行漸遠的兩人身影。





TBC..






很長的一篇
謝謝各位讀完了>~~<

我其實卡文卡的都快哭了
校園文真是虐死我自己
我想搞笑,想盡情的翻滾啊......
so....周末我要更另一篇(you know//)
盡情的滾啊滾TvT

期待諸位姑娘(先生有?)賜教~~~m^_^m



無料カウンター

| [露中/香灣/全員] 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 | 22:59 | comments:10 | trackbacks:0 | TOP↑

COMMENT

小香帥慘了XDDD

小香這篇好帥~~~~~




終於開始有接觸了^^
我怎麼一直期待露熊吞了耀耀= =

| 璃亞夏 | 2010/06/02 23:49 | URI |

小香其實很men!!!XD

>璃亞夏
妳回得好快啊////
既害羞又感動 (我還在對抗睡魔一邊修格式中呢呵呵)

伊萬大哥終於正式登場了.....鋪梗的好心酸XDDD
加油吧露熊...


(小香...撲倒灣姊是禁忌喔)

| Reiya | 2010/06/03 00:19 | URI |

安靜生氣才是最可怕滴@@

因為上網追露中文是我生活的動力跟泉源>////<



再看一次就覺得安靜生氣超可怕....
小伊凡帥氣跟可愛轉換的超流暢XDDD

| 璃亞夏 | 2010/06/03 23:21 | URI |

No title

怎么看都是米英嘛。。。。阿尔真的会来露中掺和么。。【而且这莫名的雷感是怎么回事= =

真的好长。。抚摸小芮。。。其实俺在途中N次都以为会出现TBC
于是~辛苦了~揉揉~【揉哪里你知道的= =+

嗯,我觉得现在气氛正好~~伊万快扑到耀耀吧~☆【喂

| 七 | 2010/06/04 00:29 | URI |

No title

>璃亞夏
俺還是比較喜歡搞笑啊>w<(當然還有翻滾....XD)


> 七 
不知道何年何月才撲得倒 (喂!

雷嗎雷嗎?嘿嘿
你會雷哪部分捏?很好奇:p
阿爾的立場比較搖擺..
嚴格說來他比較偏米英法
但露中.....他會卡進來的
也無法保證到時會不會虐死一堆人.....被大家追打TvT
但會是he啦....俺..也受不了be

TBC從教室和電車事件之後就一直想打上去了
但想到有預定篇數....硬是撐了下去哈哈.....@@...

| Reiya | 2010/06/04 00:57 | URI |

No title

>七
喔對了....我忘了問:”揉哪里你知道的”
..........屁股嗎? (呼呼呼- 3-)

睡不著繼續挖文去

| Reiya | 2010/06/04 01:36 | URI |

No title

既然你这么想是摸那里的话。。。。俺就满足你吧-//v//-

俺所说的雷感。。。其实是对这么米英的阿尔即将插脚露中的。。。想象的,,,雷ORZ

| 七 | 2010/06/04 20:01 | URI |

No title

>七
好色////



嗯....我覺得我到時一定會先被你鞭吧..

| Reiya | 2010/06/05 00:40 | URI |

「妳有什麼立場說我啊!」娜塔莎逼進灣灣,胸部都要頂了上去。

女孩子吵架太可爱了XD萌的满地打滚

| Jun | 2011/04/28 23:10 | URI |

>Jun
女孩子吵架都很熱鬧不是XDD
真開心你喜歡這兩人,也許她們還會變成好朋友呢(!?

| Reiya | 2011/05/04 00:23 | URI |















非公開留言:

TRACKBACK URI

http://reiyalin.blog131.fc2.com/tb.php/38-e98e34f4

TRACKBACK

<< PREV | PAGE-SELECT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