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 | PAGE-SELECT | NEXT >>

>> EDIT

[露中/全員有]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之一)

終於~~~我更新了「某一個棄子」...噢,是「楔子」的續篇了...

給了它一個名稱:「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

嗯?似曾相識?對啦,就是.........本blog的標語///
才不是因為懶的取呢!
剛好很適合咩......便利!

淡淡糾葛真是難寫到爆啦!!!
咳,總之各位....本篇設定得做點更正:

1.歡樂向>>>>....我錯了,沒那麼歡樂(反正看過楔子的人也不會相信這是歡樂向...)
2.人物崩毀可能有,(之一)篇首先崩毀的有:灣灣&娜塔莎 (但請相信我仍是很愛每個角色的)
3.文瑣碎可能,CP設定與楔子同


OK請點入
本篇主演應該是灣灣&小香吧XD

















空無一人的教室,分外豔紅的夕陽灑入,將空間染成了一片紅。
黑板上寫著幾行斗大的字:

「我以為我們已經跨越過那條線,
於是,我越界了。
我將你逼到懸崖,
不是得朝我走來,就是往下跳下去……」

王耀獨自一人,拿起粉筆,一筆一劃緩慢的在那斗大的幾個字下方,寫上了小小的幾行字……
旋一轉身,離開了教室。




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之一)




「哥哥,真的不用我們幫忙了嗎?」灣灣的聲音從手機另一頭傳來。

「真的不用了。我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等等會有搬家公司的人來,一下就好了。」王耀一邊將最後一箱箱子捆上膠帶一邊回答:「妳和香明天再來就好。」

「喔,那我們就明天見囉?」

「嗯,明天見。」通話切斷,王耀呼出了一口氣,將手機收到七分褲後的口袋,拍了拍有點汗濕的休閒上衣,將貼在頸項上的黑髮撥到背後,那雙炯炯有神的黑眸再度環視著房間。

十坪不到的小房間裡放滿了黏好膠帶的箱子,通風良好的窗口吹進徐緩的夏季東南風。他終於要離開這住了一年半的房子了。

「都準備好了?」一個柔和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王耀回過頭,一個金髮男子開門走了進來,鏡框後的水藍色眼眸投出同樣溫柔內斂的光芒,一個與王耀年紀相仿的青年。「樓下有小卡車來了,應該就是搬家公司的人。」他道。

「啊,已經來了啊,謝謝。」王耀微笑的看著這位前室友,「你那邊也安頓好了?馬修?」

「嗯,差不多了,阿爾的動作很快。」馬修回笑著,「不過真可惜,你不搬來跟我們住,我們這邊坪數房間也夠啊,也有廚房。跟你一起住,天天都是美食日。」

「到學校我一樣可以下廚囉,有空就來我的社辦玩玩吧。想吃什麼隨你點。」王耀說著,開門準備下樓去接搬家公司的人上來。「那我先下樓去了。」

「嗯,我在這看看還有沒有要收拾的。」

──卡,門關了起來。

蟬鳴不斷,豔陽高照,現在正值八月,王耀剛從大學一年級升上大二,告別了從高中三年級下學期一路住到大一結束的小坪數雙人套房,找到了新居。一個有他夢寐以求的廚房,從來沒有過的一人空間。

馬修是個好室友,徹徹底底的好室友,不過王耀還是希望能有個獨處的空間,此外,他是阿爾的雙胞胎弟弟,有時候……王耀心底承認,看著那相仿的臉、那藍色的眼睛,他仍會很不自在。如果可以,他盡可能想遠離這對巒生兄弟──當然這點他從未跟馬修提起,不過敏感的馬修早就感覺到了也說不定。

不管怎麼樣,新學期新生活,這都是每天努力兼差、努力讀書獲得獎學金的成果,他終於能住進有廚房的房子,而且坪數比現在大,還在高中住校的灣灣和小香來找他時,也可以夜宿在此,嗯,這新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太美好的事物總容易破碎──王耀沒想到會這麼快就體驗到這永恆不變的真理。

他開心的表情只維持不到半天,當搬家公司迅速的將行李搬到新居──五層樓舊式公寓的三樓時,有點矮胖、年近五十的房東先生已經一臉愧疚的站在那邊等著他。看到那表情,王耀一點也不想開口詢問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我……真的很抱歉,王先生。」果然是這種開場白,王耀默默的等著房東繼續說道:「我可以跟你肯定,租給你時,我是十分確定上個房客要退租………」房東頓了頓,看到王耀冷凝的表情,慌忙繼續開口:「但是……他臨時改變了主意,還說早就通知我了,我根本就沒收到他通知啊!但是但是………」

「房東先生,既然如此,應該是簽了約的我有權利入住吧。」王耀打斷房東淩亂的解釋,直切入重點:「既然他都已經先跟你退租,合約視同終止了不是?」

「唔……他是退租了……」房東的表情看來更慌張更愧疚。

「那不就解決了?」

「但是,退租………」

「退租?」

「退租……合約……」

「退租合約………?」

「…………丟、丟了。」房東竟然大大鬆了一口氣,彷彿完成了什麼重大使命一番,擦著額頭的汗。

「……………」

王耀真的是花了許久時間反應──「你是鬆了什麼一口氣啊!」終於他爆出聲來,一向清秀的外形難得火爆的道:「所以,你的意思,上個房客決定賴著不走,而我已經退租現在的地方了!」腦海中瞬間閃過馬修的合住提議,王耀一秒鍾推翻。「我不管了,我都已經搬過來了,你得叫他走。」

「別緊張、別緊張咩!」房東急忙忙的道:「我當然會負責到底的嘛,我可是專業房東。」專業房東會將退租合約弄丟喔?被王耀懷疑的目光盯著,胖房東很快速的說:「我已經準備好新的地方,就在幾條街外……」

「我只要這間,有廚房,而且價格……」

「那間也有廚房!」房東趕忙搶白,甚至一改方才的愧疚畏縮,劈里啪啦的道:「而且價格比這裡還便宜!此外還是一房一廳喔,我知道你是哪間大學的學生,那房子還離你學校很近呢,附近也有地鐵站,靠近市區,瞧,是不是條件比這裡更好?」

「…………」這些話成功的讓王耀語結了。當初,他選了離學校較遠又交通不便的這間公寓,就是為了便宜又有廚房的房子,但現在……這房東說的是真的嗎?……哪來這麼美好的事?該不會是破爛房子?還會漏水?發生過凶案?隔壁是大變態之類?

「保證是全新完工不到兩年的新房子,高級建材,不漏水不破爛,從未發生命案,房客的品質都是一流的!一層才三戶!」房東似乎看穿王耀的心思,滔滔不絕的說著,甚至還大起膽子拉住王耀的手臂,「來來,我們這就去看不就知道了?」

不然捏?眼前也沒其他選擇了不是麼?王耀心中暗自嘆氣。







「哇!哥哥,這房子好棒喔!」

灣灣打開客廳的大窗戶,興奮的道。她身後的小香正一臉平靜的拆箱子,幫忙拿出箱子裡的碗盤。

可以容納五、六個人開小派對的客廳,擺滿了昨天搬進來的箱子,有些已經打開,大部分都是烹飪用具以及書本。王耀從廚房走出來,端出了果汁,放在原本房子就提供的矮几上。灣灣立即轉身走回,從桌上拿起一杯果汁開心的喝起,格子花紋的制服裙隨風飛揚。

「灣灣,妳的制服裙會不會太短啦?」王耀瞥了一眼,也開始跟小香一起拆箱子,整理箱子中的東西。小香也是穿著同款式的高中制服,格子長褲、短襯衫。

「還好啊,小越她們也都這麼穿,有些人更短呢。」灣灣一邊說,一邊走到臥室門口,又望了望廚房裡頭。「真的好高級喔,這廚房比家裡的大耶,而且還有門可以關上,真好~~哥哥,你看臥室好舒服的樣子,你昨天睡的一定很好吧?哇,浴室還有浴缸……」灣灣走到連結客廳的第四個門,走進去看著大小適中的乾濕合一浴室。

「昨天睡的不好。」王耀簡單的說。

「是因為太高級了,反而睡不好?」灣灣吃吃的笑,「哥哥真是貧窮性。這房子好新喔,家具都是內附的?」灣灣開始檢閱起客廳的電視,打開之後卻又像小鳥一樣跑去廚房裡,開啟上下兩層的中型冰箱,玩起瓦斯爐和抽風煙機。最後又奔進了臥室,一下子就跳上尺寸接近雙人的單人床,舒服的躺平。

「內褲都看到了。」小香的聲音不急不徐的傳來,他正搬著屬於臥房東西的箱子進來。但是聽到小香如此說的灣灣卻滿臉不在乎的閉起眼,只用手稍微拉了拉,不過很快又被窗戶外吹進來的微風吹開,窗戶的淺色窗簾飄動,牆壁的壁紙是同樣色調,舒服又典雅。

「好像從沒躺過這麼舒服的床耶。」灣灣睜開眼睛笑著,然後一翻身趴躺著看小香整理箱子中的衣物,吊掛在衣櫥裡。「不過,認真想想,怎麼會有這麼好康的事情喔?哥哥?離學校又近,附近還是鬧區,房子又新又大又漂亮,還附家具……嗯,重點還很便宜!」灣灣對著在客廳的王耀道,也不在乎他是否有聽到的續道:「說是賠禮,這禮也太大了,搞不好其中有詐,對不對?」

「妳漫畫看太多了。」小香面不改色的回答。

「就算是有詐,現在也只能先住下來了。快要開學了,要找其他房子不容易。」王耀也搬著箱子走進臥室,有點苦笑的看了看舒適的臥室,這間有十二層樓高的電梯華廈的確不是他住得起的,甚至一般學生也住不起。不過更令他隱隱掛意的,卻不是有沒有詐這類事情………

王耀甩甩黑色的頭髮,要自己不再細想,開始整理臥房的東西。「你們今天學校的暑期輔導課還好嗎?」

「當然,我們有舉辦班級躲避球賽,我一人就打倒了八個人喔!」灣灣跳下床,終於開始進行她今天來到這裡的原本任務,陸續接過王耀手中的衣物,折疊進衣櫥。「然後呢,參賽的人只有十二個!我很厲害吧。我一人解決那些高頭大馬的田徑隊。」

「是很暴力沒錯。」小香的聲音依舊沒有起伏。

「小香,你很煩耶!」

王耀露出疼愛弟妹的笑容,「唔……灣灣,妳的體育成績是真的很不錯……」以及數學也很好……才想到這,王耀嘴邊的笑就立即消失。「小香,那你的跆拳道今天不是有黑帶一段進級考?」他立即轉移話題。

「通過了。」好像在說吃飽了的一般口吻。

「小香他現在是社團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黑帶一段三品通過者耶!」灣灣似乎已經忘了剛剛與小香對衝,一下子就笑著拍拍小香的肩膀。雖然是弟弟的小香,已經比灣灣高出了兩個頭身,體型比修長纖瘦型的王耀精壯許多。灣灣開玩笑般的捏著小香的手臂肌肉,逗笑著:「嗯嗯,很棒,姊姊覺得很有面子,果真沒白照顧你。」

「是誰在照顧誰啊?」

「喂!你真的對姊姊很不敬耶。」

「好了好了,也快整理好了,你們就出門幫我買晚餐要用的東西吧?」王耀迅速的將弟妹的注意力轉移,將兩人派出去進行晚餐採買公差。







「你知道哥哥那層樓還住了誰嗎?」

灣灣拎著購物袋,跟小香一起走出公寓。全新的公寓華廈,不僅有管理員,還有刷卡管制的自動門。「可以住在這種地方,一定會是有錢人喔?搞不好~~可以在這邊邂逅一段美麗的戀情,然後變成少奶奶。」

「……少奶奶都嘛端莊嫻淑,灣灣妳真的漫畫看太多了。」小香很熟悉路況一樣,都略走在灣灣的前半步之遙,「住在大哥那層的,剛大哥說只有另一戶有人住,但還沒搬進來的樣子。」

「男的女的?年輕的?」灣灣興致高昂的追問。

「女的。」小香很故意似的瞄了一眼灣灣,「好像也是學生,長頭髮、很漂亮。」

「噢噢………等等!你怎麼會這麼瞭解啊!你亂說的喔?」

「大哥就說房東這樣講的。何必亂說。」

兩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起鬨著,經過一個地鐵站口,一個紅綠燈口,再一小段路,就來到了目的地便利商店。

叮──便利商店的自動門開啟。兩人走了進去。

「調味料、鹽巴,還有雞蛋、吐司、牛奶……」小香看著王耀給的紙條,灣灣已逕自走到飲料櫃,打開玻璃門,彎下身想拿汽水。

碰!飲料櫃的門打到了旁邊的人。

「好痛!小心點啦。」一個略帶嬌蠻的少女聲音響起。

「啊,對不起。」灣灣維持彎下身的姿勢,抬起頭看去。她的身旁站著一位比她高挑的冷艷女孩,穿著看起來就很貴的夏季洋裝,跟她……嗯,年紀可能差不多大,但那一頭金到發白的長直髮真是驚人,皮膚白皙到好像從沒曬過太陽,身材則是……胸部……哼,反正胸部剛好大小就好。

灣灣對那女孩傲睨著她的紫色眼睛瞬間燃起不太爽快的怒火,就算那眼睛顏色多特別,她也立即倒扣了一百一十分。「哎啊,不好意思,明明妳這麼大隻站在我這邊,我卻沒注意到,真是失禮。」灣灣想都沒想,話就先出去了。

「大……大隻?」女孩一臉備受羞辱的表情,但很快就冷靜下來道:「沒注意到也沒辦法,像妳這樣只會穿短裙想招蜂引蝶的女孩,當然不知道上流禮節是什麼。」

「招蜂引蝶?」灣灣拿起兩公升瓶裝可樂扛在肩上,露出極甜美的笑容,一邊假裝沒事把玩著保養良好、絕對不輸起那引人側目的金髮的黑色長髮,一邊閃動靈活的黑色大眼睛,笑道:「所以妳是從哪個山上下來的哩?這裡可不流行穿這麼長、包這麼多,山上社會的禮貌的確很怪異。喔,還是說,只是希望多遮點醜吧,把妳的粗腿……」

「妳好大膽子!」少女的不悅指數顯然被提到超級不悅的地步,驕傲的表情變成憤怒,原本優雅的抱胸姿勢變成雙手插腰,「妳這營養不良的平民……」

「娜塔莎,夠了沒?我要走了。」

一個說冷淡又不是、說柔和也不對的男子聲音傳來。

「啊……」聽到那聲音,名喚娜塔莎的少女表情竟然一瞬間崩解,從高傲整個大轉彎。「但是……這女的……」語氣還有點囁嚅。

「隨便妳,那我先走。」

哇……好好聽的聲音喔,好有磁性!灣灣心中暗暗訝異。聽過法蘭西斯學長的聲音後,她原本以為再也不會有其他男人的聲音會比他更有魅力的……

這是一個迥然不同、慵懶又冷淡的聲音。

灣灣立即往聲音方向看去──叮,便利商店的自動門開啟,灣灣只看到那男子的背影。一個好高大的男子,挺直的身形,短袖襯衫下是鍛練過的結實手臂,隨性蓬鬆的短髮,與那驕傲的女孩一樣髮色。不知正面長怎樣………

「啊,哥哥,等等我……」娜塔莎也慌忙跑向出口,追著那男子身後而去。

喔……兄妹。會跟這女孩一樣的驕傲樣,自以為是貴族豬的話,那就算了。灣灣的極端好惡習慣立刻下了判斷。

「妳怎麼連在這裡都可以跟人抬槓?」小香不知何時已走到她的身邊,手上的購物籃已提著選購好的物品。「妳要買可樂?」

「是那女的神經病,裝高貴要找我吵架好唄?」灣灣忿忿的將可樂放下,立即走到旁邊櫃位拿啤酒。「氣到肚子都飽了。我要喝啤酒。」

「不行。」小香聲音不火不慍。「大哥不喜歡酒,還有,妳也不行喝。」

「………」

灣灣只盯著小香看了幾眼,難得的沉默,最後將啤酒重新放了回去。







「……我覺得那男的好像在哪裡看過耶?」

採買好物品,兩人一手一袋返回在回家的路上,灣灣突然提問。

「妳說剛剛在便利商店看到的男子?」小香望著路上的車流問道。

「嗯對啊,雖然只有背面,但應該有見過………好熟悉的感覺……」灣灣側著頭想,「應該是……大哥的朋友?」

「我沒看見,不知道。」小香很順手的拉住想跨步走的灣灣,行人號誌燈現在是紅燈。

「話說,」灣灣現在才看向號誌燈,然後又左右張望了一下,「這附近的街道也好孰,可能是離學校近的關係?………但是,我其實很少逛到這邊來……這邊大多是高級住宅和精品店………」

「大哥高中有段時間住在這附近。」小香這時終於邁步,順道牽住灣灣越過斑馬線。「我們有來過一、兩次找大哥。不多。」

「喔!你記性真好。」灣灣笑起來,看著總是一號表情的小香,「對喔,我也有點想起來………咦……」她停住了腳步──所幸已經過了馬路。小香一臉習慣灣灣這麼瞬變的行為,只回頭等她下一個反應。

「那人,好像就是哥哥高中還住在這裡時的室友嘛~~」

冷酷的大帥哥一枚。







伊萬.布拉金斯基站在路口,看著那對與王耀很神似的黑髮姊弟越過馬路,淡然的表情看不出情緒來。接著他的視線轉向了兩人即將返回的方向,眼神彷彿能透視過那些建築物,看到心中想見。

「伊萬哥哥……?」娜塔莎站在一邊,疑惑的盯著他看。「要走了嗎?……司機說這裡的馬路邊不能停車太久……」

「嗯。」伊萬簡單應了一聲,隨即步向不遠處的白色賓士轎車,站在一旁等候的司機立即為他們打開後車門。

「不過哥哥你也真奇怪,」上了車後,娜塔莎說道:「為何突然要司機停在路邊,進那家便利商店啊?要買什麼就請傭人買就好了………害我遇到一點禮教都沒有的粗俗女孩……」

長型賓士車開過那對黑髮姊弟的對街車道,朝他們的反方向揚長而去。







白色的賓士車從站在八樓陽台眺望的王耀眼底閃過,王耀目無焦距,只愣愣的看著遠方。接近黃昏,城市就像會動的玩具模型,一覽無遺的視野,甚至能清楚看見他的大學,以及附屬的高中──灣灣和小香正就讀中的,他的母校。

昨晚睡不好的原因,不是因為環境太優質、床太舒服,而是因為又搬回來了這令人熟悉的地方…………這條熟悉到心臟好像要碎成千萬片的街道。在一年半前狠狠的讓他墜入懸崖的街道。

今年年初情人節的再相遇,尚還記憶猶新,但之後也沒再遇到了……

「你可是回來了是嗎?伊萬……」

──回到了這條街道。

王耀呢喃著那一年多來幾乎不曾吐露出口的名字,尾音隨著夏季傍晚的微風飄散。






TBC..







謝謝看完...
很陌生的文風,請多多指教...@@


無料カウンター

| [露中/香灣/全員] 你與我以及記憶中的那抹深紅 | 02:23 | comments:5 | trackbacks:0 | TOP↑

COMMENT

No title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喂下文啊下文~!!
期待1W打开门扑倒耀哥。。。。。。。。
====
那个题目,,,,真偷懒= =。。。
=====
又见有钱公子哥伊万。。。。。。。
但是俺记得之前不是贫穷夫妻嘛。。【觉得那个极萌的某七果然不正常?ORZ

| 七 | 2010/05/22 15:09 | URI |

No title

>七
我也好期待快寫到那裡喔........R血蠢蠢欲動XDD
(於是....真的有撲倒? 嘿嘿~~敬請期待!!)

題目....哎唷~~真的有搭到嘛~~嘻嘻

他們是貧窮夫妻啊~~親記得沒錯唷^^
謎團之後就會逐漸揭曉了...........就先保留這份驚喜吧(?!)
我最萌的設定也是這點呢>w<

好吧~請給我力量快快生完他們吧/////

| Reiya | 2010/05/22 19:01 | URI |

給你超強Power!!!

下文出來吧!!!(力量發送中)




伊凡快去給小耀一個大擁抱吧~
我超愛看到他們小倆口抱在一起>///<

| 璃亞夏 | 2010/05/22 19:11 | URI |

No title

親愛的Reyia......
小川末末大人的裡站好像進不去了@@
(密碼貌似改了??)
怎麼辦?????

| 璃亞夏 | 2010/05/22 19:17 | URI |

No title

>璃亞夏

謝謝>////<

關於小川末末的站,因為最近有點忙不太清楚新情報.///
不妨到他的本站看看?XDD

| Reiya | 2010/05/22 21:53 | URI |















非公開留言:

TRACKBACK URI

http://reiyalin.blog131.fc2.com/tb.php/34-4e4e5860

TRACKBACK

<< PREV | PAGE-SELECT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