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 | PAGE-SELECT | NEXT >>

>> EDIT

[露中] 向日葵的毒(開站賀文)

初次的BL同人文....(////)
對露中的愛太大,終於破表用很嫩的筆法腦補囉(捂面)
就此當作本站的同名開站賀文XD

說明如下:

1.歷史向(捏造居多)
2.白色情人節賀文
3.有黑有虐有甜也有微R
4.很少女的文..

沒問題請進♥










他還記得,小小的他天真得相信可用手心的溫暖去呵護受凍的種子。
讓種子發芽,長成如太陽般艷黃的向日葵。
只要向日葵開滿整個草原,一定就不再寒冷。
小小的他曾經如此堅信不移。

但當暴風雪一次又一次凍結他的手時,他終於撕爛了手中好不容易誕生的嫩芽,一株又一株地撕爛拔毀。
結果──他種成了第一朵向日葵。
就長在堆滿腐爛的嫩芽上。




向日葵的毒




窗外正飄著大雪,這場暴風雪已經下了好幾天,如今終於有停歇的跡象,厚厚的雲層透出了絲微陽光。已經要正午時分,但室內依舊晦暗到不得不點上燈。

伊萬坐在窗台上,細長型窗戶垂著厚重的紅絨布幔,房間裡的四扇大窗都幾乎拉緊了窗廉──為了遮蔽風雪的嚴寒,唯一伊萬靠著的這扇窗的布幔被他拉開。他望著窗外,穿過飛雪的間隙依稀可以看見遠遠的山峰,以及從那頭延伸至眼前的樹林雪原。

他常常這樣注視著,視線投向了山的另一頭,朝陽升起之處……遙遠的東方。
一個強大、美麗、溫暖的存在。

不過,他現在不用再望著那遠在天邊的燦爛光芒了。伊萬搖了搖手中的伏特加酒瓶,將視線拉回室內,垂掛著巨大的水晶吊燈、鋪著溫暖地毯的寬敞房間裡只有幾樣鑲著金邊的雕花家具,燃著柴火的大壁爐、玻璃酒櫃、寫字台和椅子、舒適的躺椅,以及房間裡最大的家具──掛著同樣紅色布幔、有高高床篷的華麗大床。

床幔並沒有放下,躺在床上的人似乎才剛剛醒轉過來,就著趴躺在床上的姿勢回望著伊萬。
烏黑如綢緞的長髮垂散在那人肩上,深不見底的黑眸正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靈秀的五官在蒼白虛弱的神色下依舊有一股不可侵犯的氣勢。

伊萬向來很喜歡中國水墨畫,有他從沒看過的飄忽感,好像是不緊緊抓在手中就會消失不見的極光。然而眼前的黑髮人兒卻顯得更加虛無飄渺,彷彿是坐在高遠的雲端旁觀著雲下的一切。
……令人想狠狠地拉下來。

原來自己還是希望他醒來──伊萬想著,即使這幾天昏睡的他多好操控。鴉片的毒雖然還沒散盡、身上滿是被摧殘的傷口,但他的睡容就與百年前完全一樣,潔淨到甚至會讓人不敢隨意碰觸,毫無先前頹靡過的痕跡,一如玉雕的娃娃。
不過,安靜的娃娃沒有會反抗的小孩好玩,伊萬心底期待著他醒來,聽他的聲音、看他的表情,等著當他發現他身在何處時的反應。

伊萬瞇起他如純真孩童般的笑靨,用慣有的溫吞語調道:「你醒來啦,感覺好嗎?耀君。」

王耀眨了眨眼,眼底的迷濛逐漸淡去,突然他驚訝得睜大雙眼,手臂跟著撐起上半身。「你!你是……嗚!」立即一陣刺痛從背脊傳來,王耀悶哼一聲又倒回枕上。

「耀君,不行喔,你的傷還沒好,血都還沒乾透呢。」伊萬邊說邊離開窗台,高大的身材裹著筆挺風衣軍裝,肩上的寬長圍巾隨著他的動作飄動。伊萬踩著慵懶的步伐走向大床。

「……傷……?」王耀有些錯亂。

「耀君忘了嗎?你受了傷倒在雪地上。」伊萬站在床頭,伸手碰觸王耀的額頭,「真可憐,全身傷痕累累,還發了好幾天的高燒。」話雖這麼說,伊萬的表情絲毫無同情之色。他的手從王耀額頭徐緩移到他的黑髮,用手指梳著那柔細髮絲,語調也一如那般柔和地道:「最嚴重的還是那背部的刀傷,你親愛的弟弟,本田菊所造成的傷口呢。你沒死真是太好了,耀君。」

啪!揉搓著王耀頭髮的手被拍開,王耀瞪視著伊萬,他努力撐起身子退縮到床頭,抓著原本蓋在身子的輕暖毛毯護在胸前,赤裸的上半身纏滿繃帶。「你……你是伊萬.布拉金斯基?!──你怎麼會在這裡!」

「呵,耀君,我是來幫你的啊。」伊萬的笑容就有如純真的孩童。「你差點就死在雪地上了呢。」

「少滿嘴胡言亂語!你……你一定又是要來搶奪我的吧!」王耀跪坐在床頭,緊繃著身子怒道:「我早就將你驅除出境了,你竟然又出現……」

「耀君好像不太信任我,好令人難過耶。」

「不是好像,是完全不信任,伊萬.布拉金斯基。」王耀一臉警戒。「你哪裡有難過的樣子了?!你這個土匪這次又想要幹什麼?」

「我說了我是來幫你的啊,小耀,而且……」伊萬毫不在意王耀的厭惡,依舊掛著笑意,他一腳屈膝跨上床,如黑影一樣擋在王耀的眼前。「而且你得先看清楚這裡是哪裡,可不是在你的土地上呢。」

王耀一愣立即往四周看去,細長的大窗戶外是全然陌生的風景,劈啪作響的壁爐上方放著幾張畫像和奇特的鮮豔娃娃,繪著複雜花紋的牆壁閃著淡淡金光,王耀低頭再看身下的床也完全陌生,挑高的床頂垂下紅色布幔,床頭雕飾華麗的圖紋也透著金光。

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王耀盯著伊萬看,一時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這裡是我在高加索的別館。耀君。」伊萬直接答道。他觀察著王耀的表情,比他預期更好……他喜歡的反應。

「……為、為什麼?怎麼可能……不對等等!」王耀突然猛力抓住伊萬的圍巾一角,將他扯過來。「高加索?!你是說那個高加索?就是……那個……」

被扯著彎下腰的伊萬一手撐著床面,冷不防地湊上王耀。「就是那個高加索──山,還是在風景十分優美的深山裡……」

「伊萬.布拉金斯基!你竟然把我帶到這麼遠的地方!」王耀打斷伊萬的話,擰緊了他的圍巾,背部傷口立即因為拉動而刺痛,他放開手倒靠上床板。

「我明明應該……」王耀輕聲喃道,但才一說出口便戛然而止。

下一秒,一隻手刷地貼上王耀頭側的床頭板上,伊萬整個人幾乎爬上床,他傾身靠上王耀,笑容可掬地道:「你明明應該……?」

「呃?!……關、這關你什麼事!」被突然挨近的伊萬嚇到,王耀拉著毛毯往伊萬沒擋住的另一側移動。「我要離開這裡,讓開!」

刷──立即伊萬舉起另一手擋住通路。被伊萬兩手左右夾住的王耀緊靠住床頭,震驚地看著伊萬。「你……」想說的話梗在喉嚨,伊萬的臉已經湊了上來,如冰冷寶石般的紫眸閃爍著不定光芒,嘴邊有戲謔的笑。

「你明明……」伊萬溫吞地道:「明明想就那麼死在雪地上是吧,耀君?」

王耀倒抽一口冷氣,原本驚訝的表情突然消失無蹤,他寒著臉,如黑瑪瑙般的眼眸慍怒地回視伊萬逼近的冰紫眼瞳。

「放手,我要離開這裡。」王耀再次堅定地重申。

伊萬依然一派悠閒,他再度舉手玩著王耀垂在臉側的黑髮,王耀立即拍開他的手,他又掬起王耀額前的黑髮,王耀再次撥開,但他仍大剌剌地撫向王耀的耳垂,王耀也隨即偏頭並打掉他伸來的手。

伊萬笑了起來,由衷地微笑。早在很久以前,笑就是他一零一號表情,早在很久以前,他就算不去意識,笑容都是首先出現在他臉上的表情──無論他是想要殺了眼前的人,還是將他狠狠踩在腳下。不過此刻不太一樣,雖然還不知道到底哪裡不太一樣,伊萬很明白他是由衷笑了起來。

心底漸漸浮起異樣感覺,他想要再讓王耀露出更多不一樣的表情……
從沒有被人看見過的表情。
被從雲端拉下來時的表情。以及──

「耀君,」在王耀猝不及防之時,伊萬已雙手捧住王耀的臉龐,將他拉離床頭。「小.耀,成為我的吧。」

「唔!」王耀身體一震,他反射性向後抽離,但伊萬抓得很緊,王耀雙手一起推開伊萬,但伊萬依舊動也不動,他反而被輕而易舉地扯過去,被強硬地抬起臉,伊萬低下頭,手指滑過了一下王耀的唇瓣,接著便吻住了他。

最初只是試探性的輕吻,之後便長驅而入,玩弄著他的唇舌。
震驚、不信、惶恐,最後是抗拒,王耀慌亂地用雙手推抵在伊萬的胸前,抓緊他的圍巾,身體不受控制得顫抖起來。伊萬可以感覺到王耀的掙扎和混亂心跳,他的無力呻吟和喘氣,伊萬都一一含沒。熾熱的氣息讓王耀很快癱軟下去,伊萬一手攬住他的腰,撐住王耀的身子,繼續深深吻入他。

很甜,沒想到會是這般銷魂的甜。王耀生澀的反應讓他更難以克制反應。
此時,伊萬終於知道──到底是哪裡不一樣了……

他要這個人。
他要看到他臣服於他時的表情。
完全潰堤、失去一切、只能依靠他的表情。

「唔……哈……」在數度改變親吻角度的空檔,王耀終於抓到機會奮起全身的力量推開伊萬,重新獲得氧氣。「你想殺了我嗎?!伊萬.布拉金斯基!」

王耀大口吸著氣一邊快速閃身朝床邊躍下,伊萬立即伸手抓住他的胳臂,本來是想將王耀拉回來,但在掙扎之下,王耀只轉個方向跌到了地面。不正常的扭轉讓王耀的右手臂發出劇痛,背部的刀傷直接撞到地面,就算鋪著地毯也讓他痛到幾乎當下就要昏倒。但王耀強忍著不展露出來,他瞪視著伊萬,一邊倒退直到身後碰到東西,王耀用眼角瞄了一眼,是一張刺繡精細的金色躺椅,令他驚喜的是椅面上放有他的紅色上衣。王耀立即伸出手,在他觸上衣服時,伊萬的大手也跟著一秒不差覆蓋在他的手背上。

「放開。」王耀冷然說道,口氣沉穩到彷彿方才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漆黑的眼睛清澈無比,柔長的黑髮垂散在肩上。
他回眸,凜然直視著伊萬。

伊萬心中著實呆了一呆。即使衣衫狼狽、全身是傷口與繃帶、臉色蒼白,伊萬卻覺得自己好似穿越時空,看到了當時的王耀……

七百年前的那一刻。

全身閃耀著光芒、縈繞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神聖氣息,那強大、美麗、溫暖的存在……中國的王耀。
那匆匆的回眸一瞥、一閃即逝的淺笑,當時的王耀就站在雲端俯瞰著他。

或許……應該說很有可能,王耀對當時的他不會有印象,但那一幕畫面,伊萬卻深深刻畫在腦海底,一再浮在心上。
還年幼的他,曾經相信只要用手心的溫暖就可以呵護受凍的種子,讓種子發芽開花。然而,當暴風雪一次又一次凍結他的手時,最終他親手撕爛了那些嫩芽。

結果他的第一朵向日葵,就成長在那些腐爛的屍體上。

「……真是礙眼。」

「呃……」看到伊萬轉變的表情,王耀不禁震顫了一下,但很快又斂去驚慌……伊萬明明在笑,但眼底沒有笑意。

「小耀。」伊萬輕輕喊著,毫不做作的純真表情就像嬰兒般純粹。「要怎麼做才好,真的是很麻煩呢。」他笑著,「小耀,你知道有一種花會追逐著陽光嗎?美麗的花瓣有如四射的光芒,顏色是驕陽的黃色,它永遠追逐著陽光的方向,沒有陽光就無法存活。」伊萬直視著王耀。「我曾經相信,我能夠融化這片凍土,讓它開滿向日葵,但最終我的第一朵花就綻放在陰暗腐爛的血肉上,越是堆滿越是嬌豔,而我也覺得沒有什麼不好……不過,你卻一直散發光芒──從遙遠的東方,不斷不斷照射過來,令我………」他頓了一下,「小耀,你覺得要怎麼做才好?」

一說完,伊萬壓在王耀手背上的手立即縮緊,王耀跟著迅速抓起握在手上的衣服,振臂將衣服揮向伊萬。

伊萬用另一手揮開,並用抓住王耀的那手將他拉過來,王耀就著跪在地上的姿勢,單腳踢向伊萬,但伊萬不偏不倚地接住,一拉扯反而將王耀整個人拉倒在地面,背部再度撞擊,王耀吃痛暗叫一聲,一時失去反擊的力量。伊萬趁勢跨在他上方,至少比王耀高出一個頭身的身材,比纖細王耀更強壯的體型,只消用一隻腳就整個壓住王耀的雙腳,以防他再度攻擊。
這一連串的動作只有短短十多秒,王耀已躺平在地毯上,斗大的冷汗直流,他的背部很痛,下半身被重壓,才剛扭傷的手也被拉到頭頂大力扼緊,疼痛的汗水幾乎要模糊了視線。

「真可憐啊……小耀。」伊萬不為所動,他用空的另一手拭去王耀臉頰上的汗珠,溫柔笑道:「你好弱,好弱好弱,弱得讓人心煩……這麼這麼地弱,為什麼仍是如此耀眼呢?為什麼幾百年來你都沒有改變呢……好礙眼啊……」

「……………」

「我已經比你強了,小耀。我跟百年前只能遠遠看著你不一樣了……你可記得嗎……」伊萬慢慢撫摸著王耀,從臉龐、頸項到肩膀……最後流連在胸前的繃帶上,血漸漸地染紅了那區塊。「……真令人失望,小耀,既然你想難看地死在那片雪地上,那就當作你已經死了吧,你要成為我的,成為俄羅斯。」不是請求、不是疑問句,是完完全全的肯定句。

有時,連伊萬自身都會懷疑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執著於王耀。
幾乎病態般追求那道光芒。

一次又一次挑戰王耀。
然後一次又一次失敗。
他踏過了無數屍體,冰雪始終襲捲著他,而他早就習慣了。
然而,他心底深處至今還是在追尋這份溫暖。
明明不再需要,或許只是單純不認輸……
糟的是,他卻連執著的原因都不確定了。

……真難看。

真正難看的是自己。
他的是不在腐爛的血肉上就無法存活的向日葵……
原來,他只能撕毀這道光,徹徹底底摧毀──
這道光太刺眼了!

伊萬滿臉笑容,撫摸王耀胸前的手逐漸加力,撕扯著那上面的繃帶──連著傷口一起。恐懼、哀求、痛苦,這些期待中的表情,王耀都沒有展現,也沒有迴避伊萬的眼神,無言地用澄澈的黑眸注視他。

「痛苦嗎,耀?讓我來幫你吧,你只要開口就可以解脫……」伊萬傾身溫柔地在王耀耳邊述說。

「嗯……唔!」在不斷加重力道下,王耀終於吐出呻吟,他隨即咬緊牙根,堅定地瞪視伊萬,一字一字道:「你不是要幫我,伊萬.布拉金斯基。你、只、是、想、幫、你、自、己!」

「說!」伊萬瞬間只愣了一秒,就想也不想地喝道,一反常態的音量連他自己都震驚。他用力撕開王耀胸前最後僅剩的繃帶,白色染血的繃帶撕扯著背部完整的部分,將背上刀傷更加拉裂扯開。

「嗚!」王耀只發得出這個聲音,疼痛已經超出他的負荷,他的神智一瞬間飛離,身子整個失去力量,暈了過去。

「……耀?」有如被一大桶冰水當頭淋下,伊萬彈也似的鬆開手,並立即撐起王耀的上半身,手貼上他的臉頰。「小耀?!」王耀完全失去血色,安靜到好像連呼吸都沒有了。伊萬趕緊將王耀就近抱到躺椅上,才剛放上去,王耀就悶哼出聲抽蓄了一下。「耀?小耀!你醒了嗎?」伊萬抽出放在王耀背部的手,發現手上全都是血,躺椅也被瞬間染紅。

他剛剛做了什麼?伊萬低頭看著王耀,腦袋一片空白。……他在愧疚嗎?這揪痛的感覺是……

「不要發呆了……你真的……想殺了我嗎?」王耀的聲音幽幽傳來。

「耀?!」伊萬像被打醒一般立即握住王耀的肩膀。

「……好痛!不要這麼用力!」王耀皺緊眉,嘴唇和臉色都慘白,但仍比剛才有血色的多。「你別碰我……這麼粗魯快痛死了……」

「你沒死……」

「……嗯……雖然我不想求你,但你再不幫我止血,我就會死……」王耀一手抓住伊萬的手臂,艱難地道:「先……扶我起來……背靠著很痛……」

伊萬默默地照做,表情雖然還有點驚惶,動作卻很輕柔謹慎。扶著王耀坐起後,他隨即起身走到床邊的小矮櫃,拿出這幾天照顧王耀時所使用的藥箱。王耀前傾著身子靠在躺椅較高處的邊緣,靜靜看著伊萬的動作。

伊萬拿著藥箱走回來時,已經恢復一如往常的慵懶樣子,完全沒有慌張過的跡象。他迅速拉下圍巾脫下外套,坐在王耀身後空出來的空間,俐落地將破碎的繃帶除去,然後止血、重新上藥包紮。王耀皺緊眉抿住下唇,忍著那痛楚。

一陣寂靜,只有牆上壁爐裡的柴火劈劈啪啪地響。

「……包紮傷口的動作真孰練。」突然,王耀沒頭沒尾地開頭。

伊萬連臉也沒抬,「當然,」他邊說邊用繃帶繞著王耀的背部與前胸,進行最後的包紮。「因為是俄羅斯。」

「………………」

王耀沒有接話。
接下來又是另一陣寂靜。

黑髮被拉在前胸垂散著,曲線華奢的背部終於包好繃帶,伊萬輕觸王耀的背,然後抽離,王耀便伸手想套上衣服,不過此時伊萬的雙手又悄然由後方撫摸上他的臉龐,王耀停下動作,卻沒有回頭或做其他反應。

「Люби меня……」伊萬貼在王耀的耳邊道。

瞬間,王耀極細微地倒抽一口氣,但靠在他身上的伊萬依舊能查覺到他肩膀的輕微顫抖。

「小耀,讓我來保護你。我會幫你奪回你失去的東西,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耀,成為我的。」伊萬的聲音比平常低沉,低響在王耀耳邊,淺金色的長長瀏海微劃過王耀臉側,近得連呼吸聲都聽得到的兩人,卻連視線都沒有對上一秒。

「…………」

王耀背對著伊萬,始終不語,也沒有撥開伊萬撫摸在他臉頰的手,也沒有回頭。伊萬的手掌傳來王耀臉上的熱度,就有如燃燒中的柴火。

「……我……」王耀終於開口,依舊沒有回頭。「……我,無法成為你的,伊萬.布拉金斯基。」他肩膀放鬆了下來,好像自方才就閉氣直到現在,他再度吸了一口氣,呼出……「我現在……無法相信你,我已經無法相信任何人。雖然,我不可能忘記你曾經掠奪迫害過我,可是這也不是我拒絕的全部原因。我們的差別太大……完全不一樣。或許……如果我們只是單純的人,也許有一天我可能相信你,但我們不是,我不能──伊萬,你明白嗎?……我無法成為你的。永遠也不可能。」王耀說完,輕緩地將一直抓在手中的上衣穿上。

伊萬安靜地凝視著王耀的背影,掛著一如往常的笑。接著,他輕柔地掬起王耀的黑髮,王耀沒有抗拒,讓伊萬替他綁好頭髮,垂在肩膀。然而伊萬並沒有就此放開,他低頭輕吻上那束黑髮,王耀仍然沒有回頭也無吭聲,只靜了一靜便起身,毫不猶豫地往房間大門走去。

烏黑的長髮從伊萬手中抽離,伊萬待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

「再見……謝謝這幾天的照顧。」王耀手觸上門把,頭也沒回地道。

房門緩緩打開,突然一陣風從王耀後方襲來,伊萬的手貼上王耀的肩膀,王耀一時之間有些僵住,緊接著一件大衣落在他的身上,然後又緩緩繞上圍巾。

是伊萬的衣服。

「外面很冷的。」伊萬微微貼上王耀的臉頰側邊,他感覺到跟剛才手掌所傳來一樣的熱度。

「『再見』,小耀。」

他的手遠離王耀,然後依舊站在原地,直到房門關上。







「伊萬先生!王……王耀先生他要走出門了?」房門外響起托里斯的聲音。

這時伊萬才有大夢初醒的感覺,他轉身走向窗口,途中經過躺椅、床鋪,上面還有染血的痕跡。只有那些才能證明這幾天不是個夢。

「伊萬先生?」房門急促又謹慎地敲了幾下。

「讓他離開。」伊萬道,重新坐回拉開窗帷的那扇窗台上。房門外停頓了幾秒,立即答應了一聲離去。

伊萬看著窗外,雪不知何時停了,連續幾天的暴風雪終於停了。
雲層透出光,就在山的那一頭,將山峰照亮,將雪原映成美麗的顏色。伊萬向下看,潔白的雪地上落下了幾縷陽光,閃閃發亮,然後一個炫目的黑影走入伊萬的視線裡。
是王耀。

黑髮在陽光下熠熠閃亮,正如百年前一樣。
伊萬遠遠地觀望。
王耀有穿好他的大衣,並將他長長的圍巾繞了好多圈,顯然這兩件衣物都對王耀來說太大件了。
伊萬不自覺嘴角上揚,如棉絮般化開的淺笑。

王耀走得很慢,或許是傷口的關係,但每一步都沒有遲疑。待前進到伊萬將看不到他身影的樹林前時,王耀卻突然停下了腳步。

伊萬將頭輕靠上窗戶玻璃凝望著,此時陽光剛好直接照射在王耀身上,就好像是他所發出的光芒,令王耀的身影有點模糊。他似乎正在摸索著什麼,接著便站在原地良久……

「……………」

終於,王耀又有了動作。他頭側了一下,幾秒鐘後,他沒有回頭,而是邁步繼續走入樹林,隱沒了蹤影。

也許……我有點明白我追尋了七百年的原因了……伊萬身子抵著窗戶,頭輕靠著,在陽光中闔上了紫寶石眼睛。

因為那是永遠只差一步才能搆到的溫暖吧。









…………

伊……

伊萬……

伊萬、伊萬………


有人正在喊他。感覺是在非常遙遠的地方呼喊他般,聲音十分虛無飄渺。
是非常熟悉的聲音……


伊萬!


「……伊萬、伊萬.布拉金斯基!」

伊萬感覺到一個觸感柔軟的手掌正輕拍著他的臉頰,一邊柔聲叫著他。他慢慢睜開眼,眼前是一片昏暗……只有身邊的窗戶外透入了微弱光芒,是星光。

晚上了嗎?他睡著了……?
伊萬眨了眨眼,平素的訓練讓他一下子就完全清醒,他看著站在他面前、正用著擔心神色看著他的纖細人兒。

──是王耀!


「耀?!」伊萬立即伸手抓住王耀的胳臂,一臉吃驚的瞪著他看。

「你……你回來了?」

「嗯,我來了。」王耀柔和的聲音中帶著某種歉意,「但路況實在不好所以遲了這麼久……伊萬,你睡多久了?怎麼都沒開燈……啊……你剛說什麼來者……『你回來了』?」一連串說完的王耀露出疑惑的表情。

伊萬也愣了一愣,他放開手看向房間四周,雖然室內很昏暗,但看得出擺設就是他在高加索山裡的別館房間沒錯。接著他便看到那骨董級的寫字台上放了一台小巧的新型筆電,那是他前陣子才買的……

伊萬看著那昏暗中可見輪廓的電腦,混混沌沌的腦袋逐漸清醒……
時間感好像被打散得亂七八糟……
突然,他的臉被一雙手貼上。

「伊萬,你的臉好冰。」王耀雙手捧住伊萬的臉頰,秀氣的臉龐很自然地靠上來道:「你睡在這裡多久了?連暖氣也沒開,會感冒的,明明就跟你說了這麼多次……嗯……燈在哪裡,真是一片黑暗……你該不會從白天就睡……哇!」王耀才離開伊萬身邊一步,一雙大手就粗暴地將他扯回來,狠狠抱住。

「伊萬?」

王耀一臉疑惑,他被伊萬從身後攔腰抱緊,伊萬頭抵上王耀的背,王耀側頭看去,但無法看見伊萬的表情。

「……怎麼了嗎?」

伊萬沒有回答,只埋首在王耀的背裡。王耀看了又看,最後幽幽嘆了口氣。

「那個……我不是故意遲到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阿爾最近的問題……而且你還挑在這個百年別館見面,這麼深山僻壤之地連直升機都開不進來……我多花了幾小時才到……」

「…………」

「伊萬。」

「……所以你情人節跟阿爾一起過。」腦袋已逐漸清醒,伊萬悶著氣道。

「我是在開會,是工作。」

「你選在情人節跟阿爾開會。」

「……是他都不斷延期,才剛好變成情人節。」

「所以你情人節就是跟阿爾一起過。他根本是故意的。」

話題好像在迴圈,王耀再度嘆了一口氣。「所以我不是趕來了?」

「已經凌晨了,情人節過了。」

「伊萬……你今天是怎麼了,鬧什麼小孩子脾氣……啊呀?!」王耀說到一半再度被伊萬的動作嚇到,伊萬將王耀整個轉過來面對他,因為他坐在窗台上,所以矮他一截的王耀剛好可以與他平視。

紫色眼眸在昏暗中閃爍著魔魅般的異樣光芒,他凝視著王耀深黑的眼瞳。王耀今天穿著較正式的酒紅色中國服,長長的衣襬讓他看起來更加飄忽,白淨的臉龐已無昔日戰火的痕跡,清清靈靈地。伊萬一手握住王耀的後腦,一邊臉湊上他……先親吻他的秀髮,再來耳垂,接著是臉頰、額頭、眼睛、鼻子,每個親吻都輕輕柔柔。

最後他稍微拉開距離,腦海裡閃過那一句曾經從王耀口中吐出的拒絕、眼底射出的恨意,那一幕他頭也不回離去的背影……
是夢還是真實,分也分不清……

伊萬停頓住,低頭迴避掉了王耀此時的表情。他埋入王耀的懷中,感覺著他的溫暖,嗅著他的香氣。

「……伊萬,你剛做了什麼夢了嗎?」

「…………」

王耀低頭看著埋在他懷裡的伊萬,長長的眼睫微微顫動著。

「……吃點東西吧?你一定一整天沒吃了喔?我有帶你喜歡的點心,還是你要吃點熱食,我去煮呢?」王耀好像在安撫小孩般,撫摸著伊萬的頭髮。

但伊萬頭也不抬,更加擁緊了王耀,這對比他纖弱的王耀來說有點吃力。

「伊萬,我可受不了熊抱耶……」

「……耀……」

「嗯?……唔再稍微輕點……」王耀微微扭動一下被緊箍的身子。

「…………Люби меня…」

忽然,伊萬用著低響的嗓音如此說道。當他低聲說話時才會展現的獨特磁性,就像可以柔膩死人的巧克力。
頓時,王耀愣在那裡。時間好像急速倒退了一百年,他盯著將頭埋在他懷裡的伊萬。

「Люби меня....」

伊萬再次重複。他終於抬起頭,深深望進王耀,彷彿想這麼看入他的內心深處。

今晚沒有月亮,滿天的星星格外耀眼,一道密密點點閃爍著的銀河橫跨天際,將高加索山的樹林輝映成神祕的銀白世界。
伊萬背對窗外的星光,室外的昏暗蓋掉了他此刻的表情,只有那雙紫眸有如夜空中閃爍的寶石,好像繁星夜空濃縮到了他眼底。王耀久久無法言語。

「Люби меня….」伊萬又道。

「…………」

「…Люби меня… Люби меня… Люби меня………」他不斷低低沉沉地重複著。

王耀專注地回視著伊萬。
下一刻,伊萬看見了,王耀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極溫柔的笑靨,晶亮的眼眸帶笑地凝視他。
就如初見面那時一樣,強大、美麗又溫暖。
而此刻,他的微笑是為了他展露。
──就如燦爛綻放的向日葵。

伊萬聽見王耀好像呢喃著什麼,接著王耀便有些彆扭地將臉貼近,雙手撫上伊萬的臉頰……

「真拿你沒辦法……」王耀說得十分小聲。伊萬只看見王耀臉上有淡淡可愛的紅暈,最後,王耀的唇便輕緩地印上了他的。

「白色情人節快樂。伊萬.布拉金斯基。」

王耀在唇舌纏綿之間輕聲喃道。












在那之後……


碰!王耀被伊萬壓到那張巨大的四柱床上去。

「好痛……伊萬,你做什麼啊!」

被丟到柔軟床上去的王耀喊道。不過與其說痛,更多的是錯愕,他立即翻身想爬起來,但馬上再度被壓上床,他摔入大大的枕頭上,睜大雙眼看著撐在他上方的伊萬。

伊萬像一團巨大的黑影籠罩上王耀,他淺笑著──笑得很邪魅。「小耀,這不是你要的嗎?」

「要?……我有要什麼嗎?你、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有精神──正想這麼說的王耀,突然嚇道:「伊萬你在做什麼!不要解我扣子!」發現伊萬竟理所當然地一一解開他上衣的中國結扣子,王耀慌忙推拒阻止,但伊萬手法極其熟稔,一個、兩個……所有扣子都一下子被解開,他大手跟著伸入衣內,熱燙的掌心撫摸上王耀赤裸的胸。

王耀慌了起來。「伊萬,你該不會想…………嗯啊……」不小心呻吟出聲,他臉頰立即飛紅,伊萬正在愛撫挑逗著他胸前的敏感帶。

「別……伊萬,現在不要……」王耀的上衣很快便滑落到腰際,身體的力量好似被逐漸抽離,越來越無力。伊萬太了解他身體的弱點所在,技巧更好到令王耀每次都想狠狠打他。

「伊萬……今晚真的別……」王耀揪住伊萬的衣領,斷斷續續地道:「我開了好幾天會,又奔波了一天,我現在好累……伊萬,真的……啊那邊先不……要……就叫你住手啦!」王耀用尚且自由的小腿亂踢著伊萬高壯的身體。

「嗚…小耀,你不喜歡我嗎?」伊萬的表情像受傷的小孩,但手還是沒停過。

「少裝可憐了,才不會又被你騙了!……啊就叫不要…再摸…」王耀不斷拉著被扯下來的上衣,「就知道不該相信你……剛才明明像隻受傷的小綿羊,可愛得不了了……才一下子就……唔!」話沒說完,王耀就被伊萬粗暴的吻住,濕熱的吻激烈翻攪著王耀。

「唔……嗚!……快…停啦,你這隻──披著小綿羊皮的大色熊!」王耀喘著氣,被壓制住的身子只剩下眼神可以威脅他。伊萬一樣完全不在意。

「我不是受傷的小綿羊嗎?小耀。」伊萬笑咪咪地。「那應該給我一點安慰嘛。」

「安慰個頭啊!你精神根本好得很,你這隻大色熊!」王耀努力平息急促的呼吸一邊扭動身子。「快滾開啦!伊萬你重死了!」

「呵呵這樣啊,小耀,原來你這麼想要我。」伊萬索性整個都壓上去。

「啊你大腦是裝什麼!我哪一句是這個意思……你快壓死我了!……不要脫我褲子!」無視王耀的掙扎,伊萬很快就脫去王耀的長褲,連帶上衣一起拋到床下。他接著捧住王耀的臉,細細綿綿地啄吻著。

「耀……我們的約定你不是遲到了麼,你曾說……中國人很講信用的?那現在該怎麼辦哩……」

伊萬獨有的慵懶嗓音低迴響著,令人心底一陣酥痲,耳朵陣陣發癢。王耀當場語結。他幾乎已經完全赤裸,帶著羞赧的淡粉紅色皮膚曝露在冰冷空氣裡,他下意識伸手想拉一旁的床被,隨即就被伊萬止住,他親吻著王耀的鎖骨,雙手描繪著他的胴體曲線。

「小耀……」伊萬嚙咬逗弄著他胸前的脆弱之處。

「嗚……嗯……」王耀吐出呻吟,理智快要繳械投降,推拒的手轉而緊抓著伊萬的衣袖,伊萬順勢脫去了上衣,讓熾熱的體溫彼此貼合。

「耀,當時……你為什麼會回來呢?」伊萬突然柔聲提問,聲音好似帶著催眠魔力。

「嗯……當時……?」王耀的眼神迷亂,腦子昏沉沉的。

「當時在這裡的時候。」伊萬重回王耀的視線裡,紫眸緊抓著他不放。

「什麼……在這裡的時候?這樣說誰明白……呃,等等不要……」伊萬的手滑向王耀光滑柔膩的大腿上。

「你在這裡回頭就走的那時候。」他邊說邊吻著王耀的秀髮,牙齒咬住他的髮繩,將繩子整個拉開,王耀的黑髮瞬間披散。

「………………」王耀平躺著凝視伊萬,雖然滿臉羞紅,眼底的迷亂卻消失大半。

「嗯……」他頓了頓,然後便道:「那不就是你的陰謀嗎?」

「陰謀?」

「就是,你的大衣……」王耀說到一半便停止,似乎思考了一下又續道,這次多了惡作劇的勝利光彩。「反正就是你的陰謀,還是想知道的話,今晚不要碰我。」

「是嗎…………」伊萬的話尾音拖得好長,他愉悅一笑。「我會好好取悅你的,耀。」

伊萬說完,大手就探入王耀的腿間,略帶粗暴地撫弄著。

「啊!……我哪有這麼說……嗯唔很疼耶……快、離開啦……」王耀眼裡的勝利光芒很快就被慌張取代,他不自覺弓起身子,抗拒著伊萬的手指侵入他的身子。

「……你這個……不聽人說話的大色熊,我真的很累耶……又渴又餓、又想睡……嗯啊就說會痛不要……伊萬……至少……讓我先洗澡……唔!」王耀微弱的抱怨再度被伊萬含沒,狂熱終於整個淹沒了他。

愛撫的手抽出,伊萬轉而按住王耀的腰際,低頭輕啄一下他的嘴唇後,便一口氣挺入將自己深深埋入王耀的深處,讓兩人之間再也沒有空隙。

壓抑的喘息吐在伊萬耳邊,王耀緊咬住唇深怕一不小心就溢出令他難堪的聲音。彷彿是故意似的,伊萬輕咬著他唇瓣一邊動起來,王耀微嚶一聲終於被逼出酥軟呻吟。皺緊苦悶的表情,他瞪了一眼朝他微笑的伊萬,顫抖的雙手環抱上他寬闊的背,任憑他在自己身上點燃同樣的火燄。

一起深陷情慾的漩渦裡。











「外面很冷的。」

當時──就在此地,伊萬這麼說。輕柔但不容拒絕般的將大衣、圍巾披在他身上。

「再見,小耀。」搭在他肩上的手遠離。他其實應該將衣服甩開,什麼都不該接受的。但他沒有,單連回頭都不敢。


白色大地是那麼靜寂。

一步踏下一步,咯吱作響。空氣中除了冰寒沒有其他。
王耀縮在大衣裡,看著終於放晴的天空。
陽光從雲層間斷透出,在雪地上反射出刺眼的光,綿延廣大的蕭瑟雪原幾乎使人絕望,但他也只能一直往前走……再往前……再往前,慢慢遠離身後有如城堡般的建築物。

王耀依然能感覺到伊萬的視線,就在不遠處的洋房裡。背部有灼熱感,卻分不清是傷口的關係還是那道雙眼,陽光雖從王耀面前照射過來,他反而覺得他背後更加灼灼逼人。
但即使如此,王耀還是裹緊身上過長的大衣,長長圍巾纏繞住口鼻,呵吐之間都是伊萬的氣息。

「……………」

他停下了腳步。

對自己的動搖很困惑。
他自己心裡明白,他身體並不排斥伊萬。
當伊萬吻上他時、當伊萬在他耳邊述說時、當伊萬用著不像他的輕柔動作為他包紮傷口時……
王耀很清楚,自己的身體……沒有排斥。

──但這又能代表什麼?

難不成他心底想要的是待在伊萬身邊?接受他的幫助,奪回失去的東西?
他的家人、他的家園,以及他的尊嚴。
他累了,一個人無以為力,單打獨鬥面對巨變的時代洪流。

可是不行。若接受伊萬的幫助,成為他的……他僅剩的尊嚴也將蕩然無存。

他不行。
他不行。
他不可以!

站著不動許久,王耀感覺身子開始凍僵,他將雙手伸進圍巾裡想取暖時,察覺胸前有個小小硬物,就在伊萬的大衣左上側,是個暗袋。王耀手探入,摸出了一本小本子。

是伊萬的筆記本?
等到意識到時,手已經自動翻開來。意外工整的字,寫的密密麻麻。「原來不是單純的自大狂啊……也很有筆墨,嗯……馬克思……?」

王耀還沒細讀,書頁裡飄下了一張小書籤,王耀迅速接下,小心地不讓動作太大。他很明白他尚未遠離伊萬的可視範圍。
王耀將那小書籤拿到眼前,只是一張印著花紋的紙,然後……他翻了過來。
另一面貼著一枚黃色花瓣。
非常謹慎地貼著保護膜,一張保存得很好的花瓣。

向日葵的花瓣。

王耀的心跳突地少跳了一拍,他的視線彷彿被一條線牽引著,一個朦朦朧朧的艷黃光芒落入他的眼底,就孤立在右前方不遠處的樹林裡,在凋零樹幹之間的小小空地上,獨自接受一道微弱陽光的照射,但依舊面向著陽光昂首挺立。
是一朵燦爛綻放的向日葵。

那是一剎那之間的事,記憶有如洪水般湧來……
一口氣回到了幾百年前──


王耀眼前彷彿就站著當年的那小男孩,手中抱著一朵跟他身高比較起來很大的向日葵。

淺金色的頭髮,臉幾乎被拉高的圍斤遮了大半,只露出那顯眼的紫色眼睛。穿著厚重保暖的毛皮大衣,孤傲地站離人群。
他應該只是眾多朝見者其中之一,但王耀不禁多看了一眼。他與他的視線對上,小男孩沒有退怯,尚弱小的身子散發著冰冷氣息,紫眸閃亮亮地勾住王耀的視線。

下一刻,小男孩就被侍衛壓著向王耀的方向跪下。

「……那只是羅斯公國,王你不用多理。」隨侍在身邊說道。

只是……嗎?

王耀再度回眸一瞥,在看見小男孩跪在地上瞪視他的樣子時,王耀忍不住笑了。

一個如獵鷹般的冷傲眼神,但那眼底的光芒是對溫暖的渴求吧?明明是一個孩子,狼狽地跪在地上,但背脊依舊挺直。懷中的向日葵意外與他的氣質很適合。

正如幾百年後,孤立在王耀眼前的這朵向日葵。在嚴寒在雪地上成長,在不適合的溫度中向陽挺立,
王耀不知道自己是何時走到那朵向日葵前面,伸手撫摸那花瓣。大大的花蕊有他雙手掌心一樣大,直立的莖幹與他胸部齊高,雖然沒有熱帶花朵那麼嬌艷,卻像一個溫暖的小太陽,散發著堅毅的求生光芒。

(Люби меня………)

伊萬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王耀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直到貼上身後的凋零樹幹。他緩緩蹲了下來。

(我曾經相信,我能夠融化這片凍土,讓它開滿向日葵,但最終我的第一朵花就綻放在陰暗腐爛的血肉上……不過,你卻一直散發光芒……不斷不斷照射過來,令我………)

令你──王耀心想,看著拿在手上的小書籤,那上面的黃色花瓣……苦澀地喃語:「令你……一直望向那光芒……尋求那溫暖……?」

就像向日葵一樣。


你為什麼會回頭?──伊萬這麼問。
我為什麼會回頭?──他也曾這麼自問。

但他不會說的……王耀對自己笑了笑。

即使在那之後,他倆還經歷了許多傷害與被傷害、相合與分離的事,總讓他一再問自己為什麼?
但……若重新選擇,他的選擇一定還是一樣。

王耀惺忪地望著床頂,高高的床篷布幔沒有拉下,他可以看見房間裡朦朧的樣子,唯一拉開窗簾的窗外有昏黃的陽光,但那應該不是晨曦的朝陽……而是傍晚夕陽的餘暉。

睡了整整一天。這對王耀來說是很少有的事情,對伊萬來說也是。而他現在還在沉睡著……臉埋在王耀的頸項裡,雙手任性地環住他不放。親密貼合的體溫好似融成一體。

唉……

王耀微微嘆了一口氣。

他才不會告訴他,他為什麼回頭……
他也不會主動提,他還記得那眼底渴望被愛的小男孩……
他更不會承認──


他是中了他的向日葵的毒了。







FIN










補充說明:Люби меня=愛我



無料カウンター

| [露中] 向日葵的毒 | 22:52 | comments:6 | trackbacks:0 | TOP↑

COMMENT

我真的超愛露中啊!!!!

好高興看到露中文~
讓我春心蕩漾了一整晚啊~(羞)(掩面)


大大寫的文章超級對我的味,
加油吧~
一起來散撥對露中的愛!!!!!

| 璃亞夏 | 2010/04/15 21:47 | URI |

Re: 我真的超愛露中啊!!!!


> 加油吧~
> 一起來散撥對露中的愛!!!!!

歡迎來玩啊!哇~~~妳是我開站第一位留言的嘉賓^_^好開心啊!
可以讓妳春心蕩漾一晚真是害羞呵呵

我也超愛露中的///
一起燃燒對露中的愛吧XDDD
我會努力更新的
要再來玩唷~~

| Reiya | 2010/04/17 00:07 | URI |

No title

好棒的露中wwww
笨拙狗熊伊萬穿著S皮但到底是個M啊
後面撒嬌的地方好萌

| 渋谷 | 2010/06/05 22:14 | URI |

No title

>渋谷
謝謝XD

伊萬就是個披著羊皮的狼啊!!
充滿母愛光輝的耀哥就是不敵這樣的撒嬌....@@.

| Reiya | 2010/06/06 11:53 | URI |

No title

XDDDDDDD
母愛光輝GJ XDDDD
還有口嫌體正直的傲嬌XDDDD

希望今後還能一直看到Reiyaさん的露中文
加油喔OWO

(一直癡漢的跑來這邊撒花好開心啊ww

| 渋谷 | 2010/06/07 11:48 | URI |

No title

>渋谷
噗........口嫌體正直XDDD
太太你說得太中肯了哈哈

期待再來玩唷^3^
找到同好超開心的

| Reiya | 2010/06/07 18:44 | URI |















非公開留言:

TRACKBACK URI

http://reiyalin.blog131.fc2.com/tb.php/3-52f3daec

TRACKBACK

<< PREV | PAGE-SELECT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