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 | PAGE-SELECT | NEXT >>

>> EDIT

[露中文] 無題(R18)

5/7修潤部分



無題。
突發文,沒有標題。國家設定。

R18,過激可能,崩毀可能,虐心大概有,請注意下收。





無題





是夜,門板上傳來插入鑰匙孔轉動門把的聲音,王耀從桌面抬起頭,一副了然於胸的樣子,接著門便打開了。

「我回來了。」一個聽了幾百年、孰悉的酥軟聲音這麼說道,伊萬隨手開啟門邊的開關,一下就讓灰暗的室內大放光明。

「你回來了阿魯。」王耀從餐桌前的椅子站起,帶著惺忪的微笑,走向伊萬。

「還沒睡?」伊萬一身水氣,風衣和頭髮都沾滿雨露。

「又弄到這麼晚。」王耀逕自走到伊萬面前,伸手輕撥那淡金色短髮上的雨滴,「下雨了?」

「只是春天的濕氣,」伊萬眼角看到餐桌上放滿了菜餚,「你還沒吃晚餐?」口氣有些心疼,他手指揉著王耀的長長瀏海,手掌順勢貼到他的臉頰撫摸。

「晚上弟妹來了有吃,桌上是特地留給你的……」王耀嘴角淺淺一勾,雙手一起覆蓋住伊萬貼在他臉頰的大手,包覆住,移到自己口中呵氣,「你的手好冰,會感冒的阿魯。」

「……耀?」

伊萬挑了挑眉,紫眸饒富興味地盯著王耀。對於自己心愛人兒的一舉一動,伊萬有絕對的敏感度,不過有時白天和夜晚的王耀,很神奇地不太一樣,即使已認識了幾百年,同床共枕了數十年載,偶爾還是令他難以捉摸王耀的真心。

迷濛的眼神和偎在身上的體溫,通常白天不會出現在拘謹含蓄的王耀身上,即使口中說著:我愛你,偶而……有時,伊萬的心底會自動響起叮嚀──I Love you的含意,或許與那遙遠的1950年代略有不同。

──或許,是很不同。

呵,春天的夜晚讓他多愁善感起來了嗎?伊萬嘴角揚起貫有的微笑,細長的眼睫垂下,凝視著他的愛人:「那,小耀要溫暖我嗎?」低沉帶點純真的語調。

王耀抬起那雙黑色的眼眸,透出閃亮亮的琥珀色光芒,伊萬不自覺傾下身子,攬起王耀的腰支,兩人嘴唇輕觸,王耀慵懶的開口接納伊萬侵入的舌頭,在唇齒間吐出熱熱氣息──

「好啊。」他道。









「嗯……哈……」

勾人心弦的嬌吟在嘩嘩水聲中間斷發出,參雜著激烈的啪啪聲響,那是混合著水流沖擊與物體摩擦抽動的聲音。

王耀雙手打向前方濕淋淋的牆壁上,上半身幾乎也快撞擊上去,然而身後的人還繼續壓迫著他,高壯身體與他密切貼合,比他大上一圈的胳臂箍緊他,握住他下腹部的火熱,不斷劇烈地上下套弄。

「啊啊………不……慢點……啊!」王耀全身顫抖,連手肘也貼上了牆壁,頭無力地垂下埋進手臂中,雙腳已快失去支撐力道,搖搖欲墜。伊萬的硬挺就在他雙腿之間前後穿梭,貼著他的皮膚摩搓,跟隨手的淫靡動作一起抽送。水花激起,在其中做了最好的潤滑。

「再夾緊一點。」伊萬喘息說道,手扣住王耀的雙腿將它們強制緊貼,好讓自己的慾望根源盡情地在中間空隙來回穿刺,越脹越大的火熱指節抵在王耀的臀瓣下方,越發激烈地摩擦他的胯下,頂蹭著大腿內側。

刷──終於王耀整個癱軟下去,無法承受再多的激情,浴室的熱氣與肉體貼合的高溫讓他更加暈眩。伊萬立即抱住王耀,低頭舔吻著那露出的嫩白後頸,濕透的黑髮從髮根不斷落下水滴。「還不行喔~~小耀,你不是要溫暖我嗎?」他咬著王耀的耳垂訴說,厚實的胸口有意無意地摩娑那片細嫩的背部,下腹繼續擺動著往前撞擊王耀的翹臀。

「哈………哈……唔!已……已經很溫……溫暖了吧?……嗯啊!」一個惡意扭動,王耀無可壓抑的發出呻吟,伊萬正挑逗著他的脆弱前端,被逼緊的分身渴求著解放,而在他雙腿之間來回的壯碩棒體不容赦地前後摩擦敏感的根部圓體,白稠的愛液溢出少許,分不清楚是何人的,融和一起。

頭頂的蓮蓬頭直灑下溫水沖打他們,蒸氣矇矓就像身處於三溫暖室,呻吟與拍擊聲交織,熾熱、淫靡。

「可…可以了……吧?伊萬……已經去好幾次了……」王耀胸口大力起伏,呼吸急促,伊萬的手指滑到他的乳暈上,捏住那中心點轉動。「嗯唔……!」王耀向前方一挺,身體幾乎是貼上了牆壁。

「耀………」伊萬深情地呢喃著懷中愛人的名字,「我還是很冷呢~~怎麼辦呢?」他不捨愛撫著捏在手指之間的乳首,一邊換到一邊,撥開王耀垂在臉頰的黑髮,將他的臉扳過來,捕捉他的唇瓣。「唔呼……哈……」兩人的呼吸不穩地吐息著。

「伊……萬……」王耀手撫上伊萬的髮絲,濕透的金色瀏海貼在臉側,襯著斯拉夫的雪白膚色,使那雙紫眸更顯逼人,在水氣中閃爍像傲立雪原上的王者,此時坦裸著全身,水不斷打在他強壯的肌理上。「你看起來好情色阿魯……」王耀吃吃的笑起來,濕漉漉的髮絲下黑眸撲朔迷離,臉頰微微泛出高溫的紅,水潤的嘴唇微張,流出點點蜜液。

伊萬猛然吻住那抹笑靨,有點激烈地,吻咬著王耀的唇,飢渴地,狂亂地,不斷深入,沒留一點喘息的空檔。「……耀,你讓我瘋狂……!」伊萬嘶吼著,手從王耀的腹部往下滑去,經由大腿內側探入,伸往後方深處的祕密花園。

「啊………」王耀輕吟,伊萬的手指已搜索到他渴求之地,用兩隻手指撐開那緊致,水流順著軌跡流了進去。

「小耀,你看……因為水,很快就能進去了……」伊萬喃喃說著,沉濁的語調顯示他的忍耐度快到臨界,一下就刺入了兩根手指,在王耀的身體裡掏進掏出,恣意探索。

「唔!那裡……!」王耀身子一個哆嗦。

「這裡?」伊萬壞壞地笑了一笑,「還是這裡?」手指不斷按壓那緊熱肉壁中的一點,每一次觸摸都引發王耀劇烈的顫抖。

「啊……別再……」王耀大力搖著頭,手抵上伊萬的胳臂,想阻止他繼續動作。

伊萬隨即抬手拿下還開著水的蓮蓬頭,「那,這樣呢?」他將出水口直接朝向王耀雙臀之間的幽祕入口,轉大了水壓。

「──啊啊?!!!」王耀禁不住喊叫出聲,上挺的身子很快被伊萬拉回來,他更加讓水流貼緊王耀,從大腿根部向上沖刷,每一道水流都直擊那脆弱之處,按摩內側的每一寸敏感。

「很舒服吧~~小耀?」

「嗯……!不、不要……伊萬……!」王耀扭動著腰,抓緊伊萬環抱他的手臂,卻怎麼也無法閃開那致命的水流,胯下不斷流淌出水,剛才才解放的分身又再甦醒,少有的激烈感受從心底衝擊上來竄到四肢百骸,腦袋登時整個空白。

「伊萬……不要了……我想……想要………」

「想要什麼?」伊萬低沉的說,一邊愛撫王耀重新硬挺的分身。

「我想要……伊萬……的……」王耀忘情的吻上伊萬,努力地模仿伊萬吻咬他唇瓣的方式,主動伸出舌頭,描繪伊萬性感的薄唇形狀。

「小耀……」伊萬愣在當場,蓮蓬頭掉落在浴缸外,在浴室地面激起水花,像是噴水池向上噴灑水束。他抱住王耀,回應他的吻,下腹的滾燙早已經按捺不住地抵在王耀的雙臀之間,在那幽閉洞口周圍滑動。

「耀……給我溫暖?」他手指扳開入口,讓那硬挺前端頂上。

王耀回眸,一個淺淺的艷麗笑容,「進來,伊萬。」

滋──一個撕裂撐開的聲音。伊萬很性急的衝入,一下子就沒入了大半,「啊……!」王耀緊蹙蛾眉,抵上牆壁的手顫抖著握成拳頭。

「痛嗎?」伊萬輕問,王耀只搖了搖頭,臀部不受控制的擺動,好像催促伊萬繼續。伊萬看見王耀的耳根都整個羞紅。

他抿唇一笑,挺起腰桿再次推入,經水滋潤過的小小入口被整個撐開,熱熱稠稠的內壁包覆住那侵入的龐然異物,似乎想吸附住它不給動作,卻反而刺激伊萬更加脹大,與王耀密合摩擦,滯礙難行的濕熱脈動幾乎逼迫伊萬當場解放。

伊萬不禁繃緊身子,他抬起王耀微微發顫的雙腳架在自己雙臂上,比王耀高壯許多的身材輕易就將他整個高舉,然後壓下──嗚!!酥麻的痛刺入腦海,王耀呻吟一聲,身體的重量快速吞沒底下的侵略物,直入根底,壯碩的火團結結實實地塞滿狹小的空間。

「好厲害……都進去了喔~~小耀。」伊萬的語氣也略顯不穩了。

「………」王耀已經無法回答,突然衝進的力道令他全身戰慄,不屬於自己的硬熱異物充滿體內,他背部僵硬地貼緊伊萬,雙手只想找到更多依靠,不讓自己再次滑落,觸動那極度敏感的結合之處。

但伊萬已經開始動作,棒狀侵略物在狹小通道中進出,似乎想挑戰哪裡是最深處,不斷往內頂去,將流入裡面的水激發而出,又重新引進。

「……耀……你裡面好溫暖………!」伊萬沉醉地道,一刻也不捨離開般的小幅度在王耀體內推送。

「啊!……哈……唔………嗯啊!」王耀無法克制地嬌喘,眼角看到不遠邊的鏡子投射出自己的樣子,不禁羞紅了臉,下半身敞開,被伊萬架著上下抽送,雙腿深處的私密之處,正繫著伊萬傲人的尺寸,時而沒入時而出現的吞吐著。王耀還遙記得兩人的第一次,他完全不相信自己可以接受與伊萬作愛。然而,身體就這麼接納了他,全盤的,連心也是那麼不知不覺。

只不過歷經了四千年漫長歲月,就算不願意,他也已看盡無數悲歡離合、國興國滅。有個詞說:直到海枯石爛──沒人發現嗎,那並不是永恆的計數,海會枯石終會爛。他忘了自己從何時開始,就不相信有恆久不變的事物。人世無常。人會變,世界會變,時間點滴流逝,沒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擋。就連自己的改變也無從避免。

甚至於愛。


「…………我愛你,伊萬。」

王耀反手扯住伊萬的髮絲,將他的臉湊向自己的嘴唇,親吻他的眼睛、他的唇。水珠從黑髮流過眼眶,又滑落下去。流過了兩對唇瓣,透著鹹鹹的滋味。

伊萬僵硬在那,猛然地,他將王耀翻轉過來面對自己,重新抬起他再次進入。這次進出速度變得猛烈,脹硬的慾望分身在王耀體內急促來回,蠻橫摩擦。王耀環手抱緊伊萬,抵擋那由下而上的衝擊,臉埋進伊萬頸項裡,連呼吸都困難。激烈襲來的痛癢直接刺激他的下方,隨著上下動作自己分身也摩搓著伊萬的小腹,繃緊到令人有快發狂的感覺。

「小耀……小耀……」伊萬的呼吸濁重,只是瘋狂地呼喚愛人的名字。王耀就在他面前淫靡動作著,就在自己的懷裡,跟著自己的律動上下起伏;他鍾愛的黑髮飛灑在白皙肩膀,眼眸深處映的是自己的影子,鍾愛的唇吐出嬌媚呻吟,細嫩胴體因為他而坦開。王耀意亂情迷的一面,唯有他才能看見。

其實他心底很清楚──白天與夜晚的王耀,有時不太一樣。

雖然兩人已認識了數百年,同床共枕了數十年載,而性愛當然無以計數,但有時……他還是難以捉摸愛人的真心。笑著之時,親吻之時,擁抱之時……吐露著愛語之時。

不過,說真的,他不太在乎。


「哈……唔嗯……哈……」王耀勾緊伊萬的脖子,雙腳纏在他的腰側,伊萬已經將他壓在牆上,靠著牆的反作用力,加重推擠的力道,進出節奏已經逼到極限,王耀刮抓著伊萬的背,哽咽地想快點解脫。

這時伊萬卻忽然抽離王耀的身體,王耀抗議般的悶嚶,隨即就被反身放下來,兩人跪在浴缸裡,半滿的水淹過膝蓋,王耀手才攀住缸沿,下一秒伊萬就從他後方突入,水花四濺。

「唔!……慢……」王耀話還沒得及說完,身後又是一個撞擊,使他身子整個往前,肩膀被伊萬扣住又拉了回來,就這樣不斷重複。伊萬彷彿想將他整個吞食一樣猛進,卻又一邊溫柔愛撫他下腹的高溫。

「嗚……啊……不……不行了阿魯……嗯啊……!」

耳邊聽到王耀苦悶的喘息,伊萬彎下腰,手也攀住浴缸邊緣,「耀………唔!」他低哼一聲用全身的力道頂入到王耀最深處,逼出了懷中人兒的高潮。

伊萬環抱住王耀,隨即也將自己濃稠的愛液全數注入。









『耀………我好愛你……』

伊萬親吻著王耀的髮絲,用俄語細細呢喃著愛語。

王耀回過頭,任伊萬抱著他,讓兩人緩慢滑入浴缸裡癱平,一時都沒有再動作。熱水重新從水龍頭留下,逐漸淹滿浴缸。

『……一直一直……永遠永遠…愛著你……』

異國音節有如吟詠般的在浴室裡迴響,熱情的,坦率的,王耀心中淨是不可思議的平靜。

其實,他知道,每一次與伊萬的性愛都是如此,那雙直視自己的紫色眼眸,幾百年來從未改變。相愛也好,分離也好,殘酷也好,那雙眼睛永遠都是那麼率直地注視自己。即使如此,他心底總會自動浮起叮嚀──世上根本不會有恆久不變的事物。因為,就連他自己都無可捉摸,連我愛你,那麼簡單的三個字,含意或許早已不同──

無論曾是多麼激昂、熱情、不顧一切的情感,都已經改變了。自己,以及對方。


「伊萬……」王耀臉靠在伊萬胸膛,聽著他逐漸平穩的心跳,細語,「如果有一天,你不再愛我了,我也會祝福你……」

「我會永遠愛你,小耀。」伊萬打斷了王耀,溫柔──並且平靜,「即使你不再愛我。」

王耀在伊萬懷中噗哧一笑。我知道啊,我知道,傻瓜伊萬。你的清澈眼神從七百年前的最初就從未變過。直視著我,說著愛我。一如當初。彷彿永恆。

──彷彿真的有永恆。


唯有你的注視,在這變動的歲月中,讓我短暫地、甜美地相信,即使國家變了,我們從未變質過。









FIN








5/7補充:之前就想讓伊萬用俄文訴衷情,不過不會俄文,就用雙框代替吧>x<




之前朋友聊過,若王耀和伊萬不再是國家身分,而是人的話,他們會如何相愛......

我想了又想,
就我自己的思維來說,或許失去國家的枷鎖後,他們可以愛得比較自由吧,
但我想小耀愛的就是身為俄 羅斯的伊萬,伊萬愛的就是背負了中 國之名的王耀吧?
他們的愛,我想已經包含了對方的一切,本質,以及靈魂。

缺一就不完整,完整後卻更加無奈。一個沉重的甜蜜。



PS:於是本文發想是:春天夜晚的多愁善感XDDD

許久沒寫R文了,發現詞窮,更發現我已經忘了羞恥怎麼寫。(合掌)






無料カウンター

| [露中] 無題 | 21:06 | comments:10 | trackbacks:0 | TOP↑

COMMENT

托腮邊看文邊抹口水,然後發現自己流鼻血了。

嘩塞好厲害耶伊萬跟小耀…體位一個接一個,好激烈喔...怎麼小耀沒被撞出浴缸...(呀這貨不知道羞恥2字怎寫)

最後少少的傷心感。年紀太大總是想得比較悲觀。明明自己心底很清楚阿露的心意,小耀這樣很奸狡。

有時我也會想:沒了凡人所害怕的生離死別,身為國家的他們卻去憂心鬥爭猜疑和背叛,其實很不會珍惜永恆的生命呢…所以阿露的直白,小耀快學學啦~!!!!!

最後,我喜歡夾住的前戲~(羞掩奔走)

| 小泉貓熊 | 2011/05/03 22:23 | URI |

Re: 沒有輸入標題

>小泉熊貓

撞出浴缸............啊哈哈哈哈哈...糟糕好有畫面XDD
有啊,其實已經撞出去好幾次,小耀又爬回去了XDDDD

本來啊,其實是沒有浴缸的,只單純的寫淋浴間,是寫到後面硬是想要來個浴缸高潮戲碼才加的,一整個很隨便~~>W<

我.....我也好愛夾住前戲(掩面)其實本來肉戲部分就只想寫這一橋段,然後後面的肉戲就帶過去,但為了劇情需要,還是硬寫完全程.....
而這夾住PLAY,其實是為了另一X盜系列所練習試寫的....///
有朝一日或許大家會看到正式上演.....吧?(被巴)

最後正經的說,的確,因為生命形式不同,所注重的點就不同。所以小耀會覺得身為國家,會面臨無可抗衡的變動...於是告誡自己一切都是必然。形成了一道保護膜...
不過,伊萬的個性就不同了,就國家來說,我的感覺是,伊萬會始終坦然面對自己的感情。

這兩人很配不是嗎?^^

| REIYA | 2011/05/03 22:56 | URI |

愈來愈會寫H了!!好害羞啊(掩面偷看
最近又愛上了大腿快來跟我討論磨大腿吧!(喂
太久沒寫真的會忘了OTZ所以要多練習呢!(望著你

| 雪莉 | 2011/05/04 18:08 | URI |

>雪莉
嘖嘖!!瞧瞧你們(看著所有人)~~真是~~廢寢忘食的練習就是為了磨大腿...(不對

晚上Q你聊..(咦XD

| Reiya | 2011/05/04 19:30 | URI |

啊啊看到了期待很久的臀那個交啊QVQ!
我一直很想看看這樣做,就是納悶怎麼沒有姑娘寫呢=3=~它終於出現了!】【【我快去滾一滾……

好久沒有看翻滾文
突然看到這麼激烈好開心!


怪盜也快生出來吧~~~~~REIYA桑要加油哦!
【【您的R文一點也沒有沒有詞窮!!XDDDDD

| KIYOAI | 2011/05/06 18:40 | URI |

哎呦这文要不要这么美味wwwwwwwwww

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第一次比较草,还没注意到是大腿交……还想他们第二发怎么还在前戏呢XDDDD
说到大腿马上满脑子都是画面感啊>////< 也想到了很多糟糕的男性向漫画里的画面……NINI果然超适合男性向的呀!

明明只是普通的“下班后安慰辛苦的丈夫的H”。为啥都可以这么鲜美多汁的www reiya你越来越棒啦!!!nini诱惑也超棒的,他本来就足够有资本让伊万把持不住XDD

看的精疲力尽(咦),太感谢啦XDDDDDDD


他俩如果不是国家是人的话也是一定天天上社会八卦版或者焦点访谈或者“专家解决家庭矛盾”的常客……都是一些大陆神奇电视节目,不必在意=。=

| aries | 2011/05/08 16:36 | URI |

>KIYOAI
回首,我寫完或連載的文中,只有怪盜竟一直沒有"達陣"!!!太不可思議(咦..
為了伊萬(?),要怒力填坑!!!(羞)

臀那個...我之前就夢想了很久XD而且是套用在怪盜那...(咳//


>aries
哎唷!!!姑娘你說了"若他們不是國家而是人,就一定天天上八卦版。"這設定讓我莫名大萌起來了!!好讚,突然好想來個整天上名人八卦版的兩人設定vvvvvv我還想你會不會覺得有點虐呢XDD

我超喜歡耐力十足又愛裝酷的伊萬,但遇到NINI就立即承受不住被迫"解放"這樣...(就灣家的說法,就是"凍沒條"ww)

話說...我寫大腿那時,腦海也超級有畫面的/////只恨我的文字僅能表達出其激昂澎湃不已的情熱的十分之一阿(夠了!^Q^




| Reiya | 2011/05/10 00:08 | URI |

我……我第一次也没发现是大腿然后翻了留言发现又接受了科普……果然我还是太纯洁吗【你再装。。。
想想露中他们几百年奸情下来也应该各种体位都试过了吧XD两个人战斗力都好强~!
【划掉】想看69【划掉】
之后的表白也好感动~我自己有时候看着电视里报纸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国际形势会有一种“像我们脑中的露中这样专一的感情真的有可能能实现吗”的感觉……最后看到他们彼此告白的时候被狠狠治愈了呀~!XD

| 晋玄 | 2011/05/12 22:48 | URI |

>晋玄
下回我會更努力讓大家一下就發現是在磨大腿.....(努力方向錯誤?!!XD
(於是小小修潤一下磨蹭片段,應該會比較容易看得出/////)

想像了一下那小倆口的萬夜春宵(鼻血)
"69"....這還是我目前超高的門檻啊!!!只能在心中景仰膜拜>W<也許...有朝一日....看你們的!

國家設定最有魅力之處,大概就是這些無奈,與即使這樣依舊相愛的淒美吧。

即使現實是殘酷的,即使有天面臨決裂危機,但心底深處一定還是抱持著愛意,我是這麼覺得的。歷史情感不會因為現實政策而消失。

| Reiya | 2011/05/13 01:04 | URI |

于是修文辛苦><
万夜春宵XD小耀会受不了的吧
莫非宋以后小耀一直身体不好的原因就是和阿露开始闹奸情?【快打消你这种三观不正的想法……!
“历史情感不会消失”。说得真好T T

PS.看到你title图片里的香湾啦XDDD小香好帅不过小湾貌似没有带花?

| 晋玄 | 2011/05/14 17:25 | URI |















非公開留言:

TRACKBACK URI

http://reiyalin.blog131.fc2.com/tb.php/102-02128b86

TRACKBACK

<< PREV | PAGE-SELECT | NEXT >>